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我的觉知之路的四个阶段,从无价值感到内在无比丰盛

原标题:

用户4142

从无价值感到内在无比丰盛,我的觉知之路经历的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无知无觉

40岁之前,无知无觉,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有人爱,具体来说就是有男人来爱我。

10多岁的时候,就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这个家有爱有温暖,因为自己的家没有温暖。

为了这个目标,我要把自己变得优秀,于是拼命上学,考上大学,把自己变得优秀。

为了遇到一个优秀的男人, 工作很努力,从业务助理做到业务经理,去过很多个国家。

我想我已经足够优秀了,我可以找一个优秀的男人,其实内心是十分恐惧婚姻的。

但是渴望爱,为了得到爱,尝试谈恋爱,总是因为我不会爱,无疾而终,而我无知无觉,并没有从恋爱中得到教训,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过去的错误。

也不是没有遇到优秀的男人,可是内心很自卑,感觉配不上优秀的男人,高不成低不就,把自己耽误成剩女,我总以为自己在慢慢成熟,其实不然。

有的人很早就成熟了,有的人到80岁也不会成熟。

成熟和年龄无关,成熟和觉知有关,如果不认识自己,就无法成熟。

这个时候,觉知:不觉知= 1:99。

有时候也会后悔,感觉自己不对,但无法改变固有的模式。

第二阶段 后知后觉

无知无觉的日子过了40年,结婚后,把婚姻搞得一地鸡毛,也伤害了自己最爱的儿子。即使这样,还是把自己当成受害者,希望别人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2018年7月,遇到道子,上了生命地图,学习了生命规律,两性规律,亲子规律,打开了一点觉知。

2018年8月,来到上海,挽救婚姻。

但那个时候,情绪太多,无法控制,还是会经常发火,过后觉知,要不就是忍和憋。

这个阶段是最痛苦的,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自己无法控制,和感觉是别人的问题,不一样。

没有觉知,感觉都是别人的问题,还理直气壮去怪别人,自己不用负责任,心安理得。

有了觉知,自己需要负责,自己又付不起责任,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造成伤害,过后又自责攻击自己,又感觉对不起别人而愧疚,这是一种双重痛苦。

2019.2-2019.10, 在上海,跟着一宁大量地释放情绪,以为自己有了觉知,自己改变了,婚姻有救了。

2019.10,因为觉知深度不够,潜意识抛弃了前夫,被离婚,还委屈得很,依然攻击前夫。

离婚后,在一宁的帮助,真正看到离婚是我自己的选择,只是形式上是前夫提出来的。

这个阶段,我的觉知力是,无知无觉:后知后觉 :当知当觉= 30:60:10。

第三阶段 当知当觉

2019.10-2020.2 这个阶段,已经有了觉知,大部分能够当知当觉,甚至先知先觉。

因为爱上写作,用自由写作+生命地图四步骤,大量释放情绪,并不断翻转信念,加上大量行动,提升价值感,越来越能够自我负责。

这个阶段,多数情况是回到自己身上,能够主动真实表达,创造理解,提出方案。

知道是自己价值感不够,导致了一切问题。

专注于提升自我价值感,同时为别人赋能,开始做个案,从公益个案到套餐个案,有了满满的价值感。

最幸福的事,就是看到别人的生命因我而变好。

写作领域也有了成绩,发表了一些文章,获得很多奖励和勋章。

同时,爱上阅读,爱上学习,成为终身阅读写作学习者,注意力完全移到自我价值的提升上。

这个时候,已经能够觉知到很深的潜意识,依然还有死角。

这个时候,从无知无觉到当知当觉的速度越来越快。

以前要几个月才能觉知明白的问题,现在几天就能觉知明白。

以前要几天才能觉知明白的问题,现在几小时就能觉知明白。

以前要几小时才能觉知明白的问题,现在只要几分钟就能觉知明白。

多数情况下,都能够当知当觉,甚至先知先觉,尽量避免冲突,但依然会无力。

这个阶段,无知无觉:后知后觉 :当知当觉:先知先觉 = 10:20:50 :20。

第四阶段 先知先觉

2020.2 回家过年,我已经来到先知先觉的阶段,主动发起冲突,目的是打破脓包,唤醒家人。

过去一直不敢跟前夫说话,选择逃避,这次因为儿子的问题,鼓起勇气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即使有冲突也不怕,有了真实的力量,想要唤醒前夫,醒不醒是他自己的事。

我感受到他已经在醒的过程中,他去算命,算命先生说他动不动生气,很多小事不值得生气,他都气得要死,不是别人的问题,他也默认了。

虽然他总是通过愤怒宣誓自己的主权,但我感受到的是他深深的无力,我也更加理解他。

看了《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后,我理解了统合综效的意义,是1+1大于2,1+1=8或16,或1600,这完全可以通过我的努力实现的。

我和前夫就是1+1,如果不离婚1+1=0.5,甚至更低,甚至到负数。

离婚后,我们各自在自己的轨道上前进,我的觉知先他一步,我相信他会赶上来的,只是火候不到,儿子会疗愈他,也会唤醒他。

我把目光移到自己和大众,通过爱所有的孩子来爱自己的儿子,把成为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作为我的终身目标。

我问我自己,如果前夫不会变,他把儿子教育成他那样,怎么办?

我的答案是:接受,不管儿子什么样,我都爱他,我都无条件接纳他。

但是我又觉察,我进步了,我影响了儿子,儿子知道选择受谁影响,儿子不可能成为前夫那样的。

最差的结果是成为前夫那样,那么他不值得被爱吗?依然值得。

那么前夫值得被爱吗?依然值得,如果我有余力,我还是愿意爱他的。

我该做什么?让我的爱更多,觉知更深,可能我能爱到他,爱是一切的解答。

这个阶段,我的觉知力:无知无觉:后知后觉 :当知当觉:先知先觉 = 5:10:50 :35。

写到最后

无论如何,我才是一切的根源。

觉知之路,我依然在路上。。。。。。

未来有一幅画面,我和前夫一起带着儿子在公园里玩,我们都很欢快大笑,看着儿子。

未来有一幅画面,我和前夫参加儿子的婚礼,我们都相视而笑,内心幸福满满。

穿越自己的痛苦,为别人解决痛苦,从而影响别人改变命运。

这是我满满的价值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