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彩色摄影大师 皮特·特纳 去世,终年83岁

2017-09-26 13:16:10 来源:影像国际网 【转载】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964 年,摄影师皮特·特纳(Pete Turner)正在肯尼亚安波塞利国家公园(Amboseli National Park )执行拍摄任务,突然,一只孤零零的长颈鹿从他面前空旷的平原上飞奔而过,脖颈高耸,巍然矗立在地平线上。特纳用镜头将这只长颈鹿的孤独感全然捕捉了下来。

由此拍出的幻灯片(又称作正片,译注)曝光过度,不过特纳还是通过翻拍和滤镜将其保存了下来,并把它变成了一张壮观而怪异的全新照片。

偏离现实的手法在特纳的摄影作品中屡见不鲜。早在 Photoshop 图片编辑软件出现之前,他就已经是玩转色彩的老手。他为杂志、广告和专辑封面拍摄的摄影作品,色彩饱和度都非常高。

在摄影博物馆乔治·伊士曼之家(George Eastman House,另有译作乔治·伊士曼故居、乔治·伊士曼纪念馆,译注)制作的视频中,特纳说:“我使用的颜色都很鲜艳。我喜欢把色彩的饱和度推到极限。”该博物馆位于罗切斯特,曾在 2006 年和 2007 年展出特纳的作品。

摄影师杰瑞·尤斯曼(Jerry Uelsmann)是特纳的大学同学,擅长拍摄各种黑白摄影作品。他在一封邮件中说,自己曾经告诉特纳,当他看到特纳色彩饱满的摄影作品时,“有想舔一舔它们的冲动”。

经历了 60 年的职业生涯,特纳于 9 月 18 日因癌症在位于纽约州长岛温斯科特的家中去世,终年 83 岁。

1.jpg

图片版权 Reine Turner

特纳色彩纷呈的摄影风格在以下作品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置于海滩上的一只红黄相间的垃圾桶,背景是蔚蓝的天空;用梦一般的蓝色重新修饰的时报广场街景,近处下水道井盖上的积水倒映出了红绿灯的影像;用广角镜拍摄的一辆停放于得克萨斯州停车场的深黄色古董车,背景里一片灯火璀璨;在日出时金色阳光的映衬下,一群鸵鸟的剪影;一只缓慢穿过竹林的猎豹,它身上的黄黑色块与竹林大面积的绿色如液体般交融在一起。

2.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1973 年,特纳受《《Esquire》杂志委托,孤身前往冰岛南部岛屿赫马岛,拍摄海尔加费德火山爆发的画面。他是唯一前往这座小岛的摄影师。后来他向《1974 摄影作品年鉴》(Photography Year 1974,由 Time-Life Books 出版)的编辑讲述了当时的经历,那时岛上的 7000 人已经撤离,他在一座被遗弃的房子里度过了一夜。晚上不断有岩浆落在屋顶上,令他无法入睡。

3.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日出之后,他转移到后院拍摄火山喷发的场景,由此诞生了《新的黎明》(New Dawn)这幅特纳最为亦真亦幻的作品。在这幅摄影作品中,黄色、橙色和红色的岩浆沿着优美的弧线向火山的左侧喷洒而出,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指挥似的。特纳在拍摄时调低了曝光度,从而增加了色彩的饱和度。

4.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他在自己的网站上说:“那感觉就好像是身处科幻电影里一样。”

唐纳德·彼得·特纳(Donald Peter Turner)于 1934 年 5 月 30 日出生于奥尔巴尼。他的父亲唐纳德(Donald)带领一个 23 人的乐队在各地巡回演出,有一段时间主要在蒙特利尔活动。他的母亲原名露丝·默里(Ruth Murray),是一名家庭主妇。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对摄影非常着迷,14 岁时已经学会冲洗彩色相片。

2000 年,他接受《摄影界新闻杂志》(Photo District News)采访时说:“我喜欢黑白摄影,不过不知怎的,我被色彩深深吸引。我记得小时候到美术用品商店,看着那些水彩画颜料盒,心里禁不住想,‘这些颜色可真漂亮。’”

从罗切斯特理工大学(Rochest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毕业后(尤斯曼和他是同班同学),特纳应征入伍。服役期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位于纽约皇后区阿斯托利亚的一个作战摄影中心,冲印照片以及试验新型彩色冲印方法。偶尔,他也会受陆军委派,执行如前往佛罗里达拍摄火箭这样的任务,周末也会在曼哈顿寻找摄影素材。

