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与神兽相处第17天 掉进神兽挖的坑

原标题:

安兰心理

寒假鸡娃的焦虑,就在于中间有一个“年”。

老母边盯神兽功课,边做年前大清理。累是累点,还能承受,毕竟中年老母每到这时节都有股子“贼”劲。

最怕的是,这年前年后、人来qie住,时间会被毫无规律地零散、打破。

话说昨天,神兽的大堂哥小表妹一如继往地来找我家神兽。碍于亲戚情面,老母实在不好说什么。哥哥在读大专,表妹刚上初中,每年放假都会来我家玩几天,今年也未能因疫情而幸免。

整整半个下午了,电脑房间里打游戏的鼠标声一直在“咔咔”做响,不时传出来孩子们银铃般煎熬人的笑,间或着大孩子肆无忌惮的微信语音宣誓着恋情的新鲜感。

老母这颗心被喧嚣的,只想飞破胸膛,散碎天下。神兽那边,就算关上门,也关不住那颗青春狂野的心。

心在半空里飞着,脑袋像有篮球那么大。

熬到晚上,我去神兽的房间把门关上(平时经常要求神兽不要关门上,方便我们监督),要坚持执行看改错本的计划。

兽曰:“今晚老师没讲课。”

我心里还架着这一帮孩子的火,心里恨恨地想:没讲课就不自己检查、自己改错吗?

毕竟是有身份的老母,平时对别人还三分忍让呢,有客人在就更不便发作了。心底里暗暗深吸了一口气,压住烦躁,轻声细语地说:“没事儿,那我就看看今天的作业吧。”

“看作业有什么用!我一个也不会,谁知道做得对不对。”

老母我一口吐沫咽下去,压了再压心头怒火,心中祈祷:亲人家的神兽们快回家吧,老母我搞不定啊。

晨读铃声响了,神兽没开灯,过去喊她起床,兽曰老师没安排任务。兽妈心中一软:要不就睡会儿,又不是机器人。过了半个多小时,老母实在煎熬不下,开灯起床,大约神兽看到灯光了,也收拾着懒塌塌地坐在书桌前,一脸生无可恋。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时间这么紧,又来另两只神兽,我不能让她这么颓废下去。

于是,我走过去:“童童,我总结一下这两天的假期生活。你以老师需要打钉钉为由,一直拿着手机。昨天还没有写改错本……。”

我的话还没说完,神兽的脸突然“邪恶”起来,眼睛都睁圆了:“我们同学在各大社交平台曝光我们学校,放假了还钉钉!一反映就被压下来!一反映就被压下来!都已经放假了,我完全可以按照我自己的计划来!”

神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火气,说话时声音都有些打颤儿,好像撑不住要哭的样子。、

我有点被惊到了,她这是说什么呢?也没有应我的话题。但是看到神兽这么委屈,我赶紧“听”:“都这么委屈了啊?那怎么办呢?”

我想共情,神兽并不领情,打断我说:算了算了,跟你说你也听不懂,你不明白我说的是怎么回事儿。你出去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老母我经过这十几天的亲子沟通学习,好不容易爬到了能够想理解她的高度,要听听她的委屈,没想到话说了半句就被撵出来了。

被拒到客厅,落寞地愣了一会儿,心想:不行,我得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我不是以前那个不理解她的妈了,我可以理解她,只要她说。

我鼓一口胆气,硬着头皮又来到神兽的房间:童童……。

神兽厌烦地扫我一眼:妈!你就别找我茬儿了,出去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这一次,我真挂不住了,调也拔高了:我跟你说……

神兽倒冷静了:别吼我!我不想和你吵。

“我没有吼你,我想和你说明白……”

“我不和你说!”

此处没有省略号,对,就这么硬生生被神兽“不和你说”憋了回来。

爱咋地咋!老娘我还不管了!NND!睡觉!蒙头在床。哪里睡得着,老母这心操得,半夜都睡不着,大白天还能睡?生气罢了。

迷迷糊糊快十一点了,还好,生气的时光比煎熬过得快。“兽”爸打电话问中午吃什么?一肚子火正没处撒:买什么吃什么!一直都是我做饭,你就一顿也不做!

“兽”爸买回来面条,我又一顿火:明明知道我最不喜欢吃面条,我不做!

“兽”爸见我这样,也没说什么,闷声做饭去了,叫我吃饭,我还是火:别叫我!不吃!

自然又是一番争执,“兽”爸还清醒,碍于另外两客“兽”的面儿,没多说,哄着一群兽们吃饭去了。

这一天……,从亲子战争,到家庭战争。

老母我太南了。

#爱是个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