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珍藏马丁·帕尔:|名利场

2017-07-13 16:34:12 来源:中国摄影出版社 【约稿】 作者: 编辑:张双双
分享:

1992年,帕尔遇到了一位知音尼古拉斯·巴克,他是一名在BBC工作的导演兼制作人。巴克提出想要拍摄一系列关于英国生活方式的纪录片,且将关注点聚焦在人们如何建构其家庭的内部装饰设计。帕尔的工作就是在拍摄纪录片的同时,对巴克筛选出的候选家庭拍摄照片。《时代的标志》系列作品在拍摄之初,非常令人着迷,而且它也成为90年代引人注目的重要电视节目。首次上映时间是在1992年,人们观看着这些被精心挑选的候选人讲述自己的生活品味。该系列节目强烈地触动了英国公众敏感的神经,巴克和他的团队在选出最终出现于电视节目上的候选人之前,曾经邀请了2000多名报名者进行面试和试镜。与帕尔相比,巴克更加大胆且善于表达。但与帕尔一样的是,他们都拥有在通俗历史中定义某个瞬间并发起受大众市场欢迎的媒体事件的能力。他们二人所记录的是当某些设计构思转变成通俗的大众审美倾向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们的镜头也记录下了带有褶皱的百叶窗帘、马克杯架、干花以及实木厨房等事物逐渐消亡的过程。巴克为这部影片所挑选的候选人都是那些看着他们讲述时,不论你多么努力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的对象,尽管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也许会感到有些难为情。其中有一位年轻男子,自己卧室的墙上全部都是汽车图案,却不得不被自己的女友“侵占”,她选了一张花朵图样的被子以中和卧室中的男子气。另一位极简主义建筑师,则将自己的家也定义为自己品味的标志,他的家中全部都是白色,不存在任何摆件或装饰品。他的妻子面对镜头时吐露心声,说道:“要住在一个极简主义的环境中,你需要极大的勇气。不论何时,当朋友来我家做客,我总是觉得自己也像展品一样供人参观。”对于一对夫妇而言,在开关周围包上白色塑料方形花边设计,可以营造出一种“乡村风”的感觉;而对于另一家来说,一个仿都铎式风格的门厅也会给人带来一股“旧英格兰风情”的味道。

20170711145510_3600.jpg

苏(Sue)绝对给卫生间增添了一分柔美的女性气质。

20170711145536_1424.jpg

我们想要营造一种“乡村风”的感觉。

但是巴克并没有像帕尔那样冒险地把候选家庭只集中在社会的某个地区(毫无疑问,帕尔在过去这样做过),纪录片揭示了那些对中产阶级生活抱有幻想和期望的人们真实的生活景象,他们的房子与帕尔和巴克自己的房子相同。一对自以为是的夫妇坐在品味高雅的灰色与白色相间的客厅当中,谈论着他们是如何“对自己的生活、对想要的东西表现出充分的自信,并恰如其分地将自己的目标达成”,听到这样的言论,也只能随声附和两句。不论静态图像如何深刻敏锐,在这部纪录片当中,巴克超越了任何图像所能表达的深度。他触动了我们室内空间设计中的剧痛,揭示出那些事物的重要性超过与人的可怕瞬间,以及如菲利普·拉金(PhilipLarkin)的诗歌《家是那样悲伤》中所写的诗句一样“瞧瞧这些画儿,那些餐具,琴凳里的乐谱,那只花瓶”,这些都成为束缚我们,定义我们自身与他人区别的标志;它们也成为因我们所拥有的少得可怜的事物而产生或羞愧难当、或恐惧、或骄傲自大的原因。《时代的标志》也许从表面上看是在讨论人们的品味,但事实上是关于我们的梦想、欲望和自我感觉,要让自己变得更加有魅力、更加令人印象深刻、更加令他人满意的问题。其中有一对老夫妇对自己60年代的家具非常不满意,甚至感到绝望,但这只是长久以来他们实际问题的外在表现罢了。所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20170711145705_1775.jpg

我觉得路上的女性都对我抱着某种强烈的敌意,出于某种原因我偶然感受到了这股恶意,我想说的是,既然我为她们让

路,她们为 什么不能善待我一点。1994年,选自《从A到B》。

20170711150844_4685.jpg

在她的外表之下、内心深处,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女孩。1992,选自《时代的标志》系列作品

《时代的标志》所出现的时代,正是遗产文化被热烈讨论并关注的时候。当时出版了多本著作,如保罗·索鲁(Paul Theroux)在1995年出版的《到英国的理由:滨海王国之旅》(Kingdom by the Sea: A JourneyAround the Coast of Great Britain),帕特里克·赖特(Patrick Wright)1985年出版的《生活在一个古老的国度》(On Livinginan Old Country),罗伯特·休伊森(Robert Hewison)在1995年出版的《英国文化与检查: 1940年以来的艺术与政治》(Culture and Consensus: England, Artand Politics Since 1940)等,都讨论了关于英国民族文化含混不清的问题。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是人们关注的焦点问题,正如现今娜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在2001年出版的《没有标识》(No Logo)和埃里克·施洛瑟(Eric Schlosser)在2001年出版的《快餐帝国》(Fast Food Nation),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讲意义相同。

