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访谈|怀旧影像展示洛杉矶旧日车中百态

2017-06-08 14:48:59 来源:中国摄影报 【合作】 作者:鸣谦 编译 编辑:张双双
分享:

美国摄影家麦克·曼德尔(Mike Mandel)和已故摄影家拉里·萨尔坦(Larry Sultan)是旧金山艺术学院毕业的同学,他们在1974年合作拍摄的项目《证据》(Evidence)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摄影的边界。曼德尔另一为人所知的系列作品是他上世纪70年代为一些美国摄影家拍摄的肖像,包括博蒙特·纽霍尔(Beaumont Newhall)和威廉·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等名家,这也许是他最出名的作品了,而且这一系列作品被认为对上世纪70年代的艺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4月,曼德尔的新书《车中百态》(People in Cars)出版,重温了他早期的一个系列作品,那是他20岁左右在洛杉矶街头拍摄的汽车内的人像作品的集结,而且同名展览正在纽约的罗伯特·曼恩画廊(Robert Mann Gallery)展出,展期至6月30日。近日,旨在为年轻人制作高品质内容的《VICE》杂志有机会采访到了曼德尔,双方就《车中百态》这一系列作品拍摄的来龙去脉等问题展开了对话。

1493917344589-peopleincars2820A-copy.jpeg车中百态 麦克·曼德尔 摄

VICE:书中的这组作品是您在学习摄影的时候拍摄的,那时候有哪位摄影师或哪些摄影作品对您有所影响吗?

曼德尔:我学摄影的时候经常会接触到爱德华·韦斯顿、沃克·埃文斯和罗伯特·弗兰克等人的作品。埃文斯和弗兰克的作品探讨的都是社会文化动态,对我的影响也更大。还有一个人同样不容忽视——雅克-亨利·拉蒂格。他大概七岁时拍摄了自己的第一张照片,家境非常富裕,家族人丁兴旺,兄弟姐妹们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开赛车、制造飞机等,而拉蒂格则站在旁边为他们拍照。因为那时他年纪小、个子矮,所以拍出来的照片角度会很不一样,而且很有趣,我的作品中的幽默元素也会受到那些作品的影响。

VICE:您是如何想到要拍摄《车中百态》这个项目的?

曼德尔:具体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洛杉矶生活,汽车是一件必需品。你可以看看弗兰克的《美国人》里有关汽车的照片,甚至在埃文斯的作品里也有涉及汽车的影像。埃文斯的很多作品表现得都是日常的生活,但照片里的很多信息却能表现出现实世界的变化。埃文斯意识到了他的作品中应该记录下这些技术的发展,广告牌、汽车、广告牌上的涂鸦等等,我觉得是所有这些因素让我想到了要做这个项目。我倒希望我能记得拍摄的原因,但我确实不记得了。我当时还不到20岁,大概拍了6个月左右。当时有一天罗伯特·弗兰克走进我们的教室,每个学生的作品都在墙上挂着,他走到我的作品面前,对我说:“我曾经也拍过这样的照片,我知道这个拍起来不容易。”

VICE:那天您在学校里一定很开心吧?

曼德尔:是的,那番话让我想要拍摄更多的照片,这不应该只是一个20个胶卷的项目,也许可以拍到75个胶卷。

VICE:您能谈谈当时拍摄的过程吗?

曼德尔:在洛杉矶生活去哪里都要开车,就连去见个朋友都不可能走着去,距离太远了。在开车的过程中人们会在红绿灯前停下来,所以我就有了跟人们互动的机会。在那个时候,人们不会随时带着相机,不像今天可以用手机随时拍照,那时的人们遇到有人用相机给自己拍照也不会生气或感到侵犯隐私,那时人们的反应是:“这是什么,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VICE:所以您不用担心有人会一拳打过来,对吧?

曼德尔:拳头没有,偶尔会有人用手指头指一指我。大多数时间拍摄都很顺利,车里的人们都在享受着当时幽默的气氛。我也被这种氛围感染着,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们要去哪里。很多时候我都是回去之后才知道照片里拍下了什么内容,只能祈求拍到最好的瞬间,这个项目的拍摄过程很有趣。

VICE:此次将这些照片重新编辑成书,图书这种形式在哪些方面吸引您呢?

曼德尔:我对图书的热爱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的加利福尼亚,我很庆幸那个时代的人们喜欢美国艺术家爱德华·鲁沙(Edward Ruscha)做的那些小书,那也是我所受教育的一部分。每次他发行一本书,都会举办一个开幕活动,摄影界人士都会在一起聚会。他的书都很有意思,比如《有色人种》里其实就是一些仙人掌的照片;还有他的《皇家道路测试》,打开这本书,里面都是有关日期、时间、天气和各种车的信息,就像一个实验数据的记录本。总之,鲁沙做的就是这样的书,我认为这是一个无需画廊而将照片集结在一起的好方法。我喜欢书,因为我能自己掌控成书的过程。1971年,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当时花了800美元,印了大概1000册,从此一发不可收。

搜狗截图17年05月16日1613_1.jpg车中百态 麦克·曼德尔 摄

VICE:您的这些摄影项目用过很多形式进行展示,比如摄影书、海报、棒球卡等,似乎是以收藏为主题的,你对这一点怎么看?

曼德尔:我从来没这么想过。当初做《证据》的时候,我们就是从理解不同的摄影风格的角度出发,有很多艺术家都忽略了信息库的使用。我和萨尔坦都对信息库很感兴趣,我们两年时间翻阅了数百万张照片,找到了这些开放式的、容易引发歧义的照片,主要是从创造未来的高科技公司找到的:武器和航空器等。这些是引起我们注意的照片,我们住在加州,那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你住在德克萨斯,就没机会接触诺斯洛普飞机或洛克希德公司。但是我不认为《证据》是一本目录,我们肯定不是那些作品的“策展人”。将这些照片分别从原来的环境中抽离出来,与其他照片在一本书中建立新的联系:连续的信息在一种内在的线性发展中形成新的形态,表现出对未知科技的恐惧。那才是《证据》想要表达的理念,也是它与众不同的地方。

VICE:《车中百态》这组照片多年后再次展出,您认为其影响力和第一次亮相有什么变化吗?文化的变迁会对这组作品的影响力有所改变吗?

曼德尔:不可否认上世纪70年代是一个黄金时代,那时制造的车都很结实,又大又重。现在也有那样的车,不过都很丑。那时候开车不像坐飞机,人们的安全意识还比较差,没人系安全带,还处于一个幼稚和无知的年代。所以从照片中能看到,孩子们在车里很自由,动来动去,人们在车里抽烟,开着车窗,缺乏警惕性,而现在车里都有空调,车窗都关着。所以如今看到这样的照片,是对那个时代的一种怀旧。

本文选自《中国摄影报》,转载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