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从“衣冠大像”到“美术摄影” (一)

2017-02-13 14:19:26 来源:中国摄影出版社 【合作】 作者: 编辑:张双双
分享:

从“衣冠大像”到“美术摄影” 

——照相馆审美的滥觞与流变

摄影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形式,发源于西方,带着深深 的西方文化的烙印。当这种艺术形式传入中国后,与中国 人积淀了几千年的视觉经验开始碰撞、互动、融合,一种 中国特质的摄影审美开始滥觞与流变。这在中国早期照相 馆的摄影实践中表现最为明显,正因为不同学养的照相师 和形形色色的顾客群共同参与协作,谱写了一曲独有的照 相馆时代的摄影变奏曲,从而对中国传统视觉经验格局, 乃至近代视觉文化的发生与发展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 摄影术发明之际,其发源地欧洲正在工业化的社会已经 为接纳摄影做好了充分准备。从文艺复兴开始,更逼真描 绘现实世界的绘画作品开始为世俗化的社会所接受,15 世 纪画家还发明了光学仪器─“镜箱”,以更精确地呈现 物体和人物的外貌及空间关系,16 世纪出现的科学研究之 风进一步激发并推动了视觉艺术领域的写实手法,到 19 世 纪初期,欧洲绘画的表现方式趋于自然主义转变,艺术与 科学的结合越来越紧密,能够准确表现自然的摄影术的出 现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反观摄影术传入之前的中国,人们积累了几千年的视 觉经验,总体上都是农业文明的产物。“重文轻物、重精 神理性而轻物质感性乃是其主流审美倾向,这主要是以社 会上流群体士大夫文人的人生理想和思维表意方式为基础 而建立起来的。”1 其趣味的核心着重于精神意念性的达意 抒情,而非物质感官性的视觉享受。摄影术传入之前,先 行一步进入的西方写实油画,开始带给中国人不一样的视 觉体验,但这个体验仅仅局限在教民、皇室和贵族,广州、 香港等专业从事外销油画生产的画工群体中。广大民众的二维视觉经验依然停留在“笔墨之妙”造就的传统中国绘 画中。当摄影术伴随着西方列强的枪炮来到东方的时候, 没有相伴的摄影图册,更没有摄影美学的教科书,舰船上 装载的就是照相的器械和药料。第一批中国人学会摄影术, 并在本土开办照相馆后,留给他们的是一个未知的审美探 索空间。 最初的照相馆开设,大部分是画铺的画师转行之作。 此时,中国传统人物画的创作正处于历史的低潮时期,而 民间画师们所从事的肖像绘画,随着城市中手工业和国内、 国际商业贸易开始发达,新的市民阶层诞生,却有蓬勃发 展之势。摄影术的强势传入,以及更快、更廉、更肖的“写真” 人像的特性,凭空遏制了画像业的发展势头,甚至画铺开始 出现生存危机。因此,最先一批创办照相馆的,是一批不 得不面对现实而安身立命的画师们,中国摄影审美的滥觞 毫无疑问地从画师对摄影术的理解中迈开了蹒跚的第一步。 “自从照相术输入中国以来,第一个时代是神像。”2 这批“神像”,其实就是今天所说的“祖宗像”的代称, 很多是老年人到照相馆拍摄的,期望百年之后,作为祖宗 画的替代品被子孙纪念,或者给未来画师作画像之蓝本。3 如欧美摄影室开办者最初从古典写实绘画中汲取营养一样,移植传统的肖像画范式自然是中国照相馆师傅和顾客们不 二的选择。4 中国的肖像画,历史最早可以上溯到商、周时期,经 过六朝开启配景肖像、隋唐五代确立基本法则、宋代开始 作为独立画科出现、元代写就第一部完整肖像画专著、明 代探索写意性与写实性结合等几个关键的发展时期,到晚 清摄影术传入时,其功能正从原来庙堂的“成教化、助人伦”, 向平民家堂的纪念性转变。大量祖宗和先贤画像悬挂在私 宅中,甚至开始出现仅供欣赏、娱乐的生者写实风格肖像。

肖像画的对象也从原来的王公贵族、达官贵人、高僧大德、 名儒雅士向正在兴起的市民阶层蔓延。在这样的背景下, 转行的画师们正式开始了照相馆的商业运营,从而开启了 一个与肖像画一脉相承的中国照相馆肖像时代。

