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九年义务教育,十年寒窗苦,我没教会儿子背单词

原标题:

安兰心理

跟儿子通话,问及他期中考试的结果。

在美国的大学,期中考试是计入学分的很大一部分。正是拼死拼活拼学分的关键时期,所以我就多问了几句。

还好,还好,儿子说有数学专业的大神和他们一起拼,总算复习得不错,考的也不错(分数等级我就不懂了)。

当娘的就是这样,总能从安逸中看到危机:复习有大神,那听课呢?听课能听懂吗?

我不知道现在儿子学到的是哪部分数学,我只知道已经难于高等数学了。反正老母我当年的高等数学是补考才过的。这种课程对于我来说,一个字——难!两个字——真难!

儿子高考的时候数学考了二十多分,英语考了四十多分。现在,儿子要全程听土著英语的数学课。

为娘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儿子的语感不错,口语也很好,可咱这英语一直没上去,不就是因为单词量嘛!单词背的太少太少!现在不止用日常的单词,还得用专业的单词啊!

你……行吗?……

话没出口,儿子就来一个精准“反手杀”:妈!这个背单词,根本就不用像你说的那样,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背!只要多看两遍,一顺就下来了。根本不用背!

母子连心,就是这么来的吗?我话没出口,他就知道我想说啥。主要是还带着明显的渊源已久的家族式情绪。

老母我也是“身经百战”了,儿子情绪来了,赶紧着,听吧:哦,你现在有自己的方法啦!哎呀,你看,要是在你小时候我多听听你的想法,也许你就不会在这么多年里一直抗拒背单词……。

儿子“顺杆爬”得也挺快:哎!没事儿,妈,你看看历朝历代那些有成就的人,哪个不是先被打压,后来才成才的……。

额滴神!瞬间,我石化成了秦桧、庞文类的奸佞,汗!

儿子的语言天赋极高,在小学的时候用韦氏系统测到的言语智商是120,我学心理之后才知道,90——109是平常,110——119是高于平常,120——129是超常,超常在人群中的比例是6.7%。

无意炫耀,只是有太深的痛惜!

这样一个天赋很高的孩子是怎么被我成功教成学渣的?那是真的学渣啊,倒第一非他莫属,而且坚持完了九年义务教育,又坚持了三年高中。

可是,额滴儿,为娘教你的,不也是多看几遍,然后一顺就下来吗?而且,老母我当年背单词就是这么背过来的。

“我当初是给了你什么感觉,让你这么多年都在抗拒背单词呢?”

“妈呀!你当初可是守着我、看着我、逼着我背,还要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嘟囔出声音来。本来心里就烦,后来单词越来越多,一看就烦,最后一个也不想背了!”

我守着你看着你!普天下哪一个陪写作业的老母没有这样的焦虑呢?(心里说,嘴上没说。)

当年,也是我不懂心理学,也还没有在网上找到我的心理导师刘智刚,只差一个“刘智刚”的距离,就要毁了一个极好的孩儿。

“儿子,如果一切重来,你要告诉家长们什么?”

儿子正言答道:让孩子——自 已 来!不要坐在他旁边!不要用家长的方法控制他!他 能 做 到!

儿子的回答,用心理专业术语来说,也许还带有一些“人性的自恋”。

但儿子的实证经历,也是老母我的实证经历,正是我的心理导师刘智刚的教育理念:当孩子有情绪、有困难,家长不要太聪明,不要太急于出手去给孩子解决,而是告诉孩子,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先说说你想怎么办,我会和你一起讨论你的办法,也会支持你最有效的那一个办法。

作者简介:不爱惊天动地,只爱人间烟火。把心理过成生活,用生活说透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