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高管鲍某明性侵养女案|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小孩

原标题:

安兰心理

南风窗的《涉嫌性侵末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没细看,不敢。可又忍不住手指划划划,快速划到最后。

点进去,让人头皮发麻的惊悚,还有恶心,但未能迅速跳出来,其实就是想看一个恶有恶报的结局求安慰。

然而,没有!

这种惊悚和恶心一直惴惴于心口,每天只到一刷到“鲍毓明”“养女”“性侵”的字眼,还是忍不住点进去,还要刷到最后,只为找到那个扶弱惩恶的结果。

在这个媒体喧嚣、言论自由的时代,不断曝光的社会阴暗面一次一次地刷新着善良大众的视听底线。

从自杀的林奕含到韩国的N号房,从自杀的北大包丽到高管性侵养女事件,大众被撞击的认知还未走出阴影,又来一波道德底线的挑战。

做为女人,做为母亲,静悄悄地瑟瑟发抖之后,除了思考,还能做什么?

1、当孩子遇到问题,先向谁求助?

还是孩子的李星星,遇到问题,第一个求助的 是网络。

血已经止住了,但李星星的下体一直疼痛。她安静了好些天,鲍某明终于把手机还给她。

2016年初,刚满14岁的李星星拿到手机,在百度上查询“下体疼痛的原因”,弹出一个医生诊疗的对话框,看头像是一位“医生奶奶”。李星星告诉医生发痛的起因。 

“你被强暴了。”  

这是李星星人生第一次直面这句话。  

她想了一会儿,是什么意思,然后听从“医生奶奶”的指导,报警了。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巨痛,流血,晕厥、恐惧,无论身体还是心理承受不能承受之重时,没有逃跑,没有反抗,甚至没有委屈,更没有想到逃出去找血缘最亲的人——妈妈。

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摔倒了,都知道委屈,知道哭着找妈妈,是什么让孩子在后来遇到困难的时候闭紧了向亲人求助的嘴?

是父母跟孩子的沟通方式!是否定,是妈妈或爸爸对孩子感觉的否定!无奈的是,很多时候这种否定几乎是不被发现和觉察的,是在爱和教导的掩饰下给予和灌输的。

李星星在那么难受的时候,没有想到逃出去找妈妈,或许她的意识里,自己难受不难受不重要,重要的是妈妈给她找了一个“好人家”“好爸爸;,她自己的感觉不重要,妈妈用这种方式对她的好才重要。

幼年被性侵,最终难御其辱而自杀的年轻作家林奕含,在她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这样描述她理解的人生之爱:

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

我不能只喜欢老师,

我要爱上他。

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

也或许,李星星做为一个孩子,一个从小在偏远地区长大的孩子,她什么也想不到。也许,在被领养之前,母亲给她的亲子沟通是一片空白。

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没有被尊重、没有被“看见”的孩子,永远觉得自己不重要,永远在观察别人的脸色,永远在努力听别人的话。

在别人的要求和评价中,寻求自己微弱的存在,并蔚此求得精神上的苟且生存。

弗洛伊德认为性和攻击性是人类两大驱动力,先不论弗老先生的“性”是泛性论,我们能知道的是:社会只要有两性存在,就会有因性而阴暗的那一面。

做为女人,做为一个普通母亲,拯救不了世界,扭转不动社会,扼杀不了人性俱来的阴险邪恶。我们能做什么?

尊重我们的孩子,“看见”孩子的感受,让孩子知道,这个世界上,她自己的感觉才是第一重要。

至少,也要让孩子受到伤害的时候,有委屈的能力。

2、孩子的SOS,你听懂了吗?

家境优渥的美女+才女林奕含,在自己出版的长篇小话《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有这样一段话: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种天真的口吻对妈妈说:“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谁?”

