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一宁情感田园」我家酒酿的故事

原标题:

用户4142

一、我学做酒酿,引发母亲的伤感

近几年的冬天,姑姑总会自制酒酿。然后送到我家,我特别喜欢吃酒酿年糕。寒冷的冬季,一碗下去,整个身体都会热乎起来。我很感恩姑姑表达的爱意,同时很想自己也有这个技能,亲手酿造出好的酒酿。

我向父亲表达内心的渴望,问询他是否会做,他说会做的。我兴奋极了,马上就上网,买了地道的甜酒曲。货到了,我满心欢喜地让他教我做。不料,父亲立马推脱,说让我母亲教我,我感觉父亲怕麻烦,又怕做的不好。会被母亲一通指责、嫌弃,让他体验到挫败、无力。我想到这儿就不想为难父亲了。

于是我就去找母亲,让她教我制作甜酒酿。我刚说完,母亲很生气地说不教。她说让我父亲教我,看到他们彼此推脱,我内心有些许的不悦。停顿了数秒,立刻回到当下。我能够感觉到母亲的紧张、害怕。我内在有空间,就有觉知的听她说,去理解她此刻的难受。

母亲说二十年前,她做的一次酒酿长毛了。从此之后她就再也没做过。我了解母亲的为人。她是极其节约的人,酒酿没做好,浪费了粮食,她很心疼。同时,由于父母关系长期紧张。他们吵架就会揭对方的短,竞争比较、打击、指责、嫌弃对方。所以不是必须要做的事,她情愿不做,不想落下把柄,受到父亲的打压。所以母亲出于自我保护,就不再做酒酿了。

我继续聆听着母亲絮絮叨。

二、爷爷偷吃酒酿的故事

母亲说着说着又想起过往,她说自己做的酒酿。总是被爷爷吃掉,她还说爷爷过往嫌弃她,背后说她坏话。于是就开始很生气、愤怒的数落爷爷的过往。我还是很安静地听着母亲,理解她的不容易。同时我看到无助、弱小的母亲,一直被信念捆绑着,动弹不了。她只能用情绪指责、抱怨来博取我的同情怜悯。而过往我,非但不理解她,甚至内心更嫌弃她,觉得她小家子气、没度量、不孝顺,我瞧不起这样的妈妈。觉得她可怜又可恨,没智慧。

母亲很嫌弃爷爷,又不敢正面冲突。有一年她做好了酒酿,不想给爷爷吃,她就把做的酒酿放在房间内,我很小不知道她的用意。我喜欢用小碗分给长辈一起吃,后来爷爷贪嘴,趁房门开的时候经常用大碗吃酒酿,没几天酒酿就见底了。母亲以为都是我吃的,喝责教训我,见我被冤枉。老太太心疼我,告知了事实。虽然爷爷过世好多年了,这件事母亲却还没放下。

三、我有觉知的面对酒酿引发的伤痛

母亲不断叙叙叨自己的不幸遭遇。我听久了,原本兴致勃勃想做酒酿的想法,在母亲一波又一波的情绪的冲击下,逐渐消耗了。我立马感觉过往的受害感在浮上来,感觉自己不被父母在乎,得不到只有被父母抛弃,觉得自己不够好,没价值,所以才不被父母重视。

母亲说爷爷贪嘴,引发我的难受。当即觉得无比的羞愧,我认为家里最贪嘴的人是我。我是家里的独女,从小到大,吃得最好,干得最少。我从小到大都很害怕动手做东西,害怕学不好被笑话。过往只要家里一吵架我就会无比的紧张、吃不下睡不好。因为我觉得自己动手能力差,经常害怕被嫌弃、被瞧不起。这种感觉长期存储在我的深层记忆细胞里,我经过六年的带觉知释放情绪,消融了信念的制约,才做回真实的自己。

现在学做酒酿,被母亲情绪能量响。勾起了我的伤痛,我的信念马上就维护我,说你的父母简直不配做父母。有你这么好的女儿,还总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干脆就别做了,气气他们。但因为我长期练习觉知,我立马能够识破信念的挑拨。我熟知自己内在信念的模式,用觉知意识当下就能平静下来。

我知道自己没办法当下改变父母,我理解父母的受伤。我能改变的就是自己,启动觉知面对当下的事情。我马上想到解决方案,邀请姑姑来我家指导。同时查阅甜酒曲上的说明书,按照步骤把能做的事先做起来。不依靠父母,我相信自己能够做出酒酿。

