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访谈|有意思的摄影作品都在书店或画廊里

2017-06-12 10:33:42 来源:中国摄影报 【合作】 作者:鸣谦 编译 编辑:张双双
分享:

出生于巴西的古斯塔沃·索萨(Gustavo Sousa)在商学院毕业后就开始从事营销工作,后来前往纽约学习设计,一年之后开始为知名的广告公司“母亲”(Mother)工作。后来他移居伦敦,作为执行创意总监领导团队做时代啤酒(Stella Artois)项目的时候只有29岁,2013年,索萨成为该公司的合伙人。在为“母亲”工作的期间,索萨和很多艺术家都有过合作,比如摄影师安妮·利博维茨和伯特·斯特恩,电影导演维姆·文德斯,画家罗伯特·麦金尼斯和设计师巴勃罗·费罗等。2015年,索萨离开“母亲”创建了自己在纽约的公司——基洛公司(Kilo Industries),为比利时的福佳白啤酒公司重塑品牌并发展了新的创意理念。

近日,索萨接受了美国摄影界新闻(PDN)的采访,探讨了广告界和当代摄影的现状,以及摄影师应该和创意界人士发展良好关系的原因。

PDN:在离开“母亲”创建基洛公司之前,你正考虑在巴西创建“母亲”的分部,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

索萨:在纽约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注意到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广告创意界人才其实都是自由职业者。他们看上去更开心,能赚到足够的钱,只做那些自己愿意做的工作。如果你是一个创意人士而且很开心,那么肯定可以把工作做得更好。巴西有很多好的广告公司和创意人才,但不知道为什么商业模式很老套,和美国上世纪80年代时差不多。现在情况好多了,自由创意人士的工作更容易,也更高效了,他们都是独立组建团队进行工作。客户来找你是真的需要你,这种工作方式对客户和工作团队都更好。除了非常大的项目之外,这种工作方式都很有效。

PDN:客户看中你哪一点?某种特殊的审美标准?

索萨:在广告业,在为某一个客户服务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是否应该有一种明确的审美标准。作为一位艺术家,我喜欢极简的表现方式。我的画都是非常简洁的,我喜欢这种风格。而就广告和设计而言,通常要视具体工作而定。审美必须要和创意相契合,你要成为一个策展人而不是艺术家。作为创意人士,我喜欢的以及人们喜欢我的一点就是,我一直努力做到越直接越好。

PDN:所以客户看重的是你有能力针对某个特定的工作组建一个团队,对吗?

索萨:正是如此。

PDN:当代摄影在哪些方面吸引你呢?

索萨:胶片,人们又开始使用胶片了。还有抽象,我一直喜欢摄影和拍摄,而且我认识很多摄影师。作为艺术总监,你必须懂一些摄影,这就像音乐一样,你可以听很多音乐,但是当你开始弹奏一件乐器的时候,完全又是另一回事了。现在我又开始自己拍照片了,这依然需要下一些决心。现在有意思的是,你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照片,比如在Instagram上,每个人都在拍漂亮的照片,但不是每个人的照片都会给人惊艳的感觉。摄影中有一种非常细微的感觉非常难以解释,但你可以从中看到一些独特的东西。摄影是一种令人震撼的艺术形式,但是想要拍好非常难。

PDN:你都在哪里寻找摄影作品?

索萨:互联网和书店。从互联网上什么东西都可以找到,这很有意思,但如果你真想找到与众不同的作品,还要去书店、画廊或博物馆,因为在那里你能找到互联网上找不到的东西。而且与从电脑上观看相比,看书能与摄影建立起来一种完全不同的关系,就像听黑胶唱片一样。我走在哪里都会看照片,每次我听说一个摄影师,就会在网上查一下资料,我发现最有意思的摄影作品都是在书店或画廊找到的。

PDN:现在你开了自己的公司,摄影师们会直接联系你吗?

索萨:有几种不同的方式吧。我有很多在广告公司工作的朋友都离开做了摄影师的代理人,还有一些直接成为了摄影师。以前在图片代理机构工作的时候,总会有人不断地给你发邮件或当面向你展示作品集,而你总是因为要忙着很多其他事情而无暇顾及,现在我会更加关注摄影师,因为自己开了公司,我要认识更多人,发现更多新摄影师,通过朋友认识更多朋友,所以我现在比以前见到的摄影师更多了。

PDN:比利时福佳白啤酒品牌是基洛公司的第一个项目,是你和摄影师马塞洛·戈麦斯一起做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他适合这个项目的拍摄?

索萨:我是通过以前一个在广告公司工作的朋友认识他的,我们在一起喝过咖啡,我看了他的作品,非常喜欢,具体原因很难解释,他的照片表现出来那种感觉很特别、很温暖。另外,他工作的方式,比如用胶片,不用大场景,所有这些我都喜欢。在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拿到了第一个项目之后,我想要用一种非常个人化和多样化的方式表现自然,所以我就想到和他一起做这个项目。还有,我想向他学习如何能将照片拍得更好一些,我觉得他可以教我一些东西,当然大家看到的照片,99.9%都是戈麦斯拍摄的,但是和他在一起工作是一种难忘的经历。

PDN:你和哪些知名摄影师一起合作过?

索萨:我们想为时代啤酒拍摄一张经典的照片,照片很简单,但我们想要最好的摄影师来拍摄,所以我们请来了安妮·利博维茨,在为时代啤酒拍摄之初我们还请过伯特·斯特恩。最近我们和西班牙摄影师纳乔·阿莱格里合作的比较多。为一项工作找到合适的人非常重要,我要愿意与她或他合作,还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一些东西。和国际品牌合作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认识不少优秀的业内人士。

本文转自《中国摄影报》,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