退役后,特纳加入自由摄影师协会(Freelance Photographers Guild),受美国清风房车有限公司(Airstream trailer company)委派,跟随 43 辆房车组成的车队从南非前往埃及执行拍摄任务。这个长达数月的旅居经历,勾起了特纳想在非洲开展更多摄影任务的念头,而在此过程中积累的摄影作品也让他接到了来自《Esquire》、《Look》、《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Holiday》杂志以及广告商和好莱坞电影的摄影任务。他还曾在 1963 年电影《埃及艳后》(Cleopatra)和 1964 年电影《巫山风雨夜》(The Night of the Iguana)的片场负责摄影工作。

5.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特纳还与唱片制作人克里德·泰勒(Creed Taylor)合作。克里德·泰勒曾辗转多个音乐厂牌,其中以 CTI 最为知名。他们最开始认识时,特纳还在陆军服役。有一天,他在曼哈顿一间唱片店的货架上翻找唱片,发现吸引自己目光的专辑、特别是它们的封面,都是泰勒制作的。

特纳于是就给泰勒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很快他们两个人就开始了合作。有时候泰勒会让特纳为贝西伯爵(Count Basie)、韦斯·蒙哥马利(Wes Montgomery)和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等音乐家拍摄照片,还有的时候,他会在特纳以前的摄影作品中选取合适的图片用作专辑封面。长颈鹿的照片就被选作巴西作词人、音乐家安东尼奥·卡洛斯·若宾(Antonio Carlos Jobim)于 1967 年创作的专辑《波浪》(Wave)的封面。日出中的鸵鸟的照片则被用于颤音琴乐手米特·杰克逊(Milt Jackson)于 1972 年发行的专辑《向日葵》(Sunflower)的封面。

当特纳为 1968 年由 A&M 唱片公司出版发行的 Soul Flutes 的专辑《相信我》(Trust in Me)寻找合适的封面作品时,他找遍了过去的摄影集还是一无所获。

2008 年,特纳在接受网站 JazzWax 采访时说:“我对克里德说,‘拍两瓣美丽的嘴唇怎么样?不是你在《Vogue》杂志上看到的那种。我们找一个嘴唇漂亮的黑人模特,然后给她的嘴唇涂上颜料,创造一种与众不同的视觉效果。’克里德说,‘我喜欢这个主意。’”

6.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2006 年,特纳将 80 多幅用作专辑封面的摄影作品集结成册,出版了《爵士的色彩》(The Color of Jazz)。这本摄影集的封面选取了一个桃子罐头的照片,罐头里有一片桃子上长着一只眼球。这张图片之前已经被用作萨克斯风手、长笛手乔·法雷尔(Joe Farrell)1975 年出版的专辑《罐头朋克》(Canned Funk)的封面。

7.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对于这本摄影集,史蒂夫·科茨(Steve Coates)在为《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撰写的评论文章中写道,虽然特纳的封面摄影作品都“非常美丽,令人经久难忘”,不过一些爵士乐爱好者可能更偏爱里面以艺术家个人照作封面的那些更为传统的作品。他提到,“特纳为若宾 1971 年专辑《石花》(Stone Flower)拍摄的折叠插页封面是一个正在吸烟,紧张不安的若宾本人的剪影(这张照片是特纳找借口骗托宾拍摄的),而他为乔·法雷尔 1973 年专辑《游戏厅》(Penny Arcade)拍摄的封面是一个不知名摩托车手模糊的动态影像。相比而言,后者早已被人遗忘,前者可能已经成为爵士乐文化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8.jpg

特纳去世后,身后留下妻子兰斯·安格利(Reine Angeli,原名)、儿子亚历克斯(Alex)和两个孙子女。他的儿子确认了他的死讯。

特纳作品中的色彩有些是自然的原色,有些是他利用二次曝光、翻拍幻灯片等技巧,透过滤镜添加的。不管怎样,这些色彩的运用给他的作品增添了新的层次。举例而言,在莫桑比克,一颗炮弹和一座白色墙面的堡垒,经过他的拍摄,变成了仿佛另一个世界才有的蓝色景观。在法国,他拍摄的法式园林中的树木和灌木丛,看起来像是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橙色雾气。

9.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10.jpg

图片版权:Pete Turner

2008 年,他接受《大众摄影》杂志(Popular Photography)采访时说:“大自然中的色彩一直让我非常着迷,大自然是非常好的老师。你看蜜蜂或红衣凤头鸟身上的颜色编码,不管是黄黑相间的条纹,还是各种层次的红色,你都能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他继续说道:“大自然中的色彩很少是和谐统一的,你可以亲身到大自然中去看一看。虽然我拍摄的很多作品并不是从大自然中取景,不过我运用的颜色都是取自大自然。”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