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与神兽相处第16天|“心理专家”这头兽

原标题:

安兰心理

年将不惑,还未曾如此词穷。怎么表达这种感受呢?恍然大悟?……,顿悟?……,当局者迷?……,术业有专攻?……。

不对,不对,凡是脑海里出现的词,都不能精准表达出这种心底里被触动,被颠覆的感觉。

昨日指导老师的话,一句、一句不停地在“兽”妈我心里倒腾。我没有被心理咨询过,我猜,心理咨询,也不过震撼如此吧?

这是以25号那天为例,进行的指导。

打算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突然就有一种感受:千万不要指望谁谁谁来改变你的孩子。老师?比孩子好的学霸同学?甚至心理咨询师?

No,No,No!只能是父母!父母!指望谁,也不如父母的改变来得长久。哪怕是父母一个微小的改变,也可能会改变孩子的重要人生方面。

25号那天,神兽被发现刷手机。我确实经过刘智刚老师的亲子沟通学习,懂得这事儿的沟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红赤白脸地讲道理,所以,尽量保持佛之谜一般的微笑,说:

“噢,既然这样,我就说说我的感受吧!我们——你爸妈,都很重视你的学习,甚至有时候比你还急,我们有一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我们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按说最着急的应该是你,你说呢?”

不幸的是,指导老师重复了这句话,我是代表神兽来听的。指导老师让我再品一下那个“场”,那个气氛。

我突然感觉到了:想逃,不安,僵硬,尴尬……等等不太舒适。

天哪,如果我是这只“兽”,“我”怎么这么不舒服?“我”被指责了。

老母在那里慈祥地微笑着,“我”错了,她还那么慈祥,既不能转身逃开,也不能任性发火,即使“我”有多么不舒服。

指导老师说老母我这叫“笑里藏刀”,只是用“微笑”给“指责”打了个包装 而已。

“但是,”我委屈地说,“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让神兽自己为自己的学习着急嘛。”

“是呀,可是,你不是在说刷手机吗?”

……

是呀,我是想说别刷手机,别让手机耽误了学习,怎么后来就说成了笼统的学习啊……着急啊……。我想说啥,想要个啥结果?

指导老师又说:其实,当孩子起身去又真又假地扔橘子皮的时候,已经在说话了,在用这个行动在说话: ‘本兽不高兴!’。你在孩子起身的那一刻只是佛系等待?没有着急她这么磨蹭,还不快说?

“有啊!但是我没注意。当时光是一根筋地想把神兽给扳过来,让她看到她学习有多差,她该多么着急追赶课程了。”

“所以,每个孩子都是心理专家,你装,她也会装得更好,你想谈,她更狡猾地避开了。”

原来,说到底,老母我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想让孩子努力!用功!好!再好!都被孩子成功拒绝了。我还在这里傻白甜地准备一条道走到黑呢啊。

原来,孩子不是抗拒学习,是在抗拒我们的管教——早已不合时宜的管教。

难怪刘智刚老师讲:不要和孩子对立,而是要和孩子站在同一边。

我还不会和神兽站在一边,我只是看见了神兽跟我们的对立。

母子缘份不易,且行且学习。

#爱是个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