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专访|金元:手工实验影像——寻找向内生长的力量

2017-11-27 13:48:49 来源:影像国际网 【原创】 作者:张双双 编辑:张双双
分享:

2017年10月,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信息资源部主办,影像国际网承办的“图片编辑实战”专家面对面在北京举办。工作坊旨在发现和培养国内青年摄影师。金元作为一名青年摄影师代表参加了本次工作坊,这位出生于198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实验影像摄影专业的女孩,表面上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她的作品却充满着强大的力量。在此期间,我们做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和对话,从作品本身的探讨,上升到摄影与个人,摄影与空间、摄影与艺术之间关系的交流。

Q:影像国际网编辑 张双双

J:摄影师 金元

Q:知道您早年习画,请问是何时开始介入到摄影领域的?从绘画与摄影创作的结合,是出于兴趣使然吗?

J:对,画画是从小的时候开始的。2004年,我在西安美术学院附中上学,每天都有大半天可以画画的时间。2008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图片摄影专业,正式接触摄影,也慢慢接触到实验艺术,实验影像、装置等。实验艺术的多元化和更多可能性,使我不再只是关注摄影本身,它反而更能实现我对其它事物思考的那种源于内心,也更为抽象的语境表达。

Q:《在消逝里生长》是基于什么缘由开始创作的? 

J: 这组作品的创作是继于黑白摄影作品《游离在时间的感知里》之后,使主题得到了延续。照片里所呈现的脆弱、不安、矛盾与挣扎,太多复杂情感的支离破碎,内心深处渴望找寻到一个出口。《在消逝里生长》的创作过程则是像一束光亮一样把它引向那个精神的出口,也是心灵得到治愈的过程,生命记忆在混沌的支离破碎的状态下,迸发出对生命或抽象事物存在的一种新生的、延续的力量。

《游离在时间的感知里》系列No.6 40.23×60.35 纯棉无酸美术纸冲印 2016.jpg

《游离在时间的感知里》系列 纯棉无酸美术纸冲印 2016

Q:基于这些“淘”自二手市场的老照片进行二次创作的过程是怎样的?从题材到形式、从手法到风格,与您最初的想法是否发生过哪些变化? 

J:最开始也进行了很多尝试,比如,手工打磨照片,借助于火,用丙烯直接进行一种腐朽与混沌感的涂绘,最后却把这些手法都弱化了,最终想要通过和一种空间装置的结合,更加有力量的呈现混沌、腐朽或是死亡。大家现在看到的仅仅只是《在消逝里生长》这件作品的一部分,也许某一天它会在某个室外的荒野里出现。它是我在自然事物中撕扯和提炼的一部分,最终也希望它回归到自然中去,通过那个空间,产生一种无限广阔的延续。

《在消逝里生长》.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对老照片中的人物进行涂抹或篡改,并且加入绘画元素,您是希望这些元素和照片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

J:照片上的人物完全是陌生的,随着时间被生活尘封或者遗忘,它们在过去的时间里被继续留存下来,消除了原有的谄媚、主张、夸张,那些流逝的旧日时光,在来自遥远生命的记忆里依然散发着历经时间雕磨之后属于自己独特的光芒,仿佛一切也在此刻凝固。加入绘画元素,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暗示着短暂生命在混沌与消失过程里迸发出的一种新生的力量,并在消逝里获得永恒。艺术作品是往往是两股力量的交汇点,一股来自远方,一股来自我们自身和我们所处的现实社会,过去的和当下现实的混合,从中有某种新的事物并从中走了出来。 

《在消逝里生长》70✖️120 cm.jpg《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不管是仙人掌还是那些美丽的花朵,在植物的选择上有着怎样的思考?

J:我不相信会有世界末日,它们也意味着某种诞生、到达、未来,这是延续和轮回的另一种存在方式,他们存在于因果关系中,在因果关系中产生了连接,这是非常有趣的循环运动。每天有很多事物在某个角落安静的消失,那些消逝的生命中最终会生长出另一种新的生命,树木上生长出蘑菇、废墟上长满野草、灰烬里盛开的花朵,很多事物在生命里的存在始终超越了我们对他的认知和理解,所有的语言对此进行未知性探索,也许人们无法预计,这经常也是一种惊奇,一种对于自然生命在腐朽和消亡里的一场自我救赎。 

《在消逝里生长》No.11  30_30cm.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您有强调刻意保留照片沙子,尘土,丙烯,被火烧过的这些残存在照片里的痕迹所残留的痕迹,是在强调历史和年代感吗?

