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评论|在“日常”中观看

2017-08-25 09:06:59 来源:影像国际网 【原创】 作者:周仰 编辑:张双双
分享:

在“日常”中观看

——“日常”系列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述评

文:周仰

>> 日常”系列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专题 

摄影术自发明起,照相机就与“远方”形影不离:作为远征、科考、探险忠实的仆从;随着大众旅游的兴起,成为游客手中不可或缺的伴侣。而另一方面,尤其是20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将镜头对准了身边事物,正如约翰·萨考夫斯基(John Szarkowski)在《威廉·埃格尔斯顿导读》(William Eggleston’s Guide)中提及,“从客观、历史的角度来审视,20世纪中多数的摄影杰作,均取材于那些人们称之为琐碎的平凡事物”。

当然,日常生活从来就是民间照片的主题,但似乎直到今天,已经有了无数先例之后,人们还是需要一些说服,才能将来自身边的影像看作某种“严肃的”创作。自2015年起,中国摄影家协会影像国际网(www.photoint.net)主办的“日常”系列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便可看作是这样一种说服的声音——尽管两年的展示分别以“观照”和“遇见”为主题公开征集,但“日常”这一概念作为框架,无疑很大程度上确定了作品的基调。两年来,“日常”系列呈现了超过60位中外青年摄影师的作品,无论内容、器材和手法,这些作品大多都以个人经验、记忆或情绪等为切入点,引申出对当代青年及社会的体察。作为“旨在让年轻人发声、发现摄影新力量”的展映,主办方选择的基本上都是崭露头角且具有潜力的青年摄影师,其中,中外各占半数的比例也能够让观众充分地了解中国摄影师和其他国家、尤其是亚洲其他各国摄影师在关注点和创作方式上的异同。

Homayra_on_above_01.jpg霍迈拉·阿迪巴(Homayra Adiba)作品《屋顶》(Where Blue Birds Fly)

从2015年的“日常-观照”来看,虽然都取材于身边,但中国的摄影师更多从“内心”着眼,而来自邻国及海外的作品则更多地立足于脚踏实地的叙事。“心情”、“行走”、“孤独”、“自省”等词汇在中国摄影师的阐述中高频率出现,例如“你内心总有一些蠢蠢欲动的因子在翻滚,继而演变出各种变幻的情绪”,或者“我拍摄的这些照片大多是些不为人所注意或即将消逝的事物,正因如此,它们得以回归于存在的本真状态”,这些堆砌着优美词藻或近乎哲思的句子读起来颇像回事,却容不得细想。这些谜语一般的影像本身倒是值得凝视,但配上同样暧昧不清的文字阐释,无异于用隐喻解释隐喻,只能将观看者引向一片虚无。相对而言,孟加拉摄影师霍迈拉·阿迪巴(Homayra Adiba)的《屋顶》(Where Blue Birds Fly)同样给我们看到一些不明确的照片——阳光中被遗弃的拖鞋、长满植物的洗手池和许多背影——神秘的气氛弥散在这些微微泛着青色的照片里,而其阐述寥寥几行,并未引用哲学家的话也没有出现空洞的情绪,她以平实的语言描述了记忆中与屋顶有关的瞬间,既解释了摄影师关注屋顶的原因,也成为照片在时间维度上的锚点。

01_myrecollections.jpg前田美津(Mitsu Maeda)作品《我的回忆》(My Recollections)

尽管不少中国摄影师强调了情绪的私人属性,但《日常-观照》所呈现的20多组作品中,真正将镜头对准私人空间的则是分别来自孟加拉和日本的两位摄影师。萨卡尔·普罗蒂克(Sarker Protick)和前田美津(Mitsu Maeda)不约而同地拍摄了自己年迈的祖父母。大约2009年,前田的外祖母开始出现阿兹海默症的迹象,当她第一次看到外祖母大喊大叫着无法理解的话语,她感到不知所措,因此拿起了相机。对前田来说,摄影不仅是记录某种生活的状态,更是无法交流的情况下继续与外祖母发生关联的方式。2012年起,她的外祖母住进了养老院,前田和母亲几乎每天都去探望,她也持续拍下一家人在一起的状态,影像平实却充满了动人的细节,对她来说,“摄影是冷静但带着感情去观察生活中细节的方式”。这个仍在进行中的私人拍摄项目不仅呈现了各种状态中的外祖母,对着镜子发愣或者闭着眼大喊,同时也包含外祖母不在场的时刻:母亲独自在房间里沉思,或者地点不明的河川风景。她在阐述中写道,拍下这些照片是为了铭记当下,“不然的话,日子会就从身边溜走”,或许可以说,外祖母充当了前田在日常生活中举起相机的一个理由,因此也就可以理解,她将这个系列命名为“我的回忆”(My Recollections)而不是“外祖母的回忆”。《我的回忆》呈现了一系列黑白的影像,但不同于一些年轻摄影师将高反差的黑白效果当作坏照片的救命稻草,前田选择使用影调柔和的黑白胶片显然经过深思熟虑,她“希望观众不那么强烈地意识到影像中切实的时间地点”。

