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闪耀路径 —15人联展鉴证黑白影像在当今的存在价值

2018-01-05 11:07:35 来源: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转载】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webp.jpg

主办:Memorieslab 回忆实验室

展览时间:2018年1月6日至2018年1月20日 

开幕时间:2018年1月6日 15:00  

地点: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E-4 Memorieslab 展厅(北京朝阳区草场地155A)

www.memorieslab.com

参展艺术家(排名不分先后)

黄京、陈华、陈京伟、刘小宁、李东亮、孙小舟、邬树楠、许英龙、罗浩、张弢、张容浩、于跃超、荭、毕可、药片

“黑白摄影在现代已经失去了意义。”——我想它不是真的。

黑白影像诞生在摄影史的初期,它作为最早期的摄影形态,就像一条闪耀着光芒的小路,即使在被快餐文化大潮席卷的今天,仍然吸引着无数专业摄影师驻足或经过,通过这种古老而纯粹的方式展现当代的作品。

在应用层面,我们的审美发展在向极简主义靠近的道路上,离不开黑白;艺术领域,黑白代表着一种语言形式。相应的艺术家会选用这种方式,反映自己需要表达的思想。

此次展览的艺术家们表达了他们的乡愁、心中的风景、对人性的思考以及对社会的某一角落的解读,体现了黑白摄影在当今的意义。

工艺解释:本次展览的工艺全部使用最先进的银盐工艺,并由主办方“回忆实验室”Memorieslab统一制作呈现。

策展人蒋枫

参展艺术家介绍

2.webp.jpg

黄京作品

黄京

1987年生于广州 现居深圳 职业艺术家

2010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 

摄影与数码艺术专业曾获徕卡-奥斯卡·巴纳克摄影新人奖作品曾于法国梵高博物馆、何香凝美术馆、德国徕卡美术馆、荷兰FOAM摄影博物馆、德国堤坝之门博物馆、广东美术馆、香港F22 展出。

3.webp.jpg

陈京伟作品

陈京伟

自由摄影师,1965年1月生于北京

2006年开始黑白摄影

《无题》

深夜转入沉寂的时间里

无法言状的混淆空界

水不流   花不开

在自己的空间暗自发光

4.webp.jpg

刘小宁作品

刘小宁

1982 年出生于北京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2016 北京798蜂鸟圣点影像艺术空间 静观景观5人联展《渡口》

2016 北京一合相美学空间《送仙桥》个展  

2017 法国普罗旺斯摄影节《送仙桥》 

2017 北京国际摄影周“升东吉西”中国首届即时影像展《Goodnight》

《吹气球的皮特》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尼采

5.webp.jpg陈华作品

陈华 

1983年8月生于内蒙赤峰

2001—2005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对外汉语专业,本科

2007-2010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批评专业,硕士

2010-2013   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理论专业,博士

现工作于西安的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播电影电视系

《无法抵达》

我生长在这里,这本应该是我最熟悉的地方,离开得太久了,却变得非常陌生。停留在我心里的,只有一个无法触及的印象,如此模糊。为了再次地寻找到它,三年来,我在冬天回到故乡时拍了许多照片。想捕捉到这里过去和现在的一切,对抗自己遗忘的记忆,想重逢那个被忘掉的自己,想显影出我所熟悉的一切。

然而,摄影无法有效的保存记忆,反而让人混乱不安。任何重返那里的企图都是徒劳的,它变得抽象而无法理解。用语言和画面均无法抵达,即使身处其中,也仿佛身处异邦。她消失在你的过去,也不会出现在你的将来。你离你的故乡已经远了,她破碎而闪烁,和你此刻的处身之地没有任何关系。

自由摄影人

《白日行歌》

摄影是稍纵即逝的光阴捕捉器,是无常生命中温暖的慰藉。我们用快门拥抱脆弱的瞬间旁观饱满的刹那,用底片封存喜悦地相遇与苦涩地别离。每一次随着光影缓缓在相纸表面浮现,仿佛都是对“我是谁?”的生命作答。

