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黎晨驰:我大部分时候是个“街娃儿”

2018-01-25 16:04:58 来源:木格堂 【转载】 作者:林叶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webp (2).jpg

△ 《adhd》麓湖·A4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7 © 黎晨驰

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我们,由于意识随时都被不断涌现的新事物重新塑造,而不得不亲身面临一个绝望的境地,即“每个人都最不了解自己”。故而,我们不得不在求知的过程中、在行为的当下,反复询问自己“我们是怎样成为现在的自己的”。而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行为、对待事物的态度来表现自己、确认自己,可以说我们的行为方式本身决定了我们是谁。在黎晨驰的作品中,是很难忽视这种自我确认之意识的存在。《adhd》这个作品,他是将颜料涂抹在身体不同部位,在舞台化的空间里表演行为,用摄影的手段记录下来。正如他自己所言,他“本来就有多动症”,他利用这一“病症”,“将生命的外在表现形式——身体还原到变化的历程”中,使这种模糊的行为可视化,使感性“理性化”,于是,原本只是记录手段的摄影,便成为了这种“理性化”的证据,成为了模糊的行为痕迹,或者说,成为了可验证考察的“物”,从而有效地将行为与媒介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对‘观看’这一事实的调侃”。

--林叶

2.webp.jpg

△ 《adhd》平衡力 © 黎晨驰

林叶:你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专业毕业的。是你主动选择这个专业吗?在进入这个学校之前,你有没有接触过摄影?当时对摄影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黎晨驰:我把这几个问题揉到一起回答吧。上高中的时候在书店偶然翻到一本南戈尔丁的画册,当时没有摄影这个概念,也并不知道作者是谁,单纯的感觉画面里那些人活生生站在你面前,让你恍惚,让你羡慕。就不停的问自己,照片还能这么拍吗…就这点来说应该算主动选择吧?
 
林:在学校里,有哪些课程让你印象特别深刻或者你特别喜欢?

黎:摄影写作。在里面体会到了表达和质疑的快感。
 
林:你的作品中具有很强的表演性,这和电影学院这个环境有关吗?

黎:电影学院和我作品中的表演性应该是没有必然联系的。作品中携带的表演性是消耗更普遍的个体经验,和动物对自己身体使用的本能欲望。重点可能并不在“演”,在“表”,通过采样,编辑,重组去呈现不可呈现的事物,在现实中沉默的事物。像是一个游戏。

3.webp.jpg

△ 《adhd》10分钟的密度1 © 黎晨驰

4.webp.jpg

△ 《adhd》10分钟的密度2 © 黎晨驰

5.webp.jpg

△ 《adhd》10分钟的密度3 © 黎晨驰

林:《adhd》这个作品,你是将颜料涂抹在身体不同部位,在舞台化的空间里表演行为,并用摄影的手段记录下来。能谈谈是什么原因让你创作这个作品并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创作的?

黎:因为我本身就有多动症,平时喜欢想一些抽象的概念,并且那段时间工作室刚好架着一台相机。大部分时候,这种根本没有逻辑的逻辑就是我和外部世界做游戏的一个切入点,也是思想,情绪,感受在凝聚之前的狂欢。但如果理性的来看,对多动症采样是对偶发性中的必然性的好奇-透过这些随机易变的身体运动的,其实是极其简单又相对永恒的规则;使用颜料是为了强化结构的视觉效果和运动的秩序感;而摄影的媒介属性和成像原理能满足我对“观看”这一事实的调侃。所以我并没有采用什么特别的方式,只是让本来就存在的事物按我的逻辑重新聚合到一起,呈现另一种状态。

6.webp.jpg

△ 《adhd》透视的波动 ① ② ③ © 黎晨驰

7.gif

△ 《adhd》动画GIF  动画师 刘薇

林:你是如何看待表演与摄影之间的关系?在这个作品中,你的重点在于表演还是在于表演行为在摄影这个感光装置中留下的痕迹?你是如何理解这个“痕迹”的?

