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张学良与《北京光社年鉴》

2017-02-20 10:40:26 来源:影像国际网 【约稿】 作者:赵俊毅 编辑:张双双
分享:

张学良爱好广泛,网球、游泳、划船、骑马、射猎、登山、围棋等样样精通,除此之外,他还爱好摄影。1929年,在第14届华北运动会上,张学良以名誉会长的身份,手持相机为运动会拍摄花絮,还为运动员们拍摄合影照。1926年6月,时任镇威第三方面军军团长的张学良,负责北京、天津的警备任务,在此期间,他知晓了北京城有一个民间摄影团体特别活跃,每年还要举办一次摄影展览,由于军务缠身,两次都错过了参观影展的机会。1927年冬,在保定行营执行军务的张学良,得知京城的摄影团体快要出书了,便急着预订一本,以尽早目睹《北京光社年鉴》的风采。

《北京光社年鉴》封面.JPG

《北京光社年鉴》封面

《北京光社年鉴》为16开本,美制牛皮纸护封,正反面采用中英两种文字,外观看上去,简洁、大气、美观。年鉴的“序”由刘半农撰写,“小言”由陈万里撰写,“北京光社小记”由汪孟舒撰写,年鉴收录了社员王琴希、伍周甫、老炎若、李召贻、汪孟舒、吴郁周、吴辑熙、沈麟伯、周志铺、孙仲宽、郭学羣、陈万里、郑颖孙、刘玄虎、刘半农、钱景华的56幅作品。

华北运动会名誉会长张学良手持相机在运动会现场拍照.jpg

华北运动会名誉会长张学良手持相机在运动会现场拍照

《柯达画报》第一期摄影征求答案获奖名单.jpg

《柯达画报》第一期摄影征求答案获奖名单

北京光社前身是北大校园内的摄影研究会,1923年冬更名为北京光社,1924年至1927年每年举办一次影展。1927年年初,北大教授刘半农加入北京光社,并参加了同年10月举办的第四次影展。文化名人刘半农入社以来,总会提出一些新奇的点子,比如说出版摄影年鉴,社员的作品印制成书流芳后世,社员们自然乐意,可舞文弄墨、联系出版商等事宜大家并不熟悉,社员们一致推举刘半农全权负责摄影年鉴的编辑工作。

1927年10月8日至11日,在北京中央公园的来今雨轩,举办了北京光社的第四次影展,作品的整体水平均远远过历次影展。而且在第四次影展的作品中,还增加了油渲照片、天然彩色照片和透明灯片,年鉴所收录的作品,大部分源于第四次影展。年鉴并未设立评判委员,社员各自拿出几幅作品,编辑刘半农从中挑选出一部分,经大多数社员同意,便凑成一本年鉴。

《北京光社年鉴》护封.jpg

《北京光社年鉴》护封

刘半农的“序”写的很低调,大致意思是说,社员们都是职业之外的业余爱好,拍照片纯属自娱自乐、不为名利,也不想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作者在写序的这一时间段内,心绪一直被阴霾笼罩着,“为己、为兴趣、为艺术而艺术”贯穿始终。转过年来出版的《北平光社年鉴》,刘半农序言又来个180度的调头,“为国家、为民族、为人生而艺术”慷慨激昂,两篇序言放在一起比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判若两人;陈万里的“小言”写的很客观,表明自己1926年夏去南方发展,光社的三、四次影展均未参加,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光社发展的很快,更可喜的是光社要出版年鉴了。他作为光社创始人之一,希望光社越来越好,每年都能出一本年鉴;汪孟舒在“北京光社小记”里,详细介绍了光社的来龙去脉,尤其是北京艺术写真研究会改名为北京光社那一段历史,以及社员加入光社的先后顺序。国内摄影史方面的书籍凡涉及北京光社的,均出自汪孟舒撰写的“北京光社小记”。

