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借个大网红,说说我家事|代代人更替,不变是家风

原标题:

安兰心理

时代造英雄。

只是谁都没想到,一马平川的和平盛世,竟用瘟疫这种方式召唤了一代英雄——钟南山。

早在2019年1月12日,CCTV4中文国际频道《谢谢了,我的家》这一档节目,已经代中华大众问过英雄出处。

如果说时代造就了英雄,那么家风就是孕育英雄的出处。

当钟南山的名字响彻华夏上空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同时强烈的回响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不管明天是死是活,我活一天就要学一天。”

这个声音,就是我的家风。

1、

钟南山的父亲一句:35岁,真可怕。让钟南山如鲠在喉如芒在刺,他回忆说:这对我当然是一种刺激,这个刺激,整个地重新唤起了我对工作更强烈的追求,我要把失去的时间赶回来。”

2003年春节,最后一次见我的大伯,十多年未曾谋面的大伯,见到我第一句问候是:你现在什么学历?在专业上有什么发展?

还以本科学历为自豪的我,被老人家这么一问,感到很委屈,那个年代,我周边的同龄人没几个能有本科学历。

大伯虽没像钟父那样冷峻,但也很郑重的给我讲了他的经历:抗美援朝期间,美国的飞机已经很先进,我们没有,所以朝鲜战争根本没有战场,中国军队白天只能躲在山洞里待命。那是一场异常艰苦和惨烈的战争。

一次战斗中,我大伯带三个卫生员冲上阵地抢救伤员,飞机上一个炸弹下来,两个卫生员瞬间没了踪影,连尸体都无处找寻。

就是这种把脑袋别裤腰的高压环境,只要待命,我大伯就拿出医书来读。他的战友说:你知道明天是死是活?学什么学!

我大伯说:我不管明天是死是活,我活一天就要学一天

学习,把生死置之度外

活一天就要学一天!

这一句震颤了我整个生命的教诲,让我从此用终生来学习;让我从此接纳了父母以学为大、以学为上的固执。

这,是我的家风。

2、

钟父,七十多岁,视力困难,用手捂住一只眼,把头贴到纸上,写下了四十万字的医学著作。钟南山心疼,劝父亲不要写了,父亲说:不写了干什么?等死吗?

我的大伯,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的时候,被院领导照顾到门诊任当主任,他不领情地去找领导:离开病人就等于结束了我的生命,为病人解病除痛才是我最大的快乐。

直到大伯去世,在国家级学术刊物发表31篇论文,国际级学术刊物发表1篇论文,获多项科技成果,有 43本三百多万字的医学笔记。

每每我和我的父亲谈起大伯,总有一种惭愧的敬仰和温暖的骄傲。虽然没有他优秀,但我一直在努力。

这,是我的家风。

3、

钟南山43岁去英国留学,因为英语不好,就用英语给父亲写信,父亲每次都用红笔批注,再加上一封回信,钟南山很受鼓励,坚持用英文写东西,一年的时间攻克一门语言。

我的大伯,大学学的俄语,五十岁的时候由于专业需要,开始自学英语,那个时候几乎完全是纸质学习资料,只能随身装着单词纸随时背,被单位派去看电影,开映前几分钟也要背几个单词,三年时间,五十多岁的时候,终于可以独立阅读英文医学文献。

医生的记忆力,似乎已经违背了生命的自然发展规律。

我大伯跟我说:我们家人不是天才,全凭毅力和刻苦。我全心秉承,不为没有聪明而自卑,只为能够刻苦而自豪。

这,是我的家风。

4、

钟南山说父亲留下来的,一是物质上的科研成果,二是精神上的严谨态度。

钟南山表白他的孙子孙女——记住钟家的优良传统:第一,永远有执着的追求,第二办事要严谨实在。

钟南山的家风,承上启下,代代相传。不是时代造就了英雄,而英雄一直有温度有深度的家风里成就。

我的大伯,儿子领着媳妇去他就职的医院做孕检,儿子心疼媳妇太累,想让我大伯能给排前面一点,结果,我大伯看到自家人来,不但没给往前排,还把自己科的病号加塞到儿媳前边,理由是,这个是农村来的,路远;那个是条件不好,病很重的,需要先看。儿子不找他,可能排队一个小时,找了他,反而排了不下两个小时。

我大伯离休之后,患者们常常慕名找到家里,家里成了临时诊所,家人成了临时助手,免费诊疗,自己的方子还要免费配药送药。

大伯在最后给堂哥的遗书上还在叮嘱: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处处为百姓谋福利,时时为百姓多着想。

就在今天,我八十岁的父亲还跟五十岁的我说:我不懂你的写作,也不懂你的心理,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特长,一定要坚持学习,把特长发挥出来。

这,是我的家风。

一个家庭,可以留得下的财富,不是金钱,是精神,是家风

好的家风,能让人人成为英雄。

代代人更替,不变是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