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远程疗愈的第二天早晨,我开了一个20万的单子

原标题:

安兰心理

这篇文章,是我的亲身经历,被疗愈师的小助理发表在她自己的《小敬儿》公众号里,为了保存我的写作资料,做为 非原创 发表在我自己的头条里,郑重声明:不是抄袭。如下是我的远程疗愈体验:

我的远程疗愈个案约在11月3日晚上7:30。

草草吃了点饭,稍微做了些睡前的准备,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我给师父留言:我在这里。

1、顾虑

个案预约都是师父助理安排的,没有跟师父联系过。虽然有各种问题,也各种反复的问过助理,但远程临头,仍然是各种担心、各种猜测、各种问题……。

留言之后,没有被回复,于是忍不住又留了很长一段,诸如要不要关上卧室的门,要不要开一点窗户,老公在客厅里会不会影响到我……。不好意思哈,我这个人确实有点烦,完美刻板倾向……。

留言是留了,留言之外,还有担心,师父没回,助理也没回,会不会我记错了……?会不会师父把我的个案忘记了……?会不会……?不好意思哈,十万个“会不会……”。

我觉得我也是可以被理解的,且不说这个“疗愈”是什么,而且还是远程疗愈,那么远——我在中国的河北平原,师父在日本的高野山上,就凭手机上的一句约定……。

而且我要解决的还不是一个主题,而且其中一个健康主题下还有很多个身体部位的分主题……。

不说了……不说了……。时间到了,我也困的不行不行的了,可能是中午没休息,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睡吧。

2、真的困了吗?

明明是很困,怎么躺下了睡不着呢?

先是两条胳膊,继而全身,都有一种微微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像轻微的电流,不对,确切的说是电波,就在身体里轻微的,酥酥的振动着,也许……莫非……是我的心理作用?是我自己觉得有个案了想象出来的感觉?

还是想着睡,不想睁眼,就那么躺着。

电波的感觉一下子强烈起来,我躺着的身体平面,上多半层好像电波要沸腾的样子,并且不限于这一种沸腾,还有一种暗流汹涌的推动、涌动感。

这一定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或是想像!我确定!这波力量太真实太强大了。

师父在给我做呢!疗愈已经开始!

3、疗愈开场

这种沸腾感,很快穿越了我躺着的这个表面上层,穿透了我的背部层,整个身体都沉浸在这种上下翻腾的沸腾感中,头顶像冒蒸汽一样向外散发着一些波,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不是汽,不是电,不是……,但是确实有一些东西在那么往外冒,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师父总说能量!能量!,因为除了能量,我确实想不出有什么能来形容这种感觉得到、却说不出来的这个发射波一样的东西。

我整个人整个身体就这样沉浸在这种沸腾里,像是被油炸着,不是身体被油炸,应该是灵魂还是什么,我说不清。

小时候听老人们说,人死后,被带到阴间要先下油锅,我怎么这么不恰当的想起这个呢?但确实感觉是在下油锅,就是那种里里外外被油炸的通透、嘻哩哗啦不断的冒细泡的感觉。

通透!舒畅!被一种能量场里里外外炸了个通透!

4、疗愈,包含你所不知道的部分

在嘻哩哗啦冒泡的时候,汹涌的暗流开始在我身体里面缓慢而有力的滚动。

先是胸,我左侧的乳腺增生较为严重,这股能量波就在这里反复的有力的涌动,隐隐的痛,这股波推的我,呼吸有些紧,是喘不上气,但又不是喘不上气,不是急促,就是紧,胸紧,气管紧,嗓子紧,但不窒息。

当这股“波”到右侧的时候,似乎没什么障碍,顺畅的过去了,我的右侧增生比左侧轻。

可是我并没有跟助理更没有跟师父说过我增生的问题,不是我不说,是我没想起来,杂碎事儿也是忒多,不好意思再搜罗了。

呼吸仍然是紧着,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的紧,还是师父给的能量让我紧,我想动一下试试,又担心破了师父的能量场,但还是想小动一下手指尖,我试了,没能动了,好像有一种力量在,手指尖不费点力气,动不了。

5、 臣服,疗愈的秘诀

臣服!死心踏地的臣服于师父的能量场,放下所有的小心思,全部交给师父!

一股很强大的“波”到了左腿、左侧,我的膝盖!我的左膝盖开始慢慢的疼,像被凉到了,越来越疼,都明显到要钻心了。

这股“波”开始漫延,我的整个上半身加上这一条左腿,都肿胀膨大起来,特别膨大,我看到左腿就像是一段发了黑的朽木,很粗,就那么肿胀着,膨大着,膝盖也疼着,后来,发黑腐朽的部分慢慢的变小、变小,居然成了一个极小的光点,缩小到膝盖里……,然后,又一股强力的“波”唰一下子汹涌到过来,滚没了右腿右小腹。

我有过腺肌症,那是一种活生生、眼睁睁的疼!

当这波能量涌过来的时候,从右下腹穿过大腿窝儿,所有当初疼过的地方,都又重来一次,只是没有当初那么疼,主要是凉,凉痛的感觉经过了当初的那一脉经络。

说明一下,我的肚子疼,在听师父微课的时候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我的膝盖也是受过撞击的,一直拖累着我。

然后就是我的右肾,酸痛到不能动。

都有感觉!都有感觉!所有我给助理说到的没说到的,这些身体部位都有感觉,很强烈强烈!真实不虚,非想像非意念,真真实实的存在。

最后,我的肚子——上腹部,像有一块四四方方的有杂质的冰块,似挨非挨的架在那里、悬在那里。肚子被难受的~~~!——上头!和之前这几十年来肠胃不好的感觉一样一样的,想吐吐不出来,我只想赶紧熬过去吧,赶紧让我睡过去吧,太难受了。一刻也不愿意多捱。脖子僵硬的,觉得都过不了了。

还好迷糊了一会儿,醒过时肚子里凉的……,心说,这一会儿就要上厕所了,像要拉稀!叽哩咕噜地凉气儿乱串。

其实也没拉,放了两个屁,早晨才拉。还打了个轻嗝。

之后,我觉得自己像是有些从高一些的那个层慢慢回落到我的床上,很奇怪,当我沸腾翻滚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在半空里,但最后确实感觉自己从半空里平平妥妥的回到了床上,整个人似乎紧实了,像是灵魂回到了身体里面,或者说是合二为一了。

这还不算,然后,像一层金属样的、铠甲样的什么,从左到右把我包裹了起来,让我心安。

黑暗里,我经历翻江倒海波涛汹涌,然后,我就又回到了我。

太神奇太壮大的经历。

奇迹!奇迹!

外面的一切仍然和刚才一样,风平浪静岁月安好,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经历了一场无法看见无法描述的无法呈现的翻天覆地。

醒来,已是次日早晨七点半,我睡了个“对头弯”!

抓起昨晚为这场远程疗愈而静音的手机,有一个电话的两个未接,打过去,是客户的下单电话。

这一单,二十万。

而我昨晚的远程疗愈正是健康和财富这两个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