黎:摄影和表演是这个时代和所有人的情感纠葛。至于重点,我觉得两者都不是。

就像我刚才说的,它更像一种游戏状态,意味着新的经验和呈现。这些“痕迹”如同诱饵,引诱别人进入我的游戏。


8.webp.jpg

△ 《adhd》分离一道彩虹 © 黎晨驰

9.webp.jpg

△ 《adhd》立方体1-1立方米 © 黎晨驰                     

林:在作品说明中,你引用《塔木德》羊皮卷中的一句话,“生命是一道掠过的影子,所以人世的一切都无法用静止的图像捕捉”,能谈谈你对这句话的理解?不管怎么样,你的这个作品最终是以静止图像呈现的,那你是如何理解这里的“静止”呢?

黎:其实引用这句话是想阐释作品中对维度的讨论,假设高维生物可以直接突破线性时间去观看完整的状态,是否我们在它们眼中就是两条线,或者一个突兀的立方体?这种语境下的观看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同时也是超验的。但这么描述太枯燥了,我找了一句有水色的。

这里的“静止”对我来说是一层帘子,它欺骗你的眼睛,引诱你关注静止背后的时空和运动。前段时间看Hal Foster的一本书,他复述了拉康凝视讲座中的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A和B举行绘画竞赛,A画了一串葡萄迷惑住了鸟儿;B画了一块布帘迷惑住了A,问他布帘后面是什么。这种感觉很像我理解的静止。

10.webp.jpg

△ 《adhd》毛发 © 黎晨驰

林:能谈谈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有什么给你留下深刻的记忆并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

黎:我妈。她根本不知道我具体在干什么,但经常说她知道我干的不是坏事。
 
林:《礼物》这个作品,让我联想到某种“成长的痛苦”,或者说,“生命的痛苦”,能说说你是如何理解“痛苦”的?

黎:它像一种来自外部的加速度,由于惯性的作用,你永远跟不上它的变化。当你感觉摇摇晃晃站不稳的时候,它就来了。

11.webp.jpg

△ 《礼物》 © 黎晨驰

林:能谈谈你是如何理解摄影与艺术或者说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

黎:我觉得它们的关系是什么并不重要,这个时代大部分崇高的关系都在被流放,想想用什么态度对待它们更好玩一点。去年我到处跟朋友讲一个道听途说的八卦,英国艺术家Mark Leckey年轻的时候跑到伦敦一个著名画廊要个展,画廊主问他凭什么,他回答人家“你不觉得我长得像个艺术家吗”,结果真成了。我是先看了他的作品,再听说这个八卦的。两者加在一起,便强烈的感受到态度给他的作品以及解码事物的方式提供的私密路径。
 
林:你认为自己是“摄影家”还是“艺术家”?

黎:对我甚至很多人来说,定位自己的身份显得没有那么急迫,也不是必须的。我不太依赖固定和神圣的姿态,反而迷恋自由自在的恍惚。说简单一点,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有时候是一串代码,大部分时候是个街娃儿。


16.webp.jpg

△ 《adhd》向心力 © 黎晨驰

17.webp.jpg

△ 《adhd》重力 © 黎晨驰

18.webp.jpg

△ 《adhd》捉迷藏 © 黎晨驰

林:能否谈谈这次展览呈现上的想法和实施过程.

黎:这次展览呈现方面主要是两部分,一部分图像作品,另一部分动画装置。在图像部分的呈现上,我希望它和空间发生关系并在体验上还原某种雕塑感。至于动画部分,不是简单的阐释我的行为,更像是一个诡异的病症索引。实施的时候效率很高,A4的工作团队很专业,基本上遇到什么问题都现场解决了。

19.webp.jpg

△ 《adhd》麓湖·A4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7 © 黎晨驰

黎晨驰(b.1991)生于中国四川,本科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研究生曾就读于纽约Pratt艺术学院综合艺术专业,是一个年轻人。目前工作和生活于中国成都。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