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自卑与超越》早期记忆,梦,家庭,学校

原标题:

用户4142

阿德勒说人生的三大问题是:职业,关系,两性。

人生最重要的是发展自己的合作能力。

01 早期记忆

一个人的早期记忆就是他的一生。

早期记忆决定了一个的人格和行为方式。

比如我小时候,我的记忆很深的就是婶婶抱着我的的画面,还有妈妈带我去找爸爸。

还有妈妈告诉我,我爱吃花生和煎饼,每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会看到我的枕头旁边有煎饼,妈妈帮我准备的。

我小时候感受还是很受宠的。

那时候,我只有一个姐姐,我是小的,妈妈还有能量爱我。

这也就是为何,我能够要的原因。

我一直哭,我一直哭,妈妈没有看见我,这就是我为何渴望被看见的原因。

早期记忆不在于经历了什么,而是孩子对经历的解读,对经历下的定义。

比如,很多孩子从小经历了父母的离婚。

同样是经历父母离婚,有的孩子就会健康生长,有的孩子就会非常自卑。

这源自于孩子从父母离婚这件事上,下的定义。

有些父母离婚,会告诉孩子,爸爸妈妈离婚和你无关,爸爸妈妈不适合生活在一起。

有些父母离婚,会告诉孩子,你爸爸不好,或者你妈妈不好,都是你不好,爸爸才这么对我的,都是你不好,妈妈才这么对我的。

这样,孩子得出的结论就不同。

父母离婚不怪孩子,依然爱孩子。孩子就会有安全感,他不需要为父母关系负责。父母依然爱他。

父母离婚被怪罪的孩子,他们就认为一切都是他的错,充满愧疚和自责,感觉自己是个罪人。

02 梦

梦是和现实的人格一致的。

就是梦记不住,但感觉是清晰的,梦是提醒一种感觉,通过梦见寻找现实生活的解决方案。

梦会帮忙解决一些现实无法解决的问题。

有的人做噩梦,有的人做美梦。

我从小学到工作,一直做同一个梦,就是梦到自己飞起来,但是飞不高。

那是因为,我想逃,我一直想逃。

因为爸爸打妈妈,我感觉自己无能,无力拯救他们的关系,我感觉没有温暖,没有爱。

于是我想逃,可是我能逃到哪里,我还得靠他们生活上学,所以我就在梦里找力量,只有一点点,最后我飞到房屋那么高,就掉下来了。

从小到大,我一会体验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2018年后,我走向了心灵成长,释放了大量的负面那情绪,就再也没做那个噩梦了。

那个恐惧的感觉,慢慢消失了。

如果你一直做同一个梦,特别是噩梦,一定是内心积压了大量的恐惧,如果恐惧不释放,这个梦就是不会消失。

可以说,上半生我一直活在一种深深的恐惧中。

03 家庭

我在家里是老二,我有个姐姐,是傻子,她10岁的时候去世了。

后来我又有4个弟弟。

我当过小的,后来又成为了老大。

我曾经也受过宠爱,妈妈什么都不让我做。

后来,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什么都做,帮忙照顾弟弟,承担了家庭的责任。

所以,我具有很强的合作能力和组织能力。

父母教会了我合作的能力。

在家庭里,我父母没有重男轻女,所以我得到了很好的教育机会,凭借我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改变了命运。

但是父母的相处方式,没有让我学会男女之间的合作。

在家里,爸爸就是权威,我害怕爸爸,我又感觉妈妈好懦弱,所以我无法处理两性关系。

这导致我对男人很嫌弃,找了个老公,我总是嫌弃他,伤害了他的尊严,导致他不能跟我合作。

现在我和前夫离婚了,儿子跟着他。

虽然过去他一直恨我,我还一直修复和他的关系,我想要跟他合作,养育儿子。

我想让儿子看到,我是如何一步步地跟爸爸合作的,虽然关系破裂,也是可以修复。

虽然很多恨,也能转化为爱。

人是可以改变的,我改变了,我相信其他人也可以的。

04 学校

学校教育就是要培养孩子的合作能力。

老师应该是把教育作为人类的事业,为全人类贡献自己的教育事业。

把孩子发展为有合作能力的人,能够为他人做贡献的,具有奉献人类的意图。

一个人的自信来自于自己能够做好一件事,一个人对自己热爱的事情,定会全力以赴,付出所有的精力时间。

教师就是负责发现孩子的兴趣方向,培养学生的兴趣,发展孩子的兴趣。

在学生做不好的时候,给予鼓励,而不是打击,不鼓励竞争,而是让孩子知道他是独一无二的,不需要和别人竞争。

教师需要像父母一样,了解孩子的兴趣,给予孩子爱和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