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摄影是什么颜色的?

2017-09-22 15:02:36 来源:影像国际网 【约稿】 作者:马小呆 编辑:Lee.W
分享:

罗伯特·弗兰克:黑白就是摄影的色彩。

森山大道:通常人们所目睹的,是形形色色的彩色空间,但是,若能通过黑白照片,则可以看见另一个现实。

 乔尔·迈耶罗维茨:彩色世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你所生活和呼吸的都和色彩有关。

拉里·伯罗斯:色彩,只要运用得当,就能制造情绪;而情绪,只要处理得当,就能成为艺术。

最近,小编听了一期节目,突然对摄影的颜色产生了兴趣。关于这件事,在历史上摄影家们众说纷纭,细细琢磨也是蛮有趣的……

自1839年摄影术诞生以来,黑白一直是记录摄影的经典形式,而彩色摄影则被认为是商业摄影师与业余摄影爱好者的玩物。

直至20世纪70年代,人们才渐渐重新认识彩色摄影,认可其真实再现客观现实的能力,而黑白摄影则因其去除色彩、抽象表达的特点,而逐渐成为更为艺术化的创作方式。

在黑白摄影与彩色摄影这里,历史开玩笑似的将两者调换了位置。


1938年的柯达克罗姆胶片包装盒

1935年,随着柯达克罗姆胶片的诞生,彩色摄影在全球范围内席卷风潮,最早发迹于商业领域。在经济大萧条期间,正是广告业对彩色摄影的探索与发展,赋予消费品以诱人而光鲜的表象,并协助建立起彩色摄影的某些表现倾向。

 此时的彩色摄影,尽管在商业领域迅速普及,但固有观念在摄影界仍占据主流——大多数职业摄影师认为胶片的华丽色彩,容易造成对客观现实传达的偏离,使观看者带有更多主观情绪。

虽然有史料证明,早在柯达克罗姆胶片诞生后不久,罗伯特·卡帕、亨利·卡帝埃-布列松、安塞尔·亚当斯等摄影大师就已经拍摄了彩色照片。被称为现代摄影之父的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更是早在20世纪初就拍摄了彩色照片。

但由于彩色冲印技术的滞后与狭隘的创作观念,他们颇为一致的几乎从未公开过这些作品,直到多年以后才被他人整理、发表。



20世纪初,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拍摄的彩色照片


穿比基尼的女人,法国多维尔,1951年8月 罗伯特·卡帕摄


1959年1月,美国《生活》杂志刊登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关于中国的彩色摄影报道


约塞米蒂瀑布,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1953年 安塞尔·亚当斯摄

此时的摄影界,由于题材通常涉及政治、历史、人性等严肃话题,从事社会记录的摄影家往往选用黑白——这种看似更为客观、冷静的表现方式。

沃克·埃文斯说:“彩色摄影家们的色彩就如同噪音,(他们的)色调就如同轰鸣的发动机让人难以忍受。”

 而从事艺术创作的摄影家,也不愿轻易放弃在“摄影是否是艺术”的论战中,好不容易赢得的黑白——这种摄影区别于绘画的独家特质。

莎拉·莫恩说:“我始终相信摄影的本质是黑与白,色彩仅仅是摄影的一种偏离变异。除非你用的是非真实的色彩,比如宝丽来,或者把色彩降到最低限,让人无法用绘画来比较。”

有趣的是,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原本就是彩色的,基于摄影的本质,彩色摄影理所当然是记录客观世界时更自然的选择,但主流摄影界却由于历史、观念等原因,一味排斥彩色摄影。

这种倒错如今看来仍然颇有深意:摄影传统规范所拥护的理念与摄影的本质堪堪相逆,而其所反对的却恰恰是摄影原本应该具有的。

 历史的转折点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此时的美国逐渐兴起流行与消费文化,彩色摄影的运用随着商业与广告的发展日渐普遍。一点一滴的影响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慢慢渗透,也逐渐扩展到职业摄影师群体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实在不断逼迫当时的摄影师,面对并找寻一种新的表现手法来正视照片中的色彩。


红色天花板,格林伍德,美国密西西比州,1973年 威廉·埃格尔斯顿摄


无题,孟菲斯,美国田纳西州,1970年 威廉·埃格尔斯顿摄


红头发的女孩,比洛克西,美国密西西比州,1974年 威廉·埃格尔斯顿摄


无题,靠近明特城和格伦多拉,美国密西西比,1970年 威廉·埃格尔斯顿摄

1976年,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约翰·萨考夫斯基策划了名为“威廉·埃格尔斯顿的指引”的摄影展,展出作品皆为彩色照片。在那个时代,色彩与生活已经紧密贴合在一起,对威廉·埃格尔斯顿来说,彩色不是一种摄影语言的修辞手法,而是用事物的原本颜色去定义事物本身,继而透视美国社会现实中“彩色的空虚”。

虽然不是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第一次举办彩色摄影展,但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次展览的影响力之大,仍象征着彩色摄影终于得到主流艺术机构的认可。

 就在几乎同时期,大洋彼岸的欧洲也涌现出一批彩色摄影先驱,如丹麦摄影家科尔德·赫尔莫-皮特森、意大利摄影家柳基·西里、西班牙摄影家卡洛斯·佩雷兹·斯奎尔等。

在他们之中,丹麦摄影家科尔德·赫尔莫-彼得森更是早在1948年就出版了《122张彩色照片》,被认为也许是最早具有理性色彩特征的、专注于彩色摄影的画册。


丹麦摄影家科尔德·赫尔莫-皮特森作品


意大利摄影家柳基·西里作品


西班牙摄影家卡洛斯·佩雷兹·斯奎尔作品

此时,这一大批突破传统观念、投身彩色摄影创作的摄影家,不仅将不同颜色作为一种全新的表现方式,更借助色彩重新看待周遭的世界。

他们的作品让人们真正认识到无论作为信息的传达,抑或是效果的渲染,色彩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彩色摄影也终于回归其原本就应有的地位与价值。


金洁·肖尔在长堤旅馆,美国弗罗里达州,1977年 斯蒂芬·肖尔


黄金角,美国纽约,1974年 乔尔·迈耶罗维茨摄


葛兰峡谷大坝,美国亚利桑那州,1983年 乔尔·斯坦菲尔德摄

事到如今,关于“为什么是黑白”或“为什么是彩色”的问题仍然偶有看到。但是,争论不再聚焦于谁更高雅、谁更艺术、谁更难操控,此刻的不同选择只单纯关联着创作的主题、表达的情绪、传播的效果甚至个人的偏好,而无关其他。

还是恩斯特·哈斯——这个比威廉·埃格尔斯顿还要早十几年进行彩色摄影创作的老爷子说得好:

“彩色并不只是给黑白添加颜色,黑白也不是一张没有颜色的图片,每一种都需要以不同的认识去看待和应用。我们决不能就摄影师使用的胶片来判断,而是看他如何使用不同的胶片。”

摄影是什么颜色的?我想,能在拍摄之前、观看之后,对自己和作品多提这么一个问题,本身也是摄影师应当抱有的态度吧。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