可可读书

长津湖的志愿军战士为何没有棉衣穿?战士没有穿冬衣的原因

原标题:

小约翰

日前,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史诗巨制影片《长津湖》目前在各地院线热映,票房突破43亿,电影再现了9兵团志愿军战士与美军陆战一师、第第7步兵师浴血奋战的场景,场面感人催人泪下。影片中“冰雕连”的情节,更是让人泪奔。

许多观众在敬佩志愿军忘我牺牲精神的同时还会产生一个疑问:影片里的冰雕连故事是真的吗?

影片并非虚构,根据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开国第一战》披露的伤亡数字是“九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人,冻伤严重而不治约3000人。冻伤减员达兵团总数32.1%,严重冻伤达22%。”按照九兵团总兵力15万人来计算,冻伤4.8万人,其中严重冻伤达到3.3万人,冻死就有四千人。

那么,长津湖之战志愿军为什么不穿棉衣?

志愿军战士没有穿冬衣,原因比较复杂,主要原因如下:

行动仓促,后勤准备无法跟上

朝鲜战争爆发之前,九兵团作战任务是解放台湾。

1949年,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后,根据毛主席指示,驻沪的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解放军成为解放台湾的第一梯队。

当时战士开始大批下河学习游泳,为熟悉水战苦练。

接着9兵团开赴在东南沿海地区,在那里进行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大家摩拳擦掌,准备执行解放台湾的任务。

1950年6月朝鲜半岛风云突变,朝鲜战争爆发,党中央做出抗美援朝的英明决定,9兵团这才奉命北移。

中央军委为什么不就近调动部队?因为9兵团是一支劲旅,以打阻击战见长;毛泽东派他们到朝鲜去,是想让他们迅速遏制住美军的进攻步伐,给美军点颜色瞧瞧。

并非中央考虑不周,而是朝鲜战争本来就是突发的,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叫任何人始料未及。

九兵团20军副政委谭右铭回忆说:“第九兵团从受命北移山东开始,在短短1个月的时间里,任务连续发生3次变化,最后是由山东直接开赴朝鲜战场。接到11月1日赴朝参战的命令时,兵团已来不及向部队传达,只好决定将传达放在北上途中进行。”

总后勤部、财政部制定有“准备棉衣20万套”计划,由东北、华北、中南、华东等地分别完成,完成时间定在12月份。

10月30日,9兵团接到中央军委开赴朝鲜的命令,宋时轮感到准备不足,向总后勤提出了棉衣发放的问题。

总后勤部立即给东北和华东军区发电,要求他们分别准备9兵团的冬衣;华东军区负责棉衣,东北军区负责棉帽、大衣、背心、绒裤、手套、袜子和棉皮鞋。

结果后勤部得到回应说:时间根本赶不及,要到12月15日前才能完成。

周恩来得知后批示说,必须提前,最好在11月完成任务。

可是此时距九兵团出动不过一周的时间,要求华东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赶制15万套棉衣,显然比登天都难。

而且华东地区配发的棉衣,只装了1.5斤棉花。

兵贵神速,没有时间换装冬衣

陈毅鉴于“宋部部队中尚未进行动员,尤其装备尚待调整,冬衣未发”情况,回电请示中央军委,是否可以延期出发,并且提出建议,“以11月中旬直开东北为好”。

然而战场形势危急,时不我待;10月23日,毛泽东又给华东军区发电,要求“宋兵团须从速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训练,并准备先开一个军去东北”。

如果按照主席安排,在入朝前,9兵团还有一部分官兵有机会穿上棉衣;因为在吉林梅河口进行几天战前适应性训练,就可以等到东北军区提供的哪怕是一部分棉衣。

可是由于战局变化太快,由于美军是高度机械化部队,在东线推进速度很快,先头部队美第7步兵师17团已经在10月底到达鸭绿江边的惠山镇。

而且由于美军高层非常轻敌,不遗余力向鸭绿江冒进,部队前后脱节,都是以团为单位分散前进,给志愿军分割包围提供了难得机会。

于是在10月31日,毛泽东和军委又电令九兵团立即开始行动:“第九兵团全部着于11月1日开始,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

因此在梅河口整训的计划被取消,9兵团直接入朝。

11月初,运载九兵团的军列只是在沈阳短暂停留了数小时,官兵连车都没有下,从吉林辑安(今集安市)直接开赴朝鲜。

如此一来,原来计划运到梅河口的物资,必须要运到辑安,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这就让9兵团错过了换装棉衣(少量)的机会,只有5万名官兵穿上了厚厚的冬衣,三分之二的官兵穿着薄薄的(装了一斤多棉花)“棉衣”上了战场。

