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妈,我要当网红挣大钱!那个什么~你先给我点钱

原标题:

安兰心理

本来题目是想写《妈,我不上学了,我要当网红挣大钱,你得先给我点钱》,可是在网上一查,居然有雷同标题。

原来,网红,比新冠来势要凶猛得多。

1、

初二的小男生,稚气未脱的脸上硬生生架了一层黑老大的冷峻,估摸着冷到了咄咄逼人的那个点,就来跟自己的妈妈谈判:妈!我不上学了,我要当网红赚大钱。

妈清秀的容颜里,向来是处变不惊之下深藏不露的烦:你净瞎想什么?你能赚什么钱!

每次母子的对话都是这样:一个回合,定局面!。

无论小男生用多少时日精心雕琢的腹稿,也无论小男生预设过千百万种开头,几乎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感受、所有想说的话,……,张口即被毙,无一幸免。

妈妈清秀的容颜、沉稳的表情之下,其实是每一个毛孔都在透露着一个字——烦!

有事儿,烦;没事儿,也烦。

外人跟妈妈说话,妈妈还能装,装亲切、装热情、装笑脸、装一切,但凡家里人一着边儿,必是烦气侧漏,似乎一丁点事儿都能压垮了她;或者家人根本就没招惹她,也会躺枪中招,遭冷言相击。

这一次,小男生雄心已久,壮志未酬,就这么败下阵来,实在是心有不甘。虽被妈妈惯例打压地一瓢冷水从头浇下,仍然是再鼓而战:妈,我真的能当网红赚大钱,但是我得需要些钱买直播用的东西。你先给我,就当借了,我肯定会十倍以上的挣回来!

当然,钱是没要出来,网红梦、赚大钱的雄心壮志,也因为当妈的不支持而夭折于萌芽。

也许,没有实现梦想而对父母心生的抱怨,会成为孩子将来事业未成的借口。一直未成,一直是借口。

有借口,也就有了不成功的理由。

至少,这一次,网红没做成,却真地做成了辍学少年。

2、

社会小仙女已然成年,仙女般容颜的脸上硬生生架了一层豪门公主的优越。

这种优越让小仙女也只能优越,不肯低就一点点沾到一丢丢儿烟火气,比如打工养活自己。

估摸着优越到能气壮山河的时候,就去跟妈妈谈:妈,你开个公司,我去当主管,我挣了钱,绝对会孝敬你!不用你给我钱,我会给你更多的钱。

妈,你给五万块钱,我要做代购,先去韩国,赚了大钱再考虑去别的国家。

妈,你给我十万,我自己开个服装店,我赚了钱,不用再向你要钱,你会为我自豪的。

……。

仙女每一次张口叫妈,妈都会经历一次灵魂拷问般地心灵洗礼。

给,力尚有,心不足。做为商界老手,当妈的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这一给,必是有去无回。

不给,当妈的从小就没享受过娘亲的佛系慈祥,最怕自己做成自己当年刁蛮的娘,不会爱孩子。

自然,每一次的钱都是石沉大海。

每一次给钱,仙女妈并没有道德高位后的释怀。心中的艰难和惧怕,让仙女妈只能用逃避和麻木来应对无力和压抑的感受。

每一次要钱,社会小仙女也并没有感觉到亲妈的慈祥,反而感到更深的孤独和无力。

3、

每一个孩子都会有雄心壮志,一千个孩子有一千个不一样的野心勃勃。

没有,那叫不正常;但是,有了,怎么感觉更不正常?

4、

初中小男生和社会小仙女,聪明满分,善良满分,成熟,不及格!

心理学上有一个词:全能自恋

百度百科这样说:全能自恋,是每个人在婴儿早期都具备的心理,即,婴儿觉得我是无所不能的,我一动念头,和我完全浑然一体的世界(其实是妈妈或其他养育者)就会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

从表面行为来看,这些类型的孩子,都有一些自恋的味道:只要我有想法,我就能成功;只要我“奋斗”,成功就会来。世界,是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的。

我做网红,我能赚大钱。你们大人们说我不能赚钱的那些理由,都是站不脚的。你们太老土,你们根本不了解最新潮的东西,我才了解。

做代购、做服装的都赚钱了,我也一定会赚钱,你们大人们说有风险,还这么算那么算,都9102了,你们还抱你们的陈年老黄历。

这些孩子一腔热血的幻想,真有点回到了婴儿时期的自恋模式:似乎一咬牙,票子就会按“我”的意志,雪片一般飞来。父母一切基于事实的反向意见都是阶级敌人搞破坏,我不服!!