《半农谈影》与曝光表的广告.jpg

《半农谈影》与曝光表的广告

 年鉴除了展示社员的作品外,广告页上还展示社员的最新著作和发明成果。比如说,中国摄影史上第一本摄影画册,陈万里编著的《大风集》;中国摄影史上第一本摄影理论著作,刘半农编著的《半农谈影》;中国照相机工业第一台机械相机,钱景华发明制造的景华牌环象摄影机;中国照相器材行业第一个洗印照片的附件,老炎若发明制造的活边晒架;中国照相器材行业第一个摄影曝光附件,吴郁周发明制造的曝光表。

《世界画报》刊登张学良的亲笔信.jpg

《世界画报》刊登张学良的亲笔信

在年鉴封三上,刊登着购买年鉴的注意事项:“本年鉴限印一千册,卖完不再添印,定价视存书之多少为标准,存书愈少,则定价愈昂,庶初期出卖预约时之损失,得以稍资弥补。兹将定价法宣布于下,有意购买者,尚希从速。1至200本,社员用不出售。201至300本,初次预约每本一元。301至400本,二次预约每本一元三角......最后十本,每本十元。”存书愈少售价愈昂的售书方式,与今天的售书方式正好相反。

《北京光社年鉴》是由北京摄影社和真光摄影社两家摄影器材商店代售,前期预定价:每本一元五角。真光摄影社在西长安街25号,就是现在电报大楼的对面,少帅张学良购买的相机以及平日里洗印的照片全在真光摄影社,可以说张学良是真光摄影社的老客户。少帅闲暇时喜好摆弄照相机,甚至还把照相机作为礼品馈赠亲友,长女张闾瑛和长子张闾珣使用的相机,都是父亲张学良赠送的。在张学良的影响下,闾瑛、闾珣爱好上了摄影,并在《柯达画报》征求答案的摄影比赛中,双双获奖。还有少帅与爱国将领商震的关系甚好,商震使用的柯达折叠相机,也是张学良赠送的。

柯达画报.jpg

柯达画报

张学良在摄影创作中,非常注重自身的文化修养,日本的艺术写真、英国的世界摄影年鉴、巴黎的摄影沙龙集、美国的摄影年鉴等等,只要能买到的中外摄影书籍他统统收入囊中。《北京光社年鉴》出版于1928年1月1日,可身处保定行营的张学良,还是提前写信预定,其信中内容是:“内寄现洋票两元,将光社年鉴请分神代订一本,余款挂在贵号敝账上,书印就请寄(京寓)敝宅为盼。致真光摄影社鉴 张学良手启 十六日”。真光摄影社为了扩大《北京光社年鉴》的销售力度,有意把少帅亲笔信透露给世界画报的记者,1927年11月27日,在《世界画报》第112期上,刊载了张学良预订《北京光社年鉴》的亲笔信。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国内活跃着两支摄影团队,一支是广州景社,另一支是北京光社,两家摄影团队都搞得轰轰烈烈,定期例会、组织创作、作品观摩、兴办展览等。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景社在广州举办的摄影展览所泛起的文化涟漪,很快就平息了,原因是没有后续的摄影书籍留世。可光社第一次影展过后,陈万里编著了《大风集》;第四次影展过后,又出版了《北京光社年鉴》;在此期间,刘半农还编著了《半农谈影》。传播摄影文化、提炼文化精髓、打造文化产品等举措,与文化名人加入光社有着直接关联。

Noue deux   李召贻摄

断芡   陈万里摄

《北京光社年鉴》是中国摄影史上第一本摄影年鉴,它的出版填补了中国摄影年鉴出版的空白,从而提高了中国摄影在国际摄影中的地位。《北京光社年鉴》深受国内摄影界以及军政各界人士的喜爱,张学良预定年鉴就是鲜明的一例。由于《世界画报》刊登张学良的亲笔信,加大了年鉴的宣传力度,不足一年时光,年鉴便销售一空,所以刘半农才有信心出版第二册《北平光社年鉴》。

金鱼   老炎若摄(油渲照片)

秋露   吴郁周摄

丝瓜   汪孟舒摄

桃源春夜  王琴希摄(天然彩色照片)

为人作嫁   吴郁周摄(调棕照片)

夕照   刘半农摄

在第十四届华北运动会上张学良为女运动员拍合影照

张学良手持相机与夫人于凤至长女张闾瑛在华北运动会上

张学良赠给爱国将领商震的相机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