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我的开年心愿

原标题:

赵三好心理

提起心理学,其实我与它结缘很早,18、19岁那两年的高考备考生活,已经让我深切地体会到内心的焦虑与强迫了。可惜2000年那会儿,在偏僻山区的小县城中,根本没有什么心理咨询,更谈不上心理治疗了。为了治病,我不断看中医,在一个颇为有名的中医那里,知道了我的问题应该是“心理作用”,但究竟该怎么治?没有人知道。

第二年的高考过后,我的肠胃症状好像神奇消失了。我也越发对心理学感兴趣,什么是心理?怎么才能增强我这种人的心理素质?心中有很多的谜团需要解决。当我踏入大学的校门,来到了藏书颇为丰富的图书馆,我便急切地读起心理学的书籍来了。我那时的专业是信息管理专业,但是我很多时间都用来多读其他无关的书了。我漫无目的地读来读去,总想从书中找到有治疗我曾经症状的答案。

那时候读书囫囵吞枣,不求甚解。现在依稀记得,读了一本好像有关心理咨询的书籍,里边大概介绍的就是心理咨询的工作。这本书留给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讲心理治疗师与来访者的信任关系非常重要。那个时候,我的内心朦胧地升起一种愿望,就是能够将来成为一名帮助别人的心理治疗师。但是,因为其他事情的干扰,这个梦想的种子没有发芽。

2003年,很多同学都开始考研了,我也加入了这个大军。在选择专业上,我没有选择与信息相关的专业,反而转到了教育学上。因为对教育学根本就不懂,凭着自己想留入大学任教的幻想,就报考了高等教育学专业,那时候天真地认为,研究了高等教育,进入大学就容易多了。直到我踏入西南大学的校门,真正来学习高等教育学专业的时候,我真实地体会到自己当年的想法是多么地匪夷所思。

虽然我在本科的时候读了很多心理学专业的书,但是很不系统,对心理学还处于模糊的臆想状态。因为我导师的导师是黄希庭教授,我就把师爷想象成能催眠,会读心术的厉害老头。结果在以后的学习中,导师经常让我们去观摩师爷主持的论文答辩现场,我才破除了对心理学无所不能的幻想。在导师的要求下,开始老老实实地学习《普通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心理统计学》、《科学研究方法》等基础性的课程。三年的研究生生涯,让我明白了原来心理学的世界是如此地广阔,做基础心理学的研究是如此地缜密,而我一直以来的幻想仅仅属于心理治疗的领域。我更明白了不管是基础心理研究,还是心理治疗都必须建立在实验和实证的基础之上。

在研二的时候,学校开始有考取心理咨询师的培训,当我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我特别兴奋,觉得这就是我必须要参加的。但是,因为当时要缴纳大概将近3000元的培训费。最后因为钱不够的问题,没能参加心理咨询师的培训。

2009年硕士毕业,高等教育学专业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后来回到家乡的县城进入了一所普通的技工学校任教,在学校中,我担任的科目是本科学习的计算机,硕士所学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也许是对自己抱持的期望过高的原因,新的工作让我很失望。我的情绪一度很低落,伴随着儿子的出生,我的生活基本上就只围绕着孩子和工作展开了。新的生活总让我觉得很沉闷,好像总缺少点什么。

在苦闷的日子中,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难道我抑郁了吗?我在脑海中闪现了这样的疑问,不行,我可是学过心理学的人,我要自救。于是,我重新开始学习心理学。2013年我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2014年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

有了证书,在学校照样是束之高阁。后来,在我的坚持下,学校同意我给学生上几节心理健康课程。至于心理咨询,在我们这样的闭塞县城很少开展。自从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证书以来,我不断地看书学习,在网上购买了心理咨询各个流派的书籍,我也很认真地学习,但是心理咨询师是一个需要进行实践操练之后才能真正上岗的职业。这个原则,这些年来我一直恪守。因此,我做的都是普及心理学和家庭教育知识的工作,从来没有真正做过1例咨询。

近两年来,我深入到乡村给老百姓讲授家庭教育的知识,了解到现在的农村存在很多的心理方面的问题,有夫妻关系方面的,婆媳关系方面的,还有亲子关系方面的。有患了严重强迫症的大妈,有严重自卑情结的孩子,有无比抑郁的年轻妈妈。他们无助而又渴望的眼神让我忘不了。

我真的很想帮助他们,但是我自知自己没有经过心理咨询的实战训练,我不能很好地帮助他们。这几年,我为什么没有出去学习呢?最大的原因在于,我一年的工资才仅仅几万块钱,而心理咨询培训班的费用动辄就几万块,我无法支付这高昂的培训费用。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受训完之后,回到县城对广大农民进行咨询更多的也是公益性咨询,我没有办法像大城市的心理工作者那样开展收费咨询。所以这区区的几万块钱对于我这个小县城的老师来说却是一笔高昂的费用。

所以,我的开年大愿就是希望国家能够重视农村心理健康服务工作,让广大的农民能够在生活富足的基础上,增加他们的幸福感。我希望国家能够多提供机会,让像我这样的心理咨询师,接受到正规的心理培训,好让我们切实地投入到基层的心理服务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