人于自然不过沧海一粟,而照片让我们某段遗忘的人生得以回望,在未来与过去的交汇中留下相拥时刻的蛛丝马迹……

6.webp.jpg

罗浩作品

罗浩  

自由摄影师/创作者/父亲 

出生于中国湖南西部,现工作生活在上海。

2005-07年就读于英国时装学院 时装摄影和造型系。 

师从早期的《i-d》摄影师 Mark Lebon。 

被英伦浓厚的街头气息所打动,让我坚持回溯到本源去追寻一些基于街头和身份有关,时装有关,时间有关,和人有关的影像。 

受到美国摄影/美式电影风格以及David Baily、Thomas Ruff 的影响, 着力探索新语境下肖像摄影, 略微着迷人物本身的identity以及细微的细节, 逐步形成自己偏人文类型的风格。影调更重视主体和环境,光线的引导以及细节的呈现。

《离开/出发》 

这些照片是旅途里带娃暴走时,一点点间隙中所取。

旨在探索一个问题:什么是真相?如何接近真相? 真相是连贯的,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能坦然的取舍;或者,真相是隐秘而调皮的朋友,它需要被如串珠般头尾相连,才能把暗示的回望投向观者。

它们也留下了我人间游荡的身影,有时候转个身就看见了,并交织着虚构的情节和非虚构的情感。仿佛恋人在机场暗自伤怀依依不舍相拥的那些时刻,不断有冰冷的画外音提醒该离去了。

7.webp.jpg

孙小舟作品

孙小舟

1987年生于北京,工作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策划与美术工作部,从事展览策划、产品设计等博物馆相关工作。

作品《猎人-新世界》参加2017三影堂摄影奖北京、厦门、西安三地展。

《湿温》

湿温是长夏(农历六月)季节多见的热性病。因感受时令湿热之邪与体内肠胃之湿交阻,酝酿发病。表现有身热不扬、身重痠痛、胸部痞闷、面色淡黄、苔腻、脉濡。其特点是病势缠绵,病程较长,病史多留连於气分,有湿重於热和热重於湿的不同。病情进一步发展,可以入营入血,发生痉厥、便血等变证。多见於肠伤寒、副伤寒一类疾病。

作品通过热显影方式及冲洗胶片时带来的缺陷灰尘呈现。作品呈现方式与湿温症状类似。通过作品表现人性的不安与紧张。

8.webp.jpg

张弢作品

张弢 

平面设计师、艺术指导 

现就职于上海应用技术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数字媒体专业,致力于探索视觉文化在“混合时代”的发展。 

《关键帧》

个体面对不确定性有三种属性:脆弱、强韧、反脆弱 时代催生大量的图像,当无所不在的拼贴、透叠、扭曲、变形充满空间的时候,记忆在反 复的吞吐中变的模糊。 攻壳机动队中“傀儡师”将记忆“植入”进义体人人脑中,素子的虚拟记忆与现实记忆相混淆。 当“照相”这一行为变得日常之后,记忆通过不同分类的“相册”“收藏”得以连续和实现, 摄影变成了一种加强和备份以及阐释意义的工具。 我感兴趣的是作为“反脆弱”工具化的属性,“摄影”能否担负这一切? 

所选的 7 副照片并无关联性,一切希望在观看中完成。 

9.webp.jpg

于跃超作品

于跃超 

80后摄影师 

现任教于北京市工贸技师学院轻工分院艺术系摄影专业

《空山水》

作品均取材于平凡的景色,抽去色彩,弱化时间空间和地理位置,让观者抽离固有的风景观念,在脑海中重构山水风景的感官体验。“空”是象征,是虚构的、无序的、模糊的、混沌的、矛盾的… …“空”远离“业”成为内心深处的愿景,表达对逃离现实喧嚣,在浮华都市中寻求安静悠远的栖身之所的美好意图。

10.webp.jpg

张容浩作品

张容浩

出生于1995年,目前定居上海。

《随波逐流》

“好奇心”一直是驱使我拍摄的源动力。在拍照时我必须保持一种很兴奋的状态,才能继续工作。走到不同的国家,走那些没走过的路,看那些没见过的人和物。再把我眼中的这些元素记录下来。在我的照片中,表现出的正是我本人的各种情绪和状态,躁动,紧张,平静,以及浪漫。

11.webp.jpg

药片作品

药片

现居上海 Shanghai

《日々(Days)》

脑海的记忆,闪存的片段。

在无目的性的思维中,在无意识地观察中延续着......