Sarker Protick  - 当下 - 孟加拉.jpg萨卡尔·普罗蒂克(Sarker Protick)作品《当下》(What Remains)

无独有偶,孟加拉摄影师普罗蒂克也是因每日看望祖父母时无言以对而开始拍摄,对他来说,相机是延长探视时间的手段,他也借此探索两位长辈如何面对衰老。普罗蒂克的拍摄“成果”——命名为“当下”(What Remains)的一系列照片——有着惊人的效果。他采用曝光过度的手法,让照片中的人或物看起来仿佛马上会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又让观众联想到等待进入天堂的状态。这些极简的影像没有将衰老的残酷拿出来恐吓观者,或者试图引起同情,而是把我们带入某种冥想的氛围,去思考如何在经历死亡和失去之后继续生活。2015年,《当下》这个项目获得了世界新闻摄影大赛(World Press Photo)日常生活类别图片故事二等奖,不过相比荣誉,拍摄带来的更有价值的回报是让普罗蒂克找回了与祖父母的亲密感。在与《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图片编辑的访谈中他提到,祖母去世后他就结束了拍摄,尽管依然每周看望祖父,但他“已经不需要借助摄影来消耗与祖父相处的时光”,他说,“有时候,摄影能给你的不仅仅是一张照片。”

5 2014后山整理8014.jpg张一作品《后山》

2016年的“日常-遇见”展示的作品扩展到了43组,让人欣喜的是,其中看到更多的中国摄影师以家乡或对故土的记忆为切入点进行纪实性质的拍摄,比如张一的《后山》和尤文虎的《生长》,后者是摄影师在雨季回到故乡宁夏西海固拍摄,画面中的绿色生机展现了我们所不熟悉的黄土沟壑。随着西海固生态移民的推进,故乡变得越来越寂静,尤文虎用相机追寻关于逝去奶奶的记忆和曾经的温暖痕迹,可贵的是他并未诉诸虚晃或失焦的影像来表达回忆,而是拍摄了现实中的人、景、物。在他视角平实的照片中我们明确感受到摄影师的目光饱含情感,每一张焦点清晰的肖像都昭示着摄影师与拍摄对象的亲密交流。北京的摄影师张一住在京郊一处小山脚下,《后山》中的照片便是他2011年至2014年上山散步时拍摄。乍一看这些黑白影像似乎纯粹是自然的风物,不同季节的植被和山石,在符合传统审美的光线中被拍摄下来,渐渐地,照片中出现了人的痕迹,铁丝网和树枝制成的篱笆、种得整整齐齐的苗、空酒瓶排成的分界线,偶尔还有人打电话的侧影。这些是周边居民自己占用的土地,但张一并非去揭露什么“不文明”现象,而是冷静地旁观这种人进入自然的方式,并把判断的权利留给每个观看者。

1-31.jpg尤文虎作品《生长》

尽管2016年的增加了实体展览的呈现形式,幻灯演播依然是“日常”系列主要的展示方式。理想状态下,照片配以音乐的展示形式无疑有许多优势,不仅让展映脱离了场地限制——即便不能到现场集中观看,观众也可以在网络上看到这些作品,而且还让照片超越了纯粹视觉体验的范畴,听觉感官的加入能丰富观看者对作品的感知。多年前马格南图片社推出过一系列“动态马格南”(Magnum in Motion)的多媒体/流媒体项目,极具拍摄地区风格的原创音乐配合流畅的剪辑节奏,让人能反复观看而不厌其烦。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以动态的视频来呈现静止的照片,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毕竟,作为凝固的时间和现实的切片,静止本是摄影根本的属性,更何况大多数摄影师并不具备“动态马格南”的制作团队,很难达到多媒体展示的理想效果。在如何让照片“动起来”方面,大多数摄影师选择一张接一张简单的切换或叠化,少数则在照片上进行推拉摇移,难免显得动作有些单调;配乐则常常是弦乐甚至古琴曲目,舒缓的节奏显然对初次尝试剪辑的摄影师来说更容易把握,但连续观看下来,也容易产生催眠效果。近几日,以“日常-心像”为主题的第三届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又开始了征集活动,或许有了前两年的经验,新一批摄影师能够更全面地思考音乐、动态效果与照片的关系,向我们展示更多更成熟的多媒体作品。

>>点击 日常”系列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专题 了解更多

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周仰,摄影师、译者,并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学院担任外聘摄影课程教师。在上海持续拍摄个人项目,作品关注年龄、遗产与记忆。她拥有上海外国语大学广播电视新闻专业学士学位和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报道摄影硕士学位。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