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专访|刘江岭:我只想着怎么去,但从不考虑怎么回

2018-03-13 13:07:10 来源:影像国际网 【原创】 作者:刘江岭 编辑:张双双
分享:

01-刘江岭-风河.jpg

编者按:中国这么大,唯有北方情。刘江岭与“北方”的结缘源于父亲的一句话“中国这么大,可只有北方中原一带的人才算是标准的中国人样貌”。于是,作者开始年复一年的去寻访这片人和自然能够如此亲近的土地。刘江岭说他喜欢漫无目的地游荡,喜欢默默地注视,在拍摄上并没有采取多么炫目的表现手法,但这也并不等于说其作品在平铺直叙,“北方”的日常在他的镜头下所传达出来的气质是鲜明独特的。2017年《风河》入选“日常-心像”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在进行首场多媒体展映时,有幸与刘江岭相识,本次访谈与作者一起探究“风河”背后更多的影像故事。

相关链接:专题|“日常-心像”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

Q:影像国际网编辑 张双双

A:摄影师 刘江岭

03-刘江岭-风河.jpg

Q:知道您自幼学习绘画,请问是何时开始介入到摄影领域的?从绘画到摄影创作,是出于兴趣使然吗?

A:因为父亲是美术老师,因此绘画一直是必修课。一岁时就开始画,直到大学毕业前都没有停过,画了非常多。但是摄影的出现纯属意外。摄影是在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接触的,而大学毕业后也就没怎么画画了。似乎里面有着什么联系,实则没有。某天,偶然在朋友家看了本寇德卡的作品集(并不认识此人),然后就很想自己也试试。然后就拍到现在了。

04-刘江岭-风河.jpg

Q:《风河》是关于“北方”的一组片子,在拍摄手法上并没有多么炫目,但作品所传达出来的气质是非常鲜明独特的。在您眼里“北方”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风河”这名字如何解读?透过这组作品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A:我爱读历史,北方在我眼里总是神秘而又伟大。只要踏上这片土地,所有的帝王将相、宫阙殿宇、征战杀伐,都一下子到了眼前。然而这些如今都已不在。留下来的除了残破的遗迹,就是那些数千年来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我总在北方的乡村与城市间不断游走,在建筑、山石、树木、河流中找寻历史的影子。有人管我叫考古学家,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寻找的其实是人。无论是在黄河边恣意行走的人,还是在山间低头沉默不语的人,抑或是九原岗北朝壁画里的人,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令人敬畏的气质始终吸引着我。“风河”是2013年在郑州郊外冰天雪地的黄河边拍照时脑子里突然蹦出的两个字。我想这两个字概括我了这么多年在外行走对这个国家,对北方这片土地的热爱。

05-刘江岭-风河.jpg

Q:特别喜欢您画面中那些若隐若现的人物,有的会是局部,有的会是背影,有的会是很小的侧影,很少从您的画面中看到人物的正面脸部表现,这是刻意为之吗?这样的表现有什么样的故事?

A:如你所说,大多数都是侧影或者背影。回顾近几年的拍摄轨迹,发现自己的镜头确实围着人绕了快180度,从正面慢慢地向后移动。我很爱那些在我旅途中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但我并不打算与他们进行正面的碰撞。我喜欢不远不近地看着他们。他是谁?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此刻会出现在这里?未必都要从正面入手。他的着装、姿态、一举一动、周围的环境无一不在向我诉说着。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11-刘江岭-风河.jpg

Q:《风河》持续多长时间了?从最初的拍摄到现在的表现,这中间有没有一些变化?这期间,对于摄影的思考,是否也有有过哪些变化?

A:到现在刚好五年。本预计不用这么久,但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拉长战线。不拍到满意是不会罢休的,所以还是会继续下去。变化一定是有的,比如主题的外延在不断的扩展。这无外乎是因为自己经历的东西越来越多,导致自己对主题的理解不断产生变化。对于摄影的思考越来越少,对生活的思考越来越多。这是拍照帮我解决的事情。

14-刘江岭-风河.jpg

Q:平时除了拍照以外还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A:喜欢看电影,喜欢古代艺术,尤其是古建筑和古代雕塑。这几年除了拍照以外,就这事儿最上心了。很幸运的是我在外旅行的时候可以借机寻访它们,在寻访古迹的过程中偶尔也能拍到些有趣的东西。我想它们都是分不开的。

18-刘江岭-风河.jpg

Q:哪些艺术家,或者人、事、物,激发了您的灵感?

