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读书

《你当像鸟飞往你的山》:只有你能决定你是谁?

原标题:

用户4142

塔拉的父亲极度控制,哥哥肖恩经常羞辱她,把她按到马桶上打她。

塔拉从未上过学,渴望离开家,16岁通过自学考入杨百翰大学。

在杨百翰大学,塔拉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完成了论文,斯坦伯格教授看过后大呼:“我在剑桥教了30年学,这是我读过的最好论文之一!”

塔拉对赞美很惶恐,因为她一直接受的是打击,责骂,欺辱,她对赞美很陌生,她感觉自己身上有一种腐烂的东西,很恶心,发出恶臭,她渴望改变自己。

杨百翰大学的教授都认为塔拉是一块纯金,他们告诉她,“不管你成为谁,或者你把自己变成什么,你都是黄金。回到杨百翰大学,甚至回到你家乡的那座山,都不会改变你是谁。决定你是谁的最强大因素,来自你的内心。

塔拉内心深受触动,开始尝试接受自己。

每日一问:

你有过“自我怀疑”或者认为自己不能胜任某件事的经历吗?后来结果怎么样?

有过。

01

我一直自我怀疑自己不适合做妻子和母亲。

我特别没有安全感,害怕我的家会发生冲突,害怕重复妈妈的婚姻模式。

所以我一直恐婚,直到36岁才找了一个人结婚,这个我自以为的老实人,好控制,配不上我,不敢跟我离婚。

可能刚开始是这样的,他感觉配不上我,处处让着我,哄着我,憋着一肚子委屈。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我哄不好,我的要求不断升级,我改造他的计划不断加剧,他也快死掉了。他的内心压力无处释放,开始冷战,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明白他的痛苦。

而我只认为他不爱我,我根本无法感受他的痛苦。

或者说我也能感受他的痛苦,但是我感觉我的痛苦更痛苦,我的痛苦更重要,他应该首先来解决我的痛苦,我才能去感受他的痛苦。

我那是全能自恋,希望他人围着我的感受转,如果有这样心里空间的人,能够给我全然的接纳,也许能够爱到我,改变我。

但是,没有人有这样的心理空间,包括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只有在你付钱的情况下,他才能倾听你,陪伴你,特定的空间环境下。

就算是心理医生也不能24小时提供无条件的爱,这是佛陀才能做到的事,普通人做不到。

而我想要别人像佛陀一样对我,那本身就不符合规律。

其实,别人也想我像佛陀一样对他,那也不符合规律。

而这一切,都是在我无知无觉的情况下,极度饥渴爱的情况下,婚姻关系急剧恶化,直到伤害了儿子,我才开始反思我的问题。

在那之前,我感觉我的痛苦前夫应该100%的负责。

我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被抛弃了”,我被离婚了,我无法爱我儿子,我没有给孩子创造一个和谐的家,这是我最大的痛苦,我自己没有和谐的家,我希望给儿子创造一个和谐的家,我失败了。

02

我和儿子都失去了和谐的家,怎么办?

我陷入了迷失,无助,我感觉我很失败,我不配做女人,不配做人,不配活着,我是多余的。

但是想到儿子,我还不能放弃自己,我要寻找出路,就这样踏上了一条心灵成长之旅。

找心理咨询师

学习国学

学习心理学,自我疗愈

学习写作,写觉察日记

第一年写了20万字

第二年写了160万字

我从一个无知无觉的女人,来到了一个当知当觉先知先觉的状态,完全走出了婚姻的创伤,我有了理解力,我成了儿子最喜欢的妈妈,我和儿子的关系亲密无间。

是心理学帮助了我,是由内而外地改变自己,了解自己,认识自己,觉察自己,把自己的情绪,信念,灵魂,翻了个遍,找到了自己的热爱和使命。

有了自己的人生原则,有了自己的灵魂价值。

我要创造的是力量,我感觉女人只有有了力量,才能敢于为自己说话,才能敢于自由地做选择。

这个力量不是没有恐惧,而是带着恐惧前行,即使恐惧也要做,即使恐惧也要突破。

03

2021年,是我生命的转折点,我不再怕前夫了,我已经突破了对他的恐惧。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儿子和他,这次我没有恐惧。

过去梦到他,我都能吓醒,他让我不寒而栗。

这次,在梦里,我们是平等的,我心平气和地跟他表达我的想法和感受。

我终于战胜了我自己,向前迈了很大的一步。

我感觉前方的路是一条光明大道,我看到了曙光,我终于走出了一大片沼泽地。

而真正的力量,就来自我的情绪释放,来自我面对恐惧的勇气,来自我做热爱的事情的心流体验。

力量不是来自一处,力量来自多处。

释放情绪

翻转信念

做热爱的事

写作社群的赋能

通过个案赋能他人

解决他人的痛苦

这些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源不断的价值感,让我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有理解力和爱力。

特别感恩陪我一路走来的人。

特别感恩信任我的人,因为我而改变命运的人。

总结,

现在我感觉很适合做妻子和妈妈,我能够给老公提供情绪价值,我精神独立,不需要他的安慰,我也能表达自己的需求,允许他不满足我。

我有满满的价值感,我热爱学习,充满好奇心和探索欲,我能够通过自己的行动,活出自己,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未来,我遇到的老公,一定不会差,因为我的能量状态已经到达一个新的层级了,而且我还在持续提升自己,谁遇到我是他的福气。

对于儿子,我也不会抓取,我们各自独立,又能亲密,我完全尊重他的独立生命,放手让他做自己,在他的背后远远地带领。

做90分的自己,做60分的妻子和妈妈就可以了,做自己是爱他人的前提。

只有我能决定我是谁,我是我自己人生的设计师,我是一个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