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珍藏马丁·帕尔|是什么让人成为摄影师?

2017-07-13 16:08:28 来源:中国摄影出版社 【约稿】 作者:译/唐小佳 编辑:张双双
分享:

文/瓦尔·威廉姆斯(Val Williams) 译/唐小佳

20170621172855_4312.jpg

马丁·帕尔在《青年摄影师指南》 (Instructions to Young Pho- tographers )一书中的献词,这是帕尔年轻时,他的爷爷送给他的一 段话。

是什么让人成为摄影师?具体来讲,是什么驱使一个20世纪60年代早期的英国学生决定选择成为摄影师? 他生活的环境对摄影师这一职业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摄影师是充满戏剧性且特立独行的人,如塞西尔·比顿(CecilBeaton)与约翰·弗伦奇(John French); 或是年轻的时尚异教徒,如大卫·贝利、特伦斯·多诺万(TerenceDonovan)与赫尔穆特·牛顿;或是顽固的守旧派,如照相机俱乐部的狂热分子和近代的画意派; 或是充满魅惑的拜物教徒,如那些业余摄影师、独行侠 和某些企业家等。总体来说,艺术家就是一群异类,他们与众不同、放荡不羁,受人尊敬也令人吃惊。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和邓肯·格兰特(Duncan Grant)等人,就在混乱的工作室中有着迷乱的私生活,为人健谈又善变,且都是殖民地俱乐部(ColonyClub)的会员。这样的他们令英国社会笼罩于一层阴冷潮湿、单调乏味、声色黯淡的氛围。

在横跨海峡另一边的法国,摄影师们则受到了社会上前所未有的尊重,既有罗伯特·杜瓦诺(Robert Doisneau)专注拍摄巴黎年轻人日常生活中幽默风趣的瞬间, 也有亨利·卡蒂埃 - 布列松游历世界,用心关注各地民生疾苦。在美国,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与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已经在为《时尚》(Vogue)杂志工作,将桀骜不驯的街头摄影带入时尚圣经之中。但是在英国, 极少有人认为摄影能够为年轻一代带来激励或引发创作的灵感。

20世纪50年代,德国收藏家赫尔穆特·盖恩斯海姆(Helmut Gernsheim)在友人的提议下开始收集英国摄影作品,而提议者就是博蒙特·纽霍尔(Beaumont Newhall),一位居住在纽约的策展人兼摄影作品收藏家。 同时,他还用英语撰写了摄影史,成为早期为数不多的 关注摄影历史的作家之一。盖恩斯海姆尽其所能,四处寻找英国摄影史的相关资料,不论是旧货店、二手书店,还是私人家庭阁楼和学院机构等,都遍布了他的足迹。他的收藏日渐丰富,包括朱丽亚·玛格丽特·卡梅伦(Julia Margaret Cameron)、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温妮弗莱德·卡森(Winifred Casson)、霍瓦登夫人(Lady Hawarden)、福克斯·塔尔博特(Fox Talbot)、希尔和亚当森(Hill andAdamson)、亨利·佩奇·鲁滨逊(Henry Peach Robinson)以及罗杰·芬顿(Roger Fenton)等众多摄影师的伟大作品。1969 年,盖恩斯海姆的《摄影史》( History of Photography )第一次出版发行,这本书为世界提供了坚实且大量的英国摄影史料,内容丰富且引人入胜。尽管盖恩斯海姆的收藏最终由于建立英国学院的需要,出售给德克萨斯州立大学,但这部《摄影史》多年来一直是了解英国摄影史的重要资料。

不过,年轻时的帕尔似乎不太可能有机会接触到盖恩斯海姆这本书,而且他也不太可能看过卡蒂埃 - 布列马丁·帕尔在《青年摄影师指南》(Instructions to Young Pho tographers)一书中的献词,这是帕尔年轻时,他的爷爷送给他的一段话。马丁·帕尔松和布拉塞(Brassa?)的著作,因为他们的作品很难在英国买到,对那些游历欧洲或因为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关系有机会接触到此类出版物的人来说,也并不熟知。此 外,两场在英国摄影界具有重大意义的摄影展:比尔·勃兰特与亨利·卡蒂埃 - 布列松的摄影展也还没有举办, 这两场知名摄影展为英国社会敞开了大门,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什么是摄影。1965 年,摄影类先锋杂志《相机主人》( Camera Owner )—后更名为《创意摄影》 ( Creative Camera ),在主编比尔·杰伊(Bill Jay)的带领下转变成专注艺术摄影的杂志。但众多推动摄影运动的活跃分子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还并未出现,他们包括20世纪70年代《创意摄影》的主编彼得·特纳(PeterTurner),时任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摄影部策展的马克·哈沃斯 - 布斯(Mark Haworth-Booth)和伦敦摄影师画廊的创办人苏·戴维斯(Sue Davies)等。

