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八旬老父要说啥?不能直言的因由让人心疼到落泪|再说亲子沟通

原标题:

安兰心理

这是一个中老年的亲子沟通故事,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9月8号傍晚,我刚从青岛学习回家,老父亲的电话也跟着一块来了:“你去博山了?”

博山,是山东省淄博市的一个区,是我老父亲已故十几年的二哥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老父亲张嘴就说的话,一口把我噎在那里。

老人家今年83岁,有一些轻微脑梗导致的行动迟缓,但头脑很清楚,无论如何也不会在一夜之间糊涂到不知所言。以往他也是这种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说一些这样没头没脑的话。

前一天,我还在青岛跟他电话沟通我学习的内容,他也很高兴的附合了很多话。

我听着老父亲的电话,噎在那里,既不能向他传达我吃惊的眼神,也不能长久地惊讶在那里不出声,但确实一时没有合适的话来回答他这一句没前因没后果的一问。

我短暂地僵在那里,“我”“我”了两个字之后,就感觉到脑子里一大团思维、胸口里一大团情绪云集而来。

缓了十几、二十秒之后,我说: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你的话茬了,你不是知道我去青岛了吗?”

老父亲仍然神游的语气“:噢,你去青岛了,事儿办完了?”

“我……我……,你想说什么?你不是知道我去学习了吗?你说我办什么事儿?”

“噢,我没事儿,挂了吧!”

三两句回合的电话,就此草草结束。

但我的情绪却忽地一下了被吊了起来:父亲就是这个样子,就是从来没有别人家父亲山一样担当的样子。他一直……像个孩子,不是老了才像孩子,一直像!

说句过分,也不过分的话:我几乎用半生的时间在找父亲。找的是那个心理上的靠山、支持和安全。

陈年老套的情绪又来了。我就去找我的心理老师。

心理老师这样跟我说:大姐呀!你就当老人家有病好了!

这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当他有病!

老师接着说:“你就当他有病,这个病,一辈子都不能治好。老人家不是老了才这样,是,一直是这样,但你要清楚一点:老人家不是故意的,不是在给你装,这就是他的脑神经回路,从小的脑神经回路,改不了。你要做的是:听懂老人家语言背后的意思!

那天,被心理老师短短的几句话说哭了,虽然我一直致力于在生活学习心理,但我始终没突破一个点:按我的想像索要父爱。从来没有真正从父亲的角度去理解——他的这种脑神经回路让他无法表达他真正的意图。

他想说什么呢?被我两句话给噎回去了。

在家庭当中,不会表达的人,才是真正痛苦的那一个。

在这个亲子沟通中,心理老师指点了两层意思:

1、接纳:这就是你老父亲,或者说这就是你家庭成员中某一位的方式,他的脑神经回路就是这样,从小就是这样。你不可能改变他。

他不会因为你的不接纳而改变,需要改变的是你。我们都有病,而且是一辈子都治不好的病,不能改变,只能接纳。

2、理解:读懂你家庭成员语言背后的意思。用耳朵听,也要用心、用感受、用爱去听。你的亲人不是都能用你理解的方式去表达他的想法和诉求。

第二天,我又给老父亲打电话过去,氛围完全变了,我平静温和地叫了爹,爹也在接通电话的同时喊我的小名儿。我问他昨天没前没后的想说啥,他也急忙说:我想了想,其实我是有事儿要跟你说。

原来,因为一个梦让他非常担心他的二嫂。到了这个年纪,身边熟悉的人,一个一个渐次的离开,每一次见面,甚至每一个电话都可能是此生的永别,老人家的担心和无奈,让他在潜意识里不敢去问某个人是否健康,是否健在。

而我却十万八千里的局囿在童年对父亲的抱怨里。

亲子沟通,误会有多深,真相有多远。

#闪光时刻##大有学问##被互联网遗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