这5万件棉衣,还要感谢东北军区的副司令员贺晋年。

宋时轮率兵团部北上到达沈阳时,对东北的严寒身临其境,看到战士们瑟瑟发抖他心急如焚,

他马上向东北军区领导反映。

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得知这一问题,即命军区后勤部将库存的军大衣全部拿出来,调拨给第九兵团。

即便如此,得到棉衣的官兵人数有限,因为时间根本来不及。

贺晋年一边下令后勤部门火速向车站运送物品,一边打电话给负责运兵的第20军副军长廖政国,要求他下令紧急停车两小时,以便让部分官兵穿上棉衣。

可是军令如山,军情十万火急,第20军的559和89师根本没有停车,直接开往朝鲜,只有军直属部队和60师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得到为数不多的厚棉衣和棉帽。

尽管库存的棉衣数量有限,但解决了兵团部分人员的冬装问题,减少了战场上的冻伤。

其实在9兵团入朝后,在党中央的关怀下,棉衣随着武器弹药和军粮源源不断运往朝鲜。

但由于制空权在美军掌握之中,后勤保障出现困难,受到很大影响。

在长津湖战役中,士兵冻伤的主要原因不只是因为没有棉衣,还有缺乏棉鞋和棉手套。

在零下40摄氏度的环境中我们的战士根本无法开枪,手脚都冻僵冻烂,甚至坏死永远失去手脚。

9兵团缺少的岂止是棉衣和棉帽,部队的武器弹药和粮食供应也跟不上。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是,9兵团入朝一周后,第一列车一百万斤粮才出发,造成赶不上部队的严重后果。

而且火车并不能将粮食直接运到前线,还要翻山越岭三百余里,由于美军狂轰滥炸,军粮很难及时到达,志愿军饿肚子现象在初期非常普遍。

《20军长津湖战役简报》这样记载:“各部队有三天没吃到粮,弹药不能及时供给,加上冬季物资未能补充,在零下20余度的雪冰冻地上作战,对我战力影响很大,减低参战部队之战力百分之五十”。

不是中央军委不知道后勤保障的重要,而是在当时的条件下,只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等条件合适了,美军恐怕就打过鸭绿江了。

事实上,九兵团26军在22日23时到达指定位置,美军次日就到达长津湖地区,占领了柳潭里。

兵贵神速,战机转瞬即逝,如果志愿军九兵团按部就班等冬装配齐,补充好汽车弹药和粮食再开拔,那战机早已错过,怎么还会取得战役胜利?

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我们刚刚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饱受战争苦难,急需医治创伤,百废待兴、一穷二白。

但是为了保卫胜利果实,硬着头皮也要打;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所以在战争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难以避免的。

其实由于天气寒冷,不光是志愿军冻伤、牺牲很多;即使是吃着营养餐、盖着鸭绒被、开展汽油炉的美陆战一师同样难以抵御严寒,出现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

据《美军陆战第一师在古土里、下碣隅里、柳潭里区域作战之研究》一书记载,长津湖战役中,陆战一师有2000名官兵被冻伤,其中十有八九是足部冻伤。

从上述数字不难看出,当时的气候太恶劣了,出现冻伤不足为奇。

精神力量,这场战争打出军威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低温严寒展示我军神威。

由于没有足够的冬服,部队非战斗伤亡极大,战斗力锐减。

志愿军第9兵团27军在第一天行军过程中,就冻伤了将近700人,到了12月8日,志愿军冻伤减员2157人94师有营长、连长被冻死,280团团长和参谋长失踪,80师239团3营6连200多名干部战士冻死在阵地上。

志愿军第9兵团20军所做的后勤工作初步总结中就写到,全军共有2500名伤员,其中冻伤占60%。

由于没有棉衣,大家万般无奈,只好咬牙拆被子,来做袜子、手套、耳套等。

可是到了晚上,没有被子盖的战士,更难度过漫漫长夜。

但是即使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战役中,依然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歼敌13916人,将美军打得鬼哭狼嚎、胆战心惊,打出了国威军威。

在长津湖战役中,“冰雕连”不止一个,除了3营6连,还有第20军59师177团6连,第20军60师180团2连,第27军80师242团5连,他们至死保持着战斗状态,让美军震撼,从此患上恐中症!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志愿军在长津湖暴露出的冬服问题,引起党中央的高度重视。

在毛主席、周总理的亲自命令下,专门制作棉衣的东北军服厂成立了,很快解决了志愿军棉衣供应的燃眉之急。

周恩来总理还特别指示:不仅要让战士们穿上棉衣,而且棉衣里的棉花要用优质棉花;因为这样的棉花不仅保暖,战士负伤之后还能用里面的棉花迅速止血,减少感染。

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二个冬天,志愿军后勤司令部已备齐了当年的全部冬服,所有的官兵再也不惧严寒了。

一旦如此,美军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