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访谈|史蒂夫.麦凯瑞:会讲故事的照片最吸引人

2018-04-13 11:44:46 来源:The Lucie Awards 【转载】 作者: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2.jpg

史蒂夫.麦凯瑞

关于史蒂夫.麦凯瑞

麦凯瑞的职业开端是在一家报纸。那时他去了印度,穿越巴基斯坦的国界,然后到了冲突不断的阿富汗,那时正是俄罗斯入侵前夕。他是捕捉到这里震撼人心的冲突现实的第一人。

麦凯瑞报道过世界上大大小小许多战争和暴乱。他拍摄过两伊战争,贝鲁特,柬埔寨,菲律宾,海湾地区以及阿富汗常年不断的冲突。为了到达前线,他常常冒着生命的危险,甚至数次濒临死亡。他曾经在巴基斯坦被抓捕和关押过,在印度被暴打,在一个宗教节日上差点被一群情绪极高的人群淹死,他差一些被圣战分子杀害。在前南斯拉夫他又曾遭遇空难,他还曾经两次被报道已经死亡。

麦凯瑞的职业巅峰无疑是《国家地理》的封面图片,那个无名的阿富汗难民女孩,在接近二十年以后,他曾经找到那个女孩。这幅照片也被评为世界上最为人熟知的照片。

2016年年底,露西基金会的“露西之家”终于在泰国曼谷开设的新空间。这个空间的把首展送给了露西奖得主史蒂夫.麦凯瑞(Steve McCurry)——“一生之作”(A Lifetime of Work)。2003年,麦凯瑞获得了“新闻摄影杰出成就奖”(Achievement in Photojournalism)。

麦凯瑞最为著名的作品《阿富汗女孩》(Afghan Girl),这幅关于一名难民女孩的肖像刊载在《国家地理》的封面,也是迄今为止,辨识度最高的封面,甚至没有之一。

13.jpg

露西之家“一生之作”开展现场上,来了许多麦凯瑞的多年的粉丝。很多在展览上的作品是首次对对外公开

对话麦凯瑞

你的摄影之路如何走来的?

我热爱所做的事情。有这样的热情是必需的,无论是你从事摄影、写作、绘画、舞蹈或者学医。只要你找到了一生爱的事业,那么你就必须努力,遵循纪律,不断加深技艺。这是我一路走到现在的原因。

谁,或者说什么事情,让你今时今日最为感激?

我的父亲在我还小的时候,就为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跟我的姐姐Bonnie已经一块儿工作了超过25年——在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合作。我的成功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她。最后,我还欠我的大学老师们许多东西,在摄影领域,他们帮助我走上正道,并且有了一双明辨的双眼。

你去过全世界很多不同的地方,你是如何选择去哪里的呢?

我总是选择我感兴趣的地方。对我而言,摄影和旅行不可剥离。我一直对探险和寻找新鲜事物都十分好奇和有驱动力,摄影就是这样需求最好的伙伴。摄影是一种看到世界最完美的方式,去体验不同的文化。这是驱使我工作和生活的源动力。

你通常是如何准备你的旅行的呢?

在出发之前,我通常都会做一些功课,所以我会提前知道我将过去干什么。而另一方面,有时带着未知和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去一个新地方又是很好的。因为事物总是在变化中:比如导览书籍会过时,有的地方会关门和消失。我经常会去到一个地方,然后将自己淹没在其中,然后再次出发。

太多的准备也许会造成拖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出门,拍摄,然后最小化做功课的时间。

14.jpg

《骆驼与油田》(Camels and Oil Fields)。科威特艾哈麦迪省,1991.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最近你是否又再次去过那些你7、80年代曾经拍摄过的地方呢?这些地方有什么样子的改变?哪些国家是你最爱拍摄的?

我返回到了阿富汗许多次,可以说,这个国家已经越来越难被拍摄。街上很危险,尤其拿着一个相机;任何人拿着相机都有成为被害目标的危险。而且大部分民众也不是很愿意被拍照。

印度是我作为年轻摄影师的时候第一个去的国家,我也数次再访,主要是因为那里丰富交织的文化和传统。我第一次去是在1978年,我见证了印度的经济和社会变革。你几乎不能找到第二个与之相似的国家,有这样的丰富多样的地理和文化,同时又充斥着混乱与困惑。就像很多其他地区一样,科技的进步和互联网的使用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印度。

尽管如此,一些东西在这个国度里面仍然未变。大约25年前,我拍摄了在斋普尔(印度北部城市)的一位补鞋匠。今年早些时候,我重返了那个城市那条街道。那个男人居然还坐在几乎一样的地方。如今的他头发已经花白,比当初年长了25岁,但是依然看起来很好看。事物的不变令人惊讶: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情形,25年。

15.jpg

《穿着淡黄色波卡的女人》(Woman in Canary Burqa),阿富汗喀布尔,2002.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16.jpg

《村落的男孩》(Village Boy ),阿富汗Kamdesh,1992.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17.jpg

《祈祷的女孩》(Girl Prays)阿富汗,2003.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人物的肖像是你创作的中心。你是如何与这些被拍摄者互动的?如何破除语言与文化的障碍?

当我第一次与潜在的被拍者有互动的时候,我永远都是试着给他们一个友好的微笑,并且给予足够的尊重。大部分人是同意被拍摄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关键是如何与一个语言不通的人去沟通当时具体的情况,以及你们双方之间微妙的关系。身边有一个了解当地文化的人会带来非常多的帮助,会告诉你,作为一个外来者,什么地方你应该和不应该去。

我认为我们都是互相吸引的;我们面孔相同,但是我们也都不同。不同也是有魅力之处,因为面孔总是会透露出许多令人惊讶的故事。太多太多的肖像摄影都是在等待一个对的瞬间,也就是当一个人总算揭开他的真实自我的时候。

18.jpg

《圣战者》(Mujahideen),阿富汗,1980.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你认为这个世界越来越趋于同质化了吗?你又是在其中如何找到独特的地方和故事,用摄影讲述出来?

是的,世界确实是在越来越同质化。不过并没有完全这样,但是跟事物在许多年以前的样子又有所不同,比如中国或者俄罗斯的媒体管控等。虽然依然有不少限制,但这些年当我在旅途中时,我看到的几乎每一个人——包括扫大街的人、卖水果的人、最贫穷的人——都有手机。能够通过手机和互联网看到世界,有可能与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进行通话,必然改变了每一个地方的生活方式。同样,你现在可以在每一个地方看到同一种款式的衣服:比如在中国制造的运动衣,被分销到了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

至于如何去寻找独特的地方和故事,我并不认为我的作品只是关于未被发现的部落或者偏远的角落。我认为人们可以在他们自己的后院就能找到独特的故事,比如我所居住的纽约城:我再这座城市中拍摄了太多照片。做一个好的摄影师并不等于你非得走到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去。

19.jpg

《过胡里节的男人》(Holi Man),印度拉贾斯坦,1996.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20.jpg

《小和尚玩电子游戏》(Young Monks Play Video Games),印度,拜拉库比,2001.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21.jpg

《窗外的母女》(Mother and Child at Car Window),印度孟买,1993. All Images and Original Text © 2012-2016 Steve McCurry

如果你有机会去做一个跟摄影无关的工作,会是什么?

如果我不是摄影师,我也许是一个电影导演。在我读大学期间,我学过电影,并且我一直都很喜欢去分享人们的故事。故事永远都是最吸引我的,电影也是另外一种讲关于特定时间和地点的故事的媒介。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