全身像 

QQ截图20170213140628.jpg

男子全身肖像 北京宝记照相馆,卡纸 21.2×28 厘米,照片 14.5×19.5 厘米,1910 年前后。作 者收藏。

早期照相馆拍摄的照片中,具有纪念功能的单人肖像 一统天下,不论是站像还是坐像,全身肖像又占据了绝对 统治地位。在中国民间禁忌中,很多人觉得半身照像“腰斩”, 大头照则像是“砍头”,所以尽量避讳;还有些照相馆老 师傅戏言:“因为照相价格比较高,老百姓觉得同样的价 格照半身像太吃亏,所以都选择全身像。”5 当然,真正更 深层次的原因,可追溯到当时肖像画的程式中。 

在教化或纪念性功能的传统的肖像画中,帝后贤臣或 是祖宗画像,基本都是端坐或站立的全身像,男子多穿象 征社会地位的朝服衣冠,妇女几乎均穿戴命妇的凤冠礼服, 因此又得“衣冠像”之名。在这类肖像中,主要是凭借祖 先的容貌,完成后人对祖先的思念及崇敬之情。不过,这 里祖先的容貌,并不完全是客观写实描绘,更多的是根据 一定的“图式”和“矫正”来进行美化的,以期在最后的 形式上达到整个家族的预期和解读需要。而人物的穿戴, 则更多的是“衣冠补景”,男人需要几品大员的补子,女 人需要几品命妇霞帔,完全根据后人的需要而定,可以向 上越级,不算僭越。一个平民百姓,照样可以把肖像绘成 文官,还有人把肖像背景画成巍峨的宫殿建筑群或多宝格, 给后代的心理增添了几分家族的自信和自豪。6 

因此,明清肖像画中,不论容貌还是衣冠,更多的是 寄托和象征的意义。图像中衣冠鞋履、头饰配饰,甚至座椅、地毯、背景等都是一种象征,一种尊崇,万万不可随意去 掉任何一部分。摄影术传入后,实用是照相馆拍摄肖像的 最主要功能:父母离去,可以凭借小照追思,儿女远游, 父母又可以照片相念。照片是肖像画得更逼真、更廉价的 替代品,其纪念意义与肖像画一脉相承,人们不仅想通过 拍照留下自己的容貌,为拍照专门换上的衣冠、鞋履等同 样希望进入留影的范围,全身照当仁不让地成为摄影术传 入初期照相馆拍摄肖像的基本准则。

正面像 

QQ截图20170213140648.jpg

男子正面立像 上海镜中天照相馆,卡纸 13.5×18.5 厘米,照片 10×14 厘米,1906 年。 作者收藏。

早期照相馆的纪念肖像,一定是拍摄正面肖像,人的双 耳要同时露出,脸的两侧要对称。当时很多外国人认为是 因为中国人的面相不适合侧面照,因为“鼻梁低,嘴唇太厚, 脑后勺平坦,颧骨高,四分之三侧面照也不容易拍摄。”7 其实,这完全是凭空臆想,追溯中国人喜欢拍摄正面照的原 因,同样可以在前文所述的中国肖像画的程式中找到答案。 