四、酒酿是父母关系里爱的纽带

我的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父母的吵架中度过的。他们指责、嫌弃、辱骂对方,母亲吵不过,委屈了就会想去跳河自尽。以死相抗争。我的核心心碎,就是怀孕的母亲要去投河。过往父母争吵会引发我的死亡恐惧,我整个的生命都是在委屈自己、讨好父母的模式里运作。经过六年的情绪释放,我感知到胎儿期的记忆。解锁了底层的信念运作,才赢回了力量。重新站起来,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现在我回忆起童年,过春节的时候,是唯一父母不吵架的时候。那个时期,父亲已经是小包工头了,家庭条件改善很多。父亲有好几个徒弟,每年都会来我家拜年,然后过春节的时候,父亲就会骑着三角牌自行车。前面坐着我,后面坐着我妈去回礼。每家都会很热情地招待我们,冬天的夜里我们一家人,吹着刺骨的寒风,路途还很远。我却觉得氛围很好,我的内心暖暖的,一路上父母是有说有笑的。回到家,母亲就会用电饭锅烧水煮酒酿。那一刻,我感觉到母亲的开心、喜悦。会很温柔地对待父亲,给他打个蛋。父亲得到母亲的尊重和欣赏,无比的自信。就在寒冷的冬季,我家屋里却是温暖且祥和的景象。

一家三口喝着酒酿煮蛋,其乐融融。我很少有机会看到父母如此和谐地相处。那一刻,抬头望望脸色红润的父母,竟然会有些许的不自然。只是在一边傻笑着,心里想最好天天过年喝酒酿。于是,酒酿在我的心里就是能够创造美好氛围食物,父母爱的纽带。

五、儿时,我曾被酒酿醉倒了

我小时候母亲冬天经常会做酒酿,我最喜欢吃酒酿的汁水。那个汁香甜之中略带酒味,喝的时候很是凉爽。下肚后却暖乎乎的,身体就热乎,小脸立马会很红润。

留在我记忆里最深刻的一件事,在我七岁时,家里来客人,还有同龄的小伙伴。那天我和小伙伴闹点小矛盾,我就不太愿意一起玩。于是趁别人不在意的时候,一个人上楼,看葫芦娃的动画片。后来嘴馋了,我知道母亲做的酒酿放在堆杂物的大储物柜里,于是我就进去吃酒酿。过程中,我听到楼下的小伙伴在找我了。问大人我去哪里了?我当时还在使小性子,所以故意躲在储物柜里不出来。

起初我还听到小伙伴上楼找我,我屏住呼吸默不作声。不让他们找到我,过了几分钟由于酒酿有酒精的缘故,我就迷迷糊糊地醉倒了。后来就睡着了,这一睡估计有二个多小时,本来亲戚们。在楼下有说有笑,做汤圆吃。后来因为我不见了,老太太一顿好找。不见我人影,很着急。老祖宗脸色一变,所有的人都心情很沉重。于是就在房前屋后,村里我经常走动的地方寻找,那刻家人都特别着急,就怕我出意外。

后来是特别细心的姑姑,发现电视没关。就在房间里仔细地找,这才发现我醉倒在储物柜里了。她看到了我,激动地大声喊起来。我还是没醒过来,但依稀感觉到父亲急急忙忙地赶上来。他看我就穿了一件毛线衫,于是摸了摸我的小手。我的小手很热乎,可见那时母亲做的酒酿,发酵的特别醇厚。所以才能把我给醉倒,后来这件事就成了父亲酒后,开心时候必说的事。我家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此事。我从小就到感受到父亲对我的疼爱,我觉得酒酿分外的香甜可口,把我和父亲连接在了一起。

六、我做出了香甜的酒酿,创造了爱的食物

后来我让母亲教我用秤,称了六斤米,用了家里最大的电饭锅做成米饭。又在姑姑的教导下,我按照步骤一步步的动手。我把甜酒曲捣碎成细沫,很认真地聆听姑姑,同时学着她的样子。用手把甜酒曲的细末加上一小把面粉,和着米饭均匀地搅拌。姑姑告知我,做出一坛好的酒酿必须掌握,原材料米饭必须是没有热度的,存储米饭的包裹必须是热的。我用了三层的棉被和二个热水袋来让米饭自然发酵,经过不到二天的时间。酒酿就顺利出锅了,品尝自己亲手做的食物。心里美滋滋的,感觉温暖且踏实。母亲很欣喜,我能学会做酒酿,她以后不用承担压力,就能品尝最香甜的食物。从今以后,想起酒酿她会心宽很多。

我也由衷地欣赏自己,不受父母关系的影响。用稳定的觉知来守护家的安宁,成为家庭关系、生命事业的创造者。我把亲手做了美食,分享给身边的三个姐妹。让我家充满爱的食物——酒酿,温暖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