“不认识”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思琪不说话了,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如果说李星星出身贫困,星星母亲自身的认知水平还足以教育到星星更广泛的认识社会,更好的保护自己,那么林母有着比星妈更好条件去保护好女儿。

林母的女儿试着求助了,只是求助之后“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面对生命的残酷没有如果,可香消玉碎的如此痛惜,还是忍不住臆想种种如果来安抚几乎被窒息的心。

如果林母能在林奕含说出这个和老师在一起的“不认识”的同学时,不去评判,不指责,而是去问一问女儿的看法和感受,也许少年天成的林奕含将会成为影响一个时代的作家。

亲子沟通,影响孩子一生的沟通,能救孩子生命于水火的沟通。

林奕含笔下的房思琪,其实就是写的林奕含本人被性侵后的心路历程,房思琪其实不止一次的向妈妈求助:

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

“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

林奕含没有像李星星那样,根本想不到去找妈妈求助,而是悄悄的求助于网络。林奕含努力了,无助的时候向妈妈发出了SOS,妈妈不懂怎么和孩子沟通,失去了最佳疗伤机会。

可是孩子的求助为什么这么隐秘委婉?

这是一个敲黑板的重点:在家庭中,孩子总爱兜圈子说话,家长就要注意了,孩子在用兜圈子的方式来试探父母。

为什么试探?

因为孩子在亲子关系中,没有安全感,说话就要小心翼翼;因为孩子真的说出心里话,没什么好果子吃:反正总是自己不对,反正自己总是被教育、被批评、被指正、甚至被指责的那一个。

亲子沟通中,长期对孩子说教、指导,总给孩子“正确”的路子,从来不真正体会孩子的感觉、感受,孩子开始还对父母残存希望,屡次试探,屡次被“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定义指责之后,孩子疲惫了,就是房思琪的“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亲子沟通,无关乎贫富贵贱,为了孩子,请每个父母把其当做人生必修专业课。

林奕含自杀后,林母赖嘉芳女士说:请大家记得林奕含的遗愿:“是预防,是不要再有第二个房思琪。”

3、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小孩。

新冠疫情已经让这个春天很压抑了,又随着传来了N号房、鲍毓明、包丽这些挑战大众承受底线的消息。

世界如此黑暗,你,还好吗?

罗斯福夫人曾经有这样一句名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除非你同意。

我跟随学习的一位得道开悟大师——曼珠师父,也一直在说:“没有人要害你!”

可是,魔鬼明明就飘荡在人间。

魔鬼一直在,杀不死魔鬼,我们也要生存,怎么办?

我小时候的农村,还很落后,有一天,一个十来岁的女孩被邻居在茅房强奸,孩子的奶奶知道后,惊恐的说:赶快把这丫头掐死吧!

……。

强奸犯是魔鬼,孩子奶奶比魔鬼更可怕。

孩子投奔父母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很不易,我们就不要做比魔鬼还可怕的父母了。

我们杀不死魔鬼,就保护好孩子,并教给孩子保护好自己的本领。

这个本领,不是什么降妖除魔的利器和武功,而是父母的心理学习和成长。

李星星的妈妈,一片苦心,想为星星消灾免难让星星走上人生坦途,当遇到鲍毓明的时候,也有过怀疑和担心:一个男人?四十多岁,单身?

星妈的疑虑,就好像上帝派下来的方舟,抓住了,是一条通往永生的路。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星妈放弃了上帝的救援,或许就是人性中的贪吧?

无论什么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心在人生的重要抉择关头,选择了向外求,而不是向内看。

星妈一心想着让孩子飞黄腾达,却忽略了自己内心那个真实的感受,跟着鲍某一起骗自己的心。不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也不细品自己的感觉,可能还用种种为女儿好的理由否定自己的疑虑。

向内放过一个闪念,向外追求一个贪念,葬送了孩子的一辈子。

星妈为了追求物质生活,背叛了自己的内心;

林母为了让孩子遵守的女性道德,放弃了孩子的内心;

想掐死自己孙女的农村老太,为了名声心生歹念。

其实,免于魔爪,不是怎么和魔鬼斗争,只是守住我们自己的内心,尊重我们自己内心的感受。

然后,再学会尊重孩子内心的感受,让孩子学会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让他完成自我构建,找到幸福感、价值感和自己内在的力量。

巴菲特说:他生命中的最重要的教诲来自于父亲,这个教诲是——尊重你自己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