12.webp.jpg

许英龙作品

许英龙

摄影师

英伦细雨(Saunato)摄影团队成员

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大学商务信息系统硕士

《净土》

风沙水流走过的痕迹,窥探到那一点点能抚平一切的时间。不过是一张平淡的小景色,细细看去这小景里每个角落里都蕴藏着大景色。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一花一草的景色便是那一方天地的整个世界,而整个世界就是静静存在的一方净土。那一方小天地里的大湖泊不过是小小湖洼的一隅,蔓延起伏的丘陵也不过是只脚可丈量的小丘。原来所谓人生是那每一次的尘缘,每一次的念头构成的不可预知的旅途。

13.webp.jpg

毕可作品

毕可

资深商业摄影师

中央美术院城市学院客座讲师

作品涵盖汽 、建筑、珠宝、时尚、艺术等众多 类。

与国内众多 线品牌、媒体合作, 积极参与国内外顶级商业影像制作。作品风格多元化。

《我》

我想人所有的创造都是在感知世界后的表达,人性,自我……人与世界相交,角度越大越发锐利夺目。

我想象自己是一潭湖水,投射这个世界,不带善恶。又像是一颗树,枝叶繁茂却又片言不语。树影婆娑间的感动。

14.gif14.png

邬树楠作品

邬树楠

1987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2010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自由摄影师,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吠盲》

动物和人之间相互的凝视,可以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成为重要的一幕。而且,在不到一个世纪以前,所有人还以这样的价值观念来生活,现在却已经绝迹了。

——约翰•伯格

在我看来,观察动物是带有一种仪式感且孤单的行为,行为本身已经具有了足够的魅力。它所具有的符号指向已经足以让这个题材拥有过多的阐述,它是绘画中最早出现的题材,它被用作祭祀的贡品,它在希腊神话黄道十二宫中占据了八个位置,它是笛卡尔在二元论中的研究对象,它既是生产原料又是生产工具,它是外交中互通友谊的馈赠佳品,它在动物园中与假山、水草一样,它被饲养甚至饲养人类,它甚至可以作为人类文明的纪念碑,然而,那对于我实在过于疏远,我总是希望通过摄影将事实直接地未经修饰的陈列在世人面前,但当事实平铺在眼前时,却又因其平淡和直接感到乏味。

由于时间的沉积,胶片本身所带有的物质感要将这一切平淡打破,我对这种偶然形成的银盐堆积产生的依赖源于一种经验,我感受到任何所喜爱的事物,几乎都来自于这种偶然的经验,它看上去像污垢,是绝对物质性的痕迹,当拍摄这个行为发生时,在着影像表面的污点,就像这层表面真实接触过被拍摄的动物的污点。这层物质成为了我逃避与动物直接对视的屏障,它让暴力成为了美的可能,让暴力孤独伪装成另一种情感,并假设这种情感非常神秘和具有仪式,而这些动物的姿态也已经足够糟糕,他们看起来简单而且安详,但最糟糕的是这种状态已经发生。

15.webp.jpg

李东亮作品

李东亮  

自由影像创作人.

1973年生于北京

1993年就读于北京红旗大学摄影专业

2005年创建一色黑白摄影工作室

2006创建百合黑白摄影网

《镜花缘》

镜花水月总是虚幻,亦或超真。事物总是因情感暧昧变成了虚拟。所谓证据也无非是人的取舍。疲惫了分清世界真实与虚幻的兴趣,不再去徒劳的审视,分辨。看,只去观看。镜中所现即是所得,无对错,无奈何。

摄影于我,更多的只是纪录观看。拍摄《镜花缘》系列,源于我对身边事物已知论点的怀疑,吸引我按快门的,是那些对事物认知的矛盾。镜中的花是花的复制品,这一“高质量”复制品,不只是对花本体的效仿崇尚,甚至是替代了本体,成为对人的思维改变动力的主要物质。

我无法不去关注这种物质,这些镜中的花。

鸣谢:黄京 、沈宸 、一色黑白摄影工作室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