5、

每一个从初中到青年走过来的成人,大概都能体验这两个孩子的真诚,他们在梦想成功和预备奋斗的那一刻、乃至那一段时间,绝对不是用心计去忽悠妈妈的钱,他们是真的想为妈妈、为家庭做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他们想帮助妈妈,甚至是想拯救妈妈。

在深一个层面来说,初而为人,他们想通过成就表达自己的价值,想成就给妈妈看、给家庭看。

一个孩子,如果需要努力地在父母面前证明自己的时候,说明这个孩子在幼年时期,甚至可以追溯婴儿时期,大部分时间或大部分感受是被父母忽略的。

他们是善良的孩子,也是需要被肯定、被看见的孩子,更是自身没有价值感的孩子。

这些孩子拼命地在父母面前着急地彰显自己的能耐,其实是在彰显自己的价值,争取自己在父母心中、眼中的位置。

没有价值感的焦虑,让初中小男生和社会小仙女不停的变换方式,试图走出当前的自己:不读当下的书,当网红求爆富;不做最基本的生存打工,好高骛远定做大事情。

读书或打工,一直在打磨着他们的痛点:我不够好,我没价值!

没有能耐,便努力证明自己的能耐;没有价值,便急于彰显自己的价值,不惜动用全能自恋的模式。

让父母肯定,让父母从心理层面看见自己,是每个孩子天生的使命。

从小被“看见”的孩子,是高自尊的,不易被外界的评价所击倒的,不用向任何人索取正面、高能评价,就能确信自己的价值。说白了,就是根子里的自信。

6、

孩子成为成年人,我们往往更容易看到这个人的不成熟,更容易去指责他的不成熟,很难看到这个人背后的父母,很难看到那些六七十岁依然没有成熟的父母。

如果初中小男生,跟妈妈说要做网红赚大钱的时候,妈妈停下手中的活计,认真地坐下来听,最好能和儿子一起策划赚钱大计,给孩子一个尽情倾诉和放飞想像的心理空间,孩子的全能自恋会在妈妈这个原发地,得到最佳程度的舒放。

孩子倾诉和舒放的过程,是一个整理自己思路的过程,也是个人感受被接受、被肯定的过程。

因为妈妈的认真倾听和专注探讨,小男生整个人在妈妈这里是有价值的,是值得重视的,孩子自身的价值感自会根植于内心。

当孩子因为被肯定、被重视而感觉到自己价值的时候,会把注意力从对抗父母的不同意见里抽身出来,把关注点放在网红赚钱这件事本身,而去认真考虑妈妈的意见。

认真倾听和全心关注之后,妈妈对网红赚大钱的否定,不再是对小男生这个人的否定。

小男生跟妈妈的对抗没了。学,也会继续上下去。

社会小仙女,仙气很大,既不肯低就于生活去养活自己,又需要超巨生活给养,貌似虚荣,其实,还是自我价值问题。

虚荣,只是仙女的一种表现,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价值,貌似一次又一次的挥霍,其实是仙女努力地在找自己能够做得好的事,来向父母证明自己。

仙女要钱的时候,父母不是纠结于道义上的给还是不给,而是要跟仙女坐下来谈。

毕竟这是一个巨额投资,要谈计划,谈市场,谈调查,谈营销,谈利润,……,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耐心,甚至毅力。因为,仙女不被满足,撒起沷来,能量要比婴儿大的多。

跟仙女谈的过程,也是让仙女思考的过程,也是父母借机打破大孩子全能自恋的过程。

如果父母嫌麻烦,担心大孩子会闹、会纠缠不清,就直接给钱,或者随便打个欠条,空口许诺将来必还之类的也算处理过了,大孩子的全能自恋就很难有机会被打破,她自己的能力和对社会规则的认知也不会在一次次赔钱中成长。

孩子不会自己长大,应该说,孩子很难自己长大,这也是有些人已经六七十岁了,还不成熟的原因。

仙女的父母,可以鼓励孩子去尝试,鼓励尝试并不是放钱流,而是在孩子经营过程中,或者经营失败后,还要继续谈,持续谈,谈孩子的责任,谈父母的底线,谈经验的教训。

失败,也是给孩子很好的教育,是孩子懂得负责、打破自恋、走向成熟的好途径。

这个谈,不是一两次,一两个道理,而是事件的前、中、后,都要谈,持续谈。

如果父母,一贯逃避,不愿面对思维成型、又会耍手段的大孩子,上万块的钱没了、赔了,忍忍算了,那么孩子早晚还会一时自恋兴起,狮子大张口,一口比一口大。

分歧在这里就出现了:父母觉得自己已是竭泽而渔,孩子却在气愤父母怎么这么没本事,自己永远是得不到支持的那一个。

因为她的全能自恋还在,世界不按她的意志转的时候,她依旧会“婴儿般的哭闹”。

作者简介:不爱惊天动地,只爱人间烟火。用心理过生活,用生活说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