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国际视野|朱馨芽:《忘却的面具》——黑白狂欢节

2017-04-05 09:58:11 来源:影像国际网 【专稿】 作者:朱馨芽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Poster_PF_stampa-3.jpg

“Chi era? Ero io? Ma poteva anche essere un altro! Chiunque poteva essere, quello lì”

Luigi Pirandello Uno Nessuno e Centomila


《那个人是谁?是我吗?既然有可能是别人!那个人啊,任何人都有可能是》

路伊吉·皮兰德娄《一个人,既不是任何人,又是千万人》

图/文:朱馨芽 Giulia Pra  Floriani

在意大利东北部的阿尔卑斯山中,小镇人每到二月都会欢迎春天带来的希望。山里生活的人们更是具有佩戴面具过狂欢节的传统。祈愿避邪功能的面具,意味着小镇的人们在每一个寒冬过去之后又等来了聚会迎春的机会。冬天取暖烧的木头,修房子用的木头,也是工匠制作雕刻艺术创作的主要材料。 拍摄者在这个只有三千人的小镇出生,父母在山里开饭馆,妈妈写诗,爸爸热爱文学,艺术类的书是晚上她让父母从高架上拿下来看。她当时所生活的地方,需要走很远的路也许才能碰到一个人。在人烟稀少的生活环境中,人们从来不会觉得孤独:崇山峻岭和掺天大树是朋友,头一天看到的是飞机掠过,第二天也许看到的就是骆驼奔跑。反而在现代恐龙化庞大人口生活的城市中,每一个人都愈加倍感孤独。

所谓现代的人,感觉到别人都是戴着五彩缤纷的面具,同时也感受得到自我天天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用以来符合他人看待自我的身份转换。在生活中跟他人发生不同关系的时候,一个人很难去真正理解他者,最多也只能看到一个临时的外貌。作家皮兰德娄曾经也考虑到:自己看到的我并不是你看到的我,也不是他人看到的我。一个人所看到的大部分都来自于自我的意识,包含着许多幻觉。作者给被拍摄者戴上的面貌只能是她自己能够看到的,只是他们复杂性的一部分。面具完全把被摄者的真实面目遮挡了,观众也只能看到外表的虚构形象。而真正的形象是什么,似乎也并不重要。

回家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在山里自己走走,在没有人的地方停下来听听是什么声音。

朱馨芽,1992年出生于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在威尼斯大学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以及人类学期间,参加了海外交换项目,分别于巴塞罗那自治大学和长春吉林外国语学院进修。在西安交通大学学习研究中国语言与文化后,自2016年起在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学习,重点研究中国美术史,以绘画和摄影为爱好。

朱馨芽会说意大利语、英语、汉语,以及西班牙语言。从2015年开始,她以国际策展人的身份参与了中国大理国际影会和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工作。她的文章已经发表在《中国摄影》杂志,意大利艺术杂志《Artribune》,智利艺术杂志《Arteallimite》等期刊杂志。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