正面像,古人称十分面像。中国的肖像画并非全是十分面像,万历年间《三才图会·像法》将人像的全正面到 背侧面分成一分像至十分像十种,另加完全背面像共十一 式。8 中国肖像画创作,实际上经历了一个从侧面到斜侧面, 最后才是正面描绘的探索过程。现存最早的真人肖像画作 品分析,长沙战国帛画《人物御龙图》、马王堆一号西汉墓帛画女主人肖像,都是采取侧影描绘。马王堆三号墓帛 画男主人肖像,采取了四分之三侧面描绘。9 中国画家也充 分认识到“不带侧必难相肖”(《芥舟学画编·传神人物》), 但肖像画功能的不断演变,终于在明清时期形成了正面肖 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肖像范式。 明代之前,肖像画很少见到全正面肖像,根据美国伯 克利加州大学访问教授蔡星仪的研究,这时因为“肖像画 技法发展到明代,表现面部五岳凹凸形状之技法才有重大 突破,在二维平面空间表现三维立体感的技法已完全掌握 并普及开来。”10 技法的问题克服后,此时,从帝王到平民 百姓的祖先像都开始流行正面肖像,并以此作为崇拜性、 纪念性之标准肖像。 明代周履靖在《天形道貌》中说:“唯画神佛,欲其威 仪庄严,尊重矜敬之理,故多用正像,盖取其端严之意故也。” 同样,肖像画中的祖宗画,一般都悬挂于自己的家庙、影堂 正中,接受着子子孙孙的祭祀膜拜,如果硬是将头偏向一边, 会是什么感觉?而正面肖像则不仅端庄,而且显得庄严肃 穆,他的目光正对着来祭祀的后人,还会特别增加亲和力, 其直视的角度与众多宗教偶像一样,甚至可以与观者进行 心灵的交流。 同样,一张照片在照相馆完成后,或悬挂、或摆放在 厅堂,或持赠亲朋好友,或者收入柜屉之中,逢年过节拿出, 自我赏玩,或给家人或同族人赏观。正面肖像,是对观者 或受者的尊重,自我欣赏时,又是“二我”之间的直接对话。

平光像 

中国早期照相馆在利用日光拍摄时,一般是选用散射 光,以避免高反差,防止出现“阴阳”脸,或者在脸上出 现局部阴影。这样的平光照曾经饱受约翰·汤姆逊那样的 西方来华摄影师的诟病 11,主要是因为他们对中国文化的无 知和误解而造成。 正如西方讲究使用阴阳光影来造型一样,中国人对“阴 阳”也并不陌生,只不过,它是一个中国古代的哲学概念, “人们用阴阳解释万物化生,凡天地、日月、昼夜、男女以致腹脏、气血皆分阴阳,由阴阳而乾坤。他们相互对立 却又互相交感和制约,以推动事物的发生和变化。”12 在这 种观念的影响下,不论画像还是照相,人们不希望因为“阴 阳”同时出现在自己的面目上,以避免造成不和谐的冲突。 所以中国人最忌讳强调一侧光线,造成半黑半白的“阴阳 脸”,这从中国常用的贬称 “阴阳怪气”“不阴不阳”“两 面派”中也可以看出端倪。 

QQ截图20170213140729.jpg

商务印书馆同仁旅行团合影 上海三民芳记照相馆,银盐纸基,卡纸 37×30 厘米,照片 26×20 厘米,1932 年前后。私人收藏。

上海的耀华照相馆,因为创办人施德之特殊的海外文化 背景,在创办照相馆之初,曾专门在《申报》宣扬西方肖 像拍摄理念,批评中国传统肖像中的平光现象:“世人论相, 贵白而不贵黑,不知黑为阴,白为阳,阳非阴不显,白非黑 不浮,故骨骼高低,须眉隐现,以及精神之流动,层次之 深微,比藉黑以施其巧;倘白太多,则像与纸平,焉能浮凸? 试观西人各画,全讲光阴,其所以惟妙惟肖,非徒曰传神, 阿堵而已。”13 不过,这种阴阳浮凸的肖像,当时毕竟不符 合大部分中国人审美心理,所以,纵观此时耀华拍摄的中 国人肖像,很少能够做到真正的黑白分明,平光像依然是 照相馆主流。 

QQ截图20170213140713.jpg男子肖像两张 上海耀华照相馆,左为中国人,卡纸 17.6×25.3 厘米,照片 13.8×19.7 厘米, 1905 年前后。右为外国士兵,橱柜格式,1905 年前后。作者收藏。

早期的照相馆,一般建在二层或三层的玻璃屋中。摄影场地加上布挡来调光,一层白色的,一层蓝色的,用一 根长竹竿来拨动布幔调节光线,哪儿光太强,先用白的遮, 遮不住,又用蓝的挡,这样平光拍摄出的照片,柔和明朗, 影调统一,深受顾客欢迎。相比沿海地区,在中国很多边 远小城的照相馆,漫射平光的影响更大。照相馆拍照完成后,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涂红”,通过给底片涂抹红汞, 来减少拍摄时因光线不匀而使脸上出现的阴影,以使印制 出来的肖像光线柔和平匀。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