J:不完全是。这些介质,它们各自都有所隐喻,沙子是流动的、柔软的,暗示着脆弱的东西;火代表光和热,象征大地不灭的生命力,借助它,才有可能制造出某种持久稳固的东西,但也象征着摧毁。自然中,万物皆有裂痕,世界本是不完整的、破碎的、甚至消融的,它们在这里是某种开启也是某种结束,并在这种状态下绵延不断,永无休止,通过这种实验性方式试图让它回到生命最初的源点,它是对现实自然世界的模仿,这促使自己或观者进行思考,个体处于怎样的生命状态,又怎样构建自己现实中与未来的关系。

《在消逝里生长》No.7  21.5_30cm.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在逝去的人物脸部进行作画,有没有受到过质疑?

J:基本没有。如果有,也不会太在意,艺术作品经常是基于现实的幻象和虚构性表达,它就像绘画里的超现实主义和抽象表现主义,更注重内在精神。 

《在消逝里生长》No.17 20_26cm.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摄影在当代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它已经成为一种社交方式。对当代摄影应当从它是否表达了一个观念去理解。不是运用了拼贴、合成、装置就是当代摄影,而是要看它的内在是否有基于观念的表达。您如何理解,是否认同?

J: 是的,无论是拼贴、合成、装置这些手法的运用都建立在一种内在观念表达的基础之上,把观念转化成一种材料,将它理性地规划在作品当中,所有事物的存在都是有根据的,只是它的存在超出了我们的理解和认知。事实上,我们对自然事物的理解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探索之路,这也意味着更大的开放性。 

《在消逝里生长》No.12  20_30cm.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现在很多摄影创作和广义的艺术越来越分不开了。很多艺术家都会采用摄影的方式辅助创作,不少年轻的摄影师也努力突破摄影的圈子去创作、去传播。摄影的呈现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不只是静态的、平面的展示,做摄影书,做立体式的展览,也融合很多视频、装置,您如何看待这种趋势?

J:是的,艺术是包容的,每个人的知识体系,成长背景都有所不同,无论是哪种存在方式,更契合的媒介表达,会把它引向一个更为广阔的境域。

《存封的记忆》.jpg

《存封的记忆》装置作品

Q:您的作品也曾介入过装置元素,《存封的记忆》由53只装在玻璃瓶里图绘的老照片组成,这又是作何考虑?在摄影作品多元化的今天,您如何给自己定位?

J:延续作品中过往和当下现实的混合,借以“彩色”来实现对时间的穿越,凭借感受和直觉进行更肆意的涂抹,跳跃的色块与朴素的老照片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它也是对画面的入侵,隐喻对往日的侵扰,也是对记忆本身的一种“不断修正”,新的生命不断的重新生成,旧的关联被消除掉,此时通向这种深度回忆的路径敞开了,我们也可以说,这种回忆经过图绘又改变了时间,被改变过的时间被塞进了另一段时间中,而它本身与这段时间并不相符,多种记忆被糅合在一起,形成时间性延展。

对自身的不定位就是最好的定位,万物总是处于一种流变之中。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Q:目前,主要关注的摄影材料和主题还有哪些?

J:除了装置还有手工书和录像。主题的选择一直倾向于对时间、记忆、生命、永恒这类,我希望自己创作过程也是向内生长的,也许这是与我们原初内心的一段负向旅程,也相信这是个可以通向外部的内部,当离心越近,却离尽头越来越远。

《在消逝里生长》No.8. 26.5_40cm.jpg

《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在消逝里生长》No.19  26.5_40cm.jpg《在消逝里生长》系列


微信图片_20171127141941.jpg

金元

作品名称《在消逝里生长》 (注明:实验性手工照片)

作品阐释:这个项目探讨原始记忆与生命本身之间的连结,植物的元素运用,暗示短暂生命的自然生长,流逝与延续。这些照片来自二手市场淘来的老照片,大部分距离现在50-85年,片中的人完全是陌生的,他们随着时间被生活尘封或者遗忘。我希望创作的媒介没有任何界限,沙子,尘土,丙烯,被火烧过的这些残存在照片里的痕迹,试图让它回到生命最初的源点。万物皆有裂痕,世界本是不完整的,破碎的,甚至消融的,这里是某种开启也是某种结束,在这种状态下绵延不断,永无休止。时光的缝隙里生长出的仙人掌和那些美丽的花朵,都对应着一种生命的延续和轮回,它以另一种无意识的方式进而去探寻,随着记忆的生长,作品形象会赋予某些超出自身记忆与认知而存活的东西。光亮被囚禁在土地里,人们必须在世界的尽头将它们解放出来。

了解更多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