20170621172921_5137.jpg

帕尔学校的成绩单,1966年夏。

20170621172941_8778.jpg

马丁·帕尔1968—1969年在学校的成绩单。他的辅导老师这样记录:“他对于摄影很有天分, 也有能力进入艺术领域,但是如果他对于学习的态度依旧如此差的话, 那么想要实现他自己的潜力恐怕机会渺茫。”

帕尔的童年时光在英国的乡村度过,小时候生活在英国南部萨里郡的切斯顿(Chessington),直到青年时代才搬到埃普瑟姆旁的阿什特德(Ashtead)。这里与其他郊区一起形成了一个包围伦敦的圆圈,包括米德尔塞克斯郡(Middlesex)、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埃塞克斯郡(Essex)的一部分、肯特郡(Kent)以及萨里郡。它们在表面上看起来是毫无前途的穷乡僻壤,却诞生了众多活跃在 20 世纪 60 年代晚期和 70 年代早期的摄影师,以及新摄影圈的中坚力量,他们让英国人逐渐认识到摄影也可以被视为一种艺术形式,对英国摄影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这些人包括彼得·特纳、苏·戴维斯、 德雷克·瑞杰斯(20世纪70年代晚期到80年代早期新风尚文化的摄影师之一)、艺术家海伦·查德维克(Helen Chadwick)、乔·斯彭斯(Jo Spence,她开发了照片疗法)、 巴利·莱恩(Barry Lane,大不列颠艺术委员会首位摄影总监),而这些人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都与艺术圈或者伦敦波西米亚群体没有任何交集。“伦敦的波希米亚”也被称为早期现代主义,以特立独行著称,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主宰着英国的主流艺术圈。而且他们与西特韦尔(Sitwells)或布卢姆斯伯里(Bloomsbury)群体以及比顿艺术圈,甚至包括20世纪60 年代不断受到关注的流行文化群体也毫无联系。不论是伦敦还是具有影响力的英国中北部地区的艺术精英教育学院(包括利兹、 赫尔、纽卡斯尔以及考文垂等地),都和他们不存在任何关系。客观来看,那些艺术圈或群体非常封闭,且具有排他性。那群人都是杰出的精英,过着自由放荡的生活, 或来自上流社会,或文化背景一致,这样的世界对于郊区生活的年轻人来说毫无吸引力或毫无任何可预见的前景。英国顶尖艺术学院的承袭系统往往被艺术学教授及其弟子们把持,筛选的原则也存在性别歧视、恐吓威胁 和偏袒徇私的问题,在这个系统里留下的所谓最适合的人选多成为参照规范和标准。 在这样的世界里,摄影占据着一个特殊的席位,概念主义者以及波普艺术家一直利用摄影来完成创作,这些人在英国艺术学院中往往拥有很高的地位。但在这个狭窄的群体之外,没有合适的人选为大众传授摄影的理念。而进行摄影实践的另一群人就是理工学院的学生, 他们仍旧固守着自己的技艺和工艺现状。在英国艺术学院教书的教授之中,极少有人意识到欧洲摄影传统的伟 大。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从大西洋对面即将袭来的充满能量的摄影“飓风”。当这一股“飓风”最终侵袭英国之时,那些腐朽的艺术学院仍旧无动于衷, 却影响了帕尔这一代年轻人,令他们认识到摄影的价值和生命力。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大部分都是自学成才, 因此在学习的过程中会加入自己的规范和准则。

本文选自

20170621173017_7729.jpg

《珍藏马丁·帕尔》

【英】文/瓦尔·威廉姆斯 | 著

唐小佳 | 译

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

图片与文字经出版社授权连载,阅读全书请购买正版

马丁·帕尔(Martin Parr)的摄影作品,容易令人们感到些许不快。他将我们的日常食物、穿着以及我们游览过的地方均以戏谑的手法表现出来;同时,又极其细致入微地展现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些人也许会认为马丁·帕尔是在将我们缺乏良好生活品味与判断力的现实问题,通过摄影这种方式向人们展现出来,尤其后期他选择使用彩色摄影技术以记录现实世界浮华的名利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马丁·帕尔仅仅是记录了大量的社会问题,这类人群也许深谙政治,但并不看重针对摄影伦理道德提出的相关观点,特别是在英国国内出现的。他们认为帕尔所记录的社会问题包括松散的社区纽带、对于物质消费的狂热追捧、全球休闲度假的旅游热潮、英国中产阶级的名利场,以及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次阶级”虚影幻景等现象。也许,马丁·帕尔只是同生活在20世纪50和60年代的那些郊区儿童一样,一直是局外人、旁观者,他不属于任何地方,没有同盟,也几乎没有任何个人偏好。

——《珍藏马丁·帕尔》引言节选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