A:激发我灵感的并非艺术家,而是旅行本身,或者说是在旅行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我很喜欢一个人旅行,一个人思考的过程让我获得了等同于书本的东西,非常有趣。

21-刘江岭-风河.jpg

Q:能说说您的旅行吗?

A:我的旅行一般不采用开车的方式。一方面是自己不会开车,一方面是开车比较容易让自己出戏。因为至少还是坐过别人的车出去拍过,感受一般。当然了,大家一定认为不会开车才是事情的关键,我也很难解释,哈哈。一个人在路上,名堂很多。步行、火车、长途汽车、黑车、电动三轮车,如何正确组合使用决定了一半成败。有时候坐要大巴,有时候要选黑车,但重点是要学会伸手拦车。卡车司机停车的几率比较大,因为他们一个人开车很无聊,愿意拉个人聊天。聊得开心人家也不要钱。每天都在学习着,这么多年积累了不少在外让自己节约时间、少吃亏的经验。

25-刘江岭-风河.jpg

Q:旅途中有什么难忘的事吗?

A:时常为了拍照一个人就在西北一些没人的地方乱走。有时候远远地看着哪里还不错,就花半天时间走过去。2016年春节在敦煌城外毫无理由的为了爬一座山,差点迷路。也没什么装备,就穿了一双破vans走得鞋底都快掉了。等意识到有点不大对的时候,才开始把身上带的纸巾撕成片,扔在地上做记号,但还是在往前走。后来太阳落得很快,才开始真害怕起来,疯子一样地往山下跑。西北山上没什么树,还算快。到山脚下找到公路,并奇迹般地出现了一辆车,忽然有了脱险的感觉。我只想着怎么去,但从不考虑怎么回。

26-刘江岭-风河.jpg

Q:对于一组专题作品来说,图片的编选也是非常重要的。您在图片编辑的过程中主要有哪些考量?

A:照片出来后会很自然地将它们分组,不同感觉的照片会被安置在不同的主题下。选择的过程会很漫长。如果说让我一天之内选一组照片的话,我只能说这很难。我想“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按下快门只有那一秒,而在这之后我需要更多的成倍的时间与照片对话,从而才能完成对它的编选。对于《风河》来说,我想它还尚未完成。但就目前看,我希望它在任何阶段都是完整的。也就是说去年的《风和》和明年的《风河》都能够很独立地去呈现,而不需要过多解释。

27-刘江岭-风河.jpg

Q:摄影有多种走向,有的偏传播层面,有的更注重社会功能,有的走向艺术市场。对您来说,哪方面是更为重要的?

A:未来不知道,但目前看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按快门这件事儿,很可能是我唯一的一技之长。我对于按快门非常有兴趣,但让我搞清楚别的那些东西,可能就有些困难。曾试图了解了解,但转念又觉得抗拒。当然我知道这些对于摄影师来说都挺重要。你知道我,我是个生活都不太能自理好的人。当下,我就想做好一件事,就是埋头拍照。

28-刘江岭-风河.jpg

Q:本次《风河》入选2017“日常-心像”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展览也区别于以往传统的“上墙式”展览,而采用配合音乐、文字等多媒体的形式进行展示,您如何理解静态图片与多媒体呈现之间的关系,对于您这组作品来讲,是否赋予了作品另外一种解读方式?

A:很惊讶于自己的作品在像电影院一样大的屏幕上播放的效果。感觉效果很好,很意外。多媒体呈现的方式很多,但就这次而言,我更倾向选择多媒体方式。相较于人头攒动的展览现场,这次的感觉更加沉浸式,没有任何干扰,很容易走进画面里。突然有一种自己拍的还不错的感觉,哈哈。

29-刘江岭-风河.jpg

Q: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哪些?

A:目前在拍摄三个项目,“恋人”、“藏品”、“四海公园”,都和人有关。其实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细节就不细述了,但都做好了至少拍五年的准备。


摄影师简介:

刘江岭,1985年生于江苏省南京市,自幼随父亲学习绘画。2004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2016年凭作品《风河》入围徕卡摄影大师赛;2016年参与影像上海,徕卡画廊《中国的影像故事:1933年至今的徕卡摄影作品》;2016年参与悦美术馆《致岛语》摄影展;2017年参与东京PlaceM摄影个展;作品入选2017“日常-心像”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

刘江岭摄影作品《风河》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