20170711150908_5009.jpg

保守党“仲夏疯狂”派对,巴斯,埃文河

1986年9月,选自《生活的成本》系列作品。

帕尔自20世纪80年代末就展开了对这个主题的探索,在《生活的成本》和《小世界》等系列作品中都有体现。1979—1990年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作为首位英国女首相的执政时期,她不仅仅改变了英国的社会和经济面貌,同时也改变了英国社会的文化和视觉呈现。在撒切尔政府允许私人购买社会住房政策的刺激下,人们争相购买自住房,由此也产生了新建住房的井喷式发展—成排建造的设计奇特、比例不协调的后现代主义风格的英国房屋开始出现,还包括了为低收入家庭设计建造并出租的政府救济福利房。而且新政策也催生了门廊和温室设计的出现,DIY产业蓬勃发展。对于帕尔而言,《时代的标志》不单单是他同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有趣的合作,从许多方面来讲,他更是通过这次合作总结了自己在70年代和80年代所关注的问题,并最终承认了自己在20世纪70年代拍摄的英国—他所深深喜爱的那个英国最终已不复存在。在严格的卫理公会派的培育下,帕尔相信勤勉与朴素是生活的信条,但也导致帕尔对于巴克拍摄的很多内容并不赞同,而且置身于这样的环境当中并不容易。

20170711150955_6616.jpg

《时代的标志》中的作品出现在布里斯托尔公交车站台的海报和伦敦地铁站中。

在某种程度上,撒切尔革命带来了全国财富的不断增长,同时伴随着物品消费业和服务业的竞争,也因此令普通英国人购买许多商品更加便捷。人们也第一次体验到去泰国或非洲度假并不会比去希腊或西班牙贵很多,而且自助组装式家具设计的连锁商场开始出现,如Hab-itat、MFI以及宜家家居,这意味着对于高阶品牌的消费者来讲能够在更大范围购买更多不同种类的家具和家居用品。如果说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时代,一点也不奇怪:去非洲和印度的游客被当地人伏击或纠缠,这是他们在欧洲度假时完全没有体验过的;而不同风格生活方式的持续扩散,不可避免地导致室内设计时不时出现奇特混乱的创意和想法。我们可以说帕尔与巴克合作的《时代的标志》及其之后所拍摄的关于人与汽车的作品《从A到B》(From A to B),还有他独立完成的《小世界》系列作品都是在嘲讽那些充分利用新机遇的普通人。也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本意正是如此。但在嘲弄背后,还透着一股悲伤,一种对六月大街和赫布登布里奇的怀旧之情,他怀念海边旅行以及度假营的生活,那是帕尔心目中理想化的生活方式。

20170711151025_2743.jpg

莱切斯特林东(Leicester Forest East)高速公路休息站的卫生间和 咖啡厅中都摆放着《从 A 到 B》系 列作品,1994 年。伦敦摄影师画廊,马丁·帕尔(左 二)在“小世界”展览的开幕式上, 1995 年。

对于帕尔来说,20世纪90年代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与巴克的合作也许是他事业上最具成效的一次,他的作品由此得到了惊人的曝光量:照片配上接受采访者的引述展示在所有伦敦的地铁站和全英国的公交车广告牌上。此外,帕尔也开始接受来自《每日电讯杂志》 (Telegraph Magazine)图片编辑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的委托拍摄工作,《时代的标志》系列作品不仅被《星期六电讯报》(SaturdayTelegraph) 的 增 刊 引 用 并 进 行 专 题 报 道 , 同 时 也 在 《 星 期 日 独 立 报 》 (Inde-pendenton SundayMagazine)中特别撰文进行讨论报道。

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对帕尔而言是创新与巩固并存的时代。在拍摄极具影响力的图片系列的过程中,他也磨练出引人注目的组织能力与宣传技巧,从而保证自己的所有作品都能够被出版成册并组织展览。在教学方面,他也是一位极具影响力与权威的教师,尤其在法纳姆学院的教学工作。同时他也是一位严谨的收藏家,收藏摄影书和明信片,在20世纪90年代,他的藏品能够与(甚至超过)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及国家摄影博物馆的藏品相媲美。现在他的摄影作品极具市场价值,而在今后的数年间,我们也能够看到他无限的可能。

本文选自

20170621173017_7729.jpg

【英】文/瓦尔·威廉姆斯 | 著 唐小佳 | 译

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

图片与文字经出版社授权连载,阅读全书请购买正版

马丁·帕尔(Martin Parr)的摄影作品,容易令人们感到些许不快。他将我们的日常食物、穿着以及我们游览过的地方均以戏谑的手法表现出来;同时,又极其细致入微地展现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有些人也许会认为马丁·帕尔是在将我们缺乏良好生活品味与判断力的现实问题,通过摄影这种方式向人们展现出来,尤其后期他选择使用彩色摄影技术以记录现实世界浮华的名利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马丁·帕尔仅仅是记录了大量的社会问题,这类人群也许深谙政治,但并不看重针对摄影伦理道德提出的相关观点,特别是在英国国内出现的。他们认为帕尔所记录的社会问题包括松散的社区纽带、对于物质消费的狂热追捧、全球休闲度假的旅游热潮、英国中产阶级的名利场,以及在20世纪80年代出现的“次阶级”虚影幻景等现象。也许,马丁·帕尔只是同生活在20世纪50和60年代的那些郊区儿童一样,一直是局外人、旁观者,他不属于任何地方,没有同盟,也几乎没有任何个人偏好。

——《珍藏马丁·帕尔》引言节选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