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上海摄影人 | 郑宪章镜头中的石库门

2017-04-10 19:06:17 来源:瑞象馆 【转载】 作者:文/林路 编辑:张双双
分享:

20170410175658_2342.jpg

上海画报首席记者郑宪章,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从事摄影创作三十余年,其作品多次在国际、国内摄影比赛中获奖。1989年东度扶桑,就学于日本东京学艺大学,专攻中日文化比较研究。旅日归国后,坚持不懈地把镜头对准上海,努力记录反映上海人的精神风貌和日新月异的上海建设新貌。所摄大量作品除刊载在各种报刊杂志上以外,还被大量用于上海对外宣传的画册和展览以及户外公益广告。他曾先后在圣彼得堡、旧金山、悉尼、东京、大阪举办了《今日上海》摄影个展。是否可以这样说,郑宪章的上海影像,已经成为上海一张华丽的名片,散发出诱人的魔力。

20170410175816_5306.jpg

将近二十年前,郑宪章留日归来的时候,上海还保留着不少的石库门,然而真正对其感兴趣的摄影人并不多。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拍摄石库门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留下的石库门已经是寥落星辰。于是郑宪章镜头中“一往情深”的石库门,也就因其数量和质量,为上海文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尤其是从影像视觉的角度,奠定了作为一个个体的摄影家所能够达到的深度和高度。

20170410180054_9827.jpg

可以说,郑宪章的石库门,就是一部宏大的纪实摄影工程,通过影像视觉的力量,留存了一部上海建筑的视觉摄影史。尤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纪实摄影要求拍摄者以一种时间的延续观念来面对所拍摄的对象,不管是动态的社会生活事像,还是相对静态的历史人文景观,都必须将其时间的延续性清楚地表达出来。它不讲究新闻摄影的短、平、快,却注重对社会生活和地理环境的深入考察和连续纪录,以其不可分割的生存状态展示个体生命或群体无意识所留下的痕迹,让人通过其形象的特征认识历史演进的种种可能。因此纪实摄影的拍摄不仅仅是面对一种空间的展开,更重要的是面对一种时间的延续,这样的延续可以是数天、数月、数年,甚至是一个世纪,单独的个体无法完成的,可以由后人来接替。唯有这样,才可能使纪实摄影显现其强

大的生命力量,从而也就引申出纪实摄影的一种特殊的生存方式:文献价值。郑宪章尽管服务于画报记者的工作,但是他深深懂得,纪实摄影不必和新闻摄影争其时间效率,因此可以在历史价值上做透文章。纪实摄影之长也就体现在可以从多侧面、多角度,尤其是时间的延续性上展现社会的生存方式,不仅仅在当时让人们感悟生活的美好或严峻,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后人发现历史曾经留下过的“蛛丝马迹”,有一种知往鉴来的珍贵价值。现代纪实摄影的力量如果真正落实在这样一个点上,以视觉图像的方式,配合精到的文字记载,那么就将远远胜于历史上的史书,以更为形象化的方式展现世纪的风貌,诉说历史演进的艰难,为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提供不可复制的生存图标。

20170410180116_3509.jpg

展开郑宪章的石库门长卷,我们先从俯瞰的角度,一览上海石库门的千姿百态,它的恢宏、它的壮观、它的气势磅礴、它的绵延不绝、它的“不可一世”却又濒临消亡……接下来却是一重巨大的跨越,从宏观到微观,进入石库门所有的细节,包括一扇扇千姿百态的门,门楣上飞龙走蛇的雕刻,以及许多被我们的视觉所忽略却在画面中又一次纤细入微的呈现。这样一种从“远取其势”到“近取其神”的起承转折,一下子拉近了观看者与石库门的心理距离,真实而富有情趣地还原了石库门曾经有过而且必将延续的“传奇”和“魔力”。

然而这远远不是石库门的全部,高手往往深得其中三昧。镜头一转,我们看到了石库门的生存方式——活的石库门!

郑宪章的石库门看上去很美,但是他也深深懂得,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理解摄影,其本质的命脉乃至最高级的形态恰恰不是“唯美”,而是“纪实”,这是从摄影一诞生就早已界定的。无数批评家就摄影史的发展早已为这一特征做出了为世人所公认的结论,并且已经成为常识——从罗兰·巴特到苏姗·桑塔格,这里无须一一细数。因此,从某种角度追求摄影“唯美”的境界没有错,但是将“唯美”作为摄影唯一的最高指向也就有失偏颇。因为即便是诗意或美只不过是一种笼统的构建,在诗意或美的背后依然是各不相同的价值观、人生观等与现实密切相关的“政治性”的东西。郑宪章在完成了应有的消费性审美欣赏的同时,更多地将石库门摄影这样一个“大图像”的概念指向更为广泛的观念性领域,从而真正以参与者的身份进入文化的空间,再

造摄影不寻常的辉煌!

石库门,原本就是一个浪漫而优雅的象征,又是一个活着的历史见证。让我们再回到纪实摄影的本质特征,比如英文的“Document Photography”,可以解释为具有文献意义的摄影样式,主要强调通过摄影手段对人物活动和事件发生过程进行现场精确性的记录,以便为今后的历史考证提供形象而真实的史料。它可以比刻有文字或符号的石碑更为具体化,比一般的档案文献更具有形象的可视性。回眸看去,郑宪章镜头中照在石库门砖墙上的最后一抹斜阳,分明在诉说着历史曾经有过的辉煌,也暗示着上海未来的神秘走向……

作者自述

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接触了不少上海摄影人,他们在上海摄影界或纵横开拓,或默默耕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我也为他们写过一些或长或短的文字。这个专栏主要以目前依旧活跃的摄影人为主,兼及老一代的上海摄影名家,结合人与作品,为上海摄影的明天留下一些空谷回音而已!

关于作者

林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摄影专业硕士生导师。已出版摄影理论和技术专著以及画册100多本,发表摄影文章数十万字。曾获得第四届、第五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论文章二等奖。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