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每个孩子都天生聪明,父母的习惯性态度造就了孩子的三六九等

原标题:

安兰心理

我老公给我们娘儿俩讲了一个他小时候的笑话:他和一个发小儿,十多岁的时候,在生产队的一间屋子里睡觉。

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皮实,经常凑到一户人家一起睡。

有天晚上,电灯泡催了,太黑,就那么睡了。早晨,天亮,他的发小就找了个凳子,一脚床一脚凳子去用手举着电灯泡,试着把里面断了的钨丝搭上。电灯是开着的,在搭上的一刹那,电灯泡突然爆了。

我的老公还没起床,他说他反应非常快,听到声音都没来得及看是什么情况,“噌”一下,先用被子蒙住了头。

等好一会儿,外面没动静了,他慢慢的露出头来,一看,他的发小儿还像木偶一样,一脚床一脚凳子地站在那里,连举手拿灯泡的姿势都没变。手里的灯泡早已碎了一地,发小儿就那么空空的举着,脸上被碎了的灯泡催了一片乌黑。我老公顿时笑的一口气儿倒不上来,翻坐那里。

“最喜小儿无赖”的年龄,估计搁谁看见这一幅场景,也会笑到爆吧。

但是,我听完却沉重了。

因为在我儿时的经历里,我就是“反应不过来”的那一个。“反应快”的伙伴儿,对我,是压力。在他们面前我有无地自容的感觉。

说实话,我也挺扫兴的,他们父子两个笑成一团的时候,我沉着脸问了一句:你的发小是不是小时候经常“挨吓唬儿”(挨骂)?

我老公一听,眉头微蹙,说:是!你不知道啊!某某大伯(发小的父亲)脾气可大了,整天跟我某某哥(发小儿)他们兄妹几个发脾气。

其实,发小儿和我老公一样,在农村里是又聪明又调皮的那种。现在,我总能从这个发小儿的言行里感受到一种“讨好”或“受虐”的痕迹。

我想,这些“与众不同”的痕迹应该就是从父母那里带过来的吧。

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是人本主义流派的一位重要人物,他创建了“以人为本”的来访者中心疗法。

在罗杰斯的《个人形成论》中,有这么一段话:父母对待孩子不同的态度,带来孩子发展的不同倾向。接纳民主型父母,最有“助益”成长(助益性关系)。如果父母的态度是温和的、平等的,孩子在智力上就显出加速发展,智商提高,更有独创性,更有安全感和自控力。比起其他家庭的孩子,他们较少冲动。尽管开始的时候,发展的慢一些,但等到上学的年龄,他们会成为更受欢迎的、友好的,而非攻击的小小领袖人物。相反,如果父母的态度是拒绝的,儿童的智力发展就显示出一种轻微的减缩,运用已有的能力相对较差,减少独创性,他们情绪不稳定、逆反、攻击、爱吵架。……

我的心理导师刘智刚老师经常在他的讲课中提到:每一个孩子都是聪明的,除非那些特殊的孩子。只要给到孩子足够的安全感,有足够好的亲子沟通,每个孩子都是前途无量的。如果孩子没有一个真正好的亲子关系做为支持,孩子就容易大脑混乱,出现各种诸如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

父母对孩子的态度是习惯性对立的、指责的,罗杰斯老人家说了,先是孩子的智力会轻微地退缩,智商达不到孩子本应有的水平。孩子的反应能力、创造能力、专注能力,特别是当下社会最需要的学习能力,都不能充分发挥,意思就是说,这些能力,孩子天生就有,而且还不错,因为父母的不同态度,孩子或许能发挥,或许不能发挥,直接被泯灭了一些。

就如同我老公和他的发小儿,同样聪明的孩子,甚至,那个发小儿比我老公还要聪明,但遇到突发事件,需要做出迅速反应的时候,差距就是这么大。

同样的孩子,同样的智力,只不过一个在家庭中被“加速发展”了,而另一个被家庭“轻微的退缩”了。

作者简介:不爱惊天动地,只爱人间烟火。把心理过成生活,用生活说透心理。

#心晴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