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托马斯·罗马:柏拉图的狗

2017-02-10 13:42:07 来源:瑞象馆 【转载】 作者:文/ 埃夫雷姆·则罗尼—敏德尔(Efrem Zelony-Mindell) 编辑:张双双
分享:

文/ 埃夫雷姆·则罗尼—敏德尔(Efrem Zelony-Mindell) 

译/ 健文

 图/ 托马斯·罗马(Thomas Roma)

20170208174814_9155.jpg室外,在明亮的光线下,在托马斯·罗马(Thomas Roma)的伪装下,遛狗的公园变成了尘土王国。关于罗马所做的一切, 从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只能说,有多荒谬可笑,就有多成功。在不受控制的骚乱和不确定中,只有他能从狗群、 公园、陷阱、球—土—狗的土丘那里捕捉到如此成功的冲击力。他是最好的傻瓜,他的照片也是。一张像小狗照片那样“肤 浅”的东西怎会变得在艺术性和魅力上如此使人迷惑?也许因为它们真不只是小狗照片——他会建议把它们命名为“尘与 影”。

它们简直傻得太精彩了。我爱这些照片,你或许也喜欢,或许不喜欢。毕竟,小狗照片倾向于如此表现。

把握“柏拉图的狗”[1]系列中的影像比从字面上理解它们抽象得多。不同的部分平坦而又充分地咬合在一起——哄诱观者进 入影像,制造深度。一种新的自我指涉的,史前的,然而不知何故又是全新的罗马式叙述(Roma narrative)匿伏于画面 中。眼睛寻找着阴影、秘密和尺码。没有人——新的野兽——黑暗的不透明肉体溢出来。哪种方法是对的?也许想象是最重 要的。

影子舞蹈。

这些照片用刺和痛使魅影的形象生色。它们服从了罗马的不确定性,这些小狗图像变成了别人。地球就是一张大图片。“变 不同的戏法需要不同的技能。”罗马有一种保持兴趣的方法。“柏拉图的狗”的每个部分都在相互作用。嬉闹的滋扰使惊讶得 以维持。旋律似乎跟随了他。罗马将它们看透,直到它们唱出歌声。玩乐并非更不重要——而是更重要。这些照片是不一样 的——他说,“要不同!抽象起作用是因为它能填饱我们的大脑,它是非语言的。”抽象拥有一种清晰。它只是一个观念,不 是一个信仰体系或可供辨识的世界。

“人们不改变,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会输。为了赢得成功,有时你不得不让人失望。我们把自己填满。这是一次爆破!”让自 己不舒适是一切的所在。

20170208175758_3528.jpg本文译自“摄影师之眼”网站,原文题为“Thomas Roma, Plato’s Dogs”,原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图片来源于摄影师之眼网站 及powerHouse Books网站。摄影师托马斯·罗马的新书《柏拉图的狗》(Thomas Roma, Plato’s Dogs)不久前由 powerHouse Books出版。详情查询:http://www.powerhousebooks.com/

译注

[1]“柏拉图的狗”化用自柏拉图的“洞喻”,即洞内的人(囚犯)只能看到事物的影子,便把它们作为事物本身,出洞的人 (哲学家)把事物本身告诉他们也无济于事。

关于作者 

埃夫雷姆·则罗尼—敏德尔(Efrem Zelony-Mindell)是一位主要生活和工作在纽约的作家、摄影师及独立策展人。

关于摄影师 

托马斯·罗马(Thomas Roma),两度古根海姆奖学金获得者,纽约州艺术奖学金获得者。罗马的作品以个展和群展的方式 在世界各地展出,如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国际摄影中心(ICoP)等。他自1983年开始教授摄影,目前已发表过14 本专著,从1996年起担任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及摄影学科指导人。他的作品被多家艺术机构收藏,包括纽约现代美 术馆(MoMA),旧金山现代美术馆,芝加哥艺术学院等。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