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青年影像|刘诗园:《音乐被禁》

2018-03-12 10:05:52 来源:影像国际网 【转载】 作者:文/顾虔凡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webp.jpg

刘诗园,《Isolated Above, Connected Down》,2018,单频道录像,彩⾊有声,时长21分55秒.

文/顾虔凡

作品描摹出了一种典型的当代生活:日常的、经济性的生活基础彼此相关,但形而上的思想观点非常疏远。

刘诗园在美国首次个展的主体是一件视频装置:由入口处的一幅综合材料架上作品《音乐被禁》(Music Forbidden,2018)以及投影在铺着黑灰格地毯的展厅墙上的单频影像《Isolated Above, Connected Down》(2018)共同组成;前者作为一件背景道具出现在后者画面中。

这件与展览同名的视频时长20多分钟,从蓝天白云、溪水潺潺的舒心画面开场,以带着自省和怀疑的文字——“谁的幸福生活是用别人痛苦换来的?该打/若在同一时间每人都打自己一下/空中是否有回声?”——作中转,再经过一波密集滚动的图像瀑布流之后,迎来一段发生在夫妻之间并不愉快的晚餐对谈。

对谈极有意思。丈夫理性冷静,凡事都像在谈政治和哲学观点:“看在食物的份上,你也该好好坐着吃饭……有人必须死去才让我们有肉吃”;妻子则感性焦虑,不满阐释性话语的干瘪空洞:“它是鸭子不是人……那我们给它起名字吧,叫Lisa怎么样?”。两人的针锋相对是两套不同立场、话语体系之间的抗衡,不分胜负地推动着价值观差异的暴露;而谈话内容从对奇异的日本习俗的理解到是否该自带杯子去咖啡厅,再到死去的蜜蜂会不会上天堂,轻松地涵盖了地缘文化、社会经济、自然宗教等各种议题。此外,艺术家还在大段的日常对话中埋进了近20个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标题、美学著述的名言警句和经济学理论的书名,比如说到蜜蜂,妻子慨叹它们“是小小的‘大地魔术师’”。这段对话集中体现了一种意识形态层面的孤立与断裂,夫妻二人对所有事物都多少抱持相左的看法,几乎无法达成共识。但另一方面,两人又被具体的生活琐事紧密捆绑在一起,偶尔安静片刻,只为聆听隔壁房间的儿子是否已经熟睡。“Isolated Above, Connected Down”因此描摹出了一种典型的当代生活:日常的、经济性的生活基础彼此相关,但形而上的思想观点非常疏远。

2.webp.jpg

刘诗园,《音乐被禁》(局部),2018,⼈造虎皮、烧过的陶、阿克力颜料、塑料动物成品、金丝线,139.7 x 110.5 x 3.8 厘⽶.

不过,刘诗园作品表达的并不是悲观。先于视频与观众见面的架上作品《音乐被禁》(该作品也出现在晚餐对谈的背景中)像是在向一场没有发生的失败致敬:艺术家在人造虎皮与蓝灰色颜料的背景上呈现了两块写着字的陶片,文本内容则是1969年7月尼克松总统为阿波罗号宇航员的妻子们提前写好的致悼词。若事故发生,她们就会失去至亲成为寡妇,所幸登月成功,妻子们的家庭生活安然无恙。

刘诗园一直以来对图像的极度敏感在此次展览的《几乎像螺纹钢》(Almost Life Rebar,2018)系列中得到了延续。不管是食物霉变的斑点、条纹布料的纹理,还是花草虫木的细节、情侣吵架的片段……都被细密地缝合在一起,以闲散、流动的状态在不规整的框架中形成一种总体的数码景观。

这次展览也让人看到了刘诗园对于文字的同等敏感。在综合装置《我喜欢,爱谁谁》(Fuck it, I Love You, 2018)中,艺术家将写有文字的毛毡块铺满整个空间,颜色上对应人种肤色,内容上演绎各种剧情片段。刘对文本的处理方式与对图像类似,甚至让文本也饱含影像的质感。正如展览标题可以被嵌套进日常对话,文字在刘诗园手里也可以被自由剪切和拼贴,就像被遗忘的总统文稿可以被重新发现,或者如毛毡上的短句具有图案般的视觉效果。文字在观念层面凸显出人与人的异质性,但刘诗园似乎更想举重若轻地舒缓当代人神经紧绷的对话,让文字如图像般归于交流,让它们在日常生活基础中联结出同质感。

3.webp.jpg

刘诗园,《我喜欢,爱谁谁》,2018,定制印字毡毯、⼆手家具和灯具、新鲜咖啡、杯子、咖啡的香味,尺寸可变.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