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方桌/程新皓:指涉的修辞——关于刘卫与徐浩的近作展“弱假说”

2018-04-17 17:15:30 来源:​ 假杂志 【转载】 作者:程新皓 编辑:斫子 Su Yuezhuo
分享:


1.webp.jpg

刘卫, I'm just Wan Chai girl, 2018
135 cm x 75.7 cm, 收藏级喷墨打印

指涉的修辞
——关于刘卫与徐浩的近作展“弱假说”
J:GALLERY
2018.4.7-2018.5.19

在海登·怀特之后,中性叙事的神话或许已经破灭。当面对一个具体的文本时,我们必须正视其表面的或者潜在的修辞:它为叙事提供了基本框架,同时也悄然决定了叙事背后的意义。

2.webp.jpg

J:GALLERY展览现场, 刘卫作品

3.webp.jpg

刘卫, SSP _ 01010, 138厘米x 200厘米, 2018年
透明亚克力板, LED霓虹灯

艺术家刘卫(b.1982)在J:Gallery展示的近作所关注的就是修辞层面的问题。作为一位本土香港人,她试图追问关于香港的图像被如何建构,而又如何在好莱坞的类型电影中被演绎为一种符号化的奇观。刘卫将这个问题锚定于1960年的电影《苏丝黄的世界(The World of Suzie Wong)》上:这是好莱坞早期关于香港的最有影响力的电影之一,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香港奇观化的起点。这部电影讲述了试图成为画家的美国中产阶级罗伯特·洛马克斯(Robert Lomax)与香港应召女苏丝黄(Suzie Wong)相爱的故事。从角色身份的设置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西方”如何被制造为观看和表述的主体,而将香港女性化并作为一种依附于西方且被后者拯救的对象。在这个具有浓浓“东方学”味道的叙事中,几乎所有被后世好莱坞电影使用的香港符号都已经被制造出来:拥挤而麻木的人群,沿街叫卖禽畜生肉和内脏的小贩,狭窄街道与晾晒着衣服的房屋立面,沿街林立的霓虹招牌。刘卫的视频作品《步行到南阁酒店(Walking to Nam Kok Hotel)》以《苏丝黄的世界》的场景为底本,叠加了同样再现了香港的好莱坞科幻电影的混剪片段。这一系列电影(《攻壳机动队(Ghost in the Shell,2017)》、《奇异博士(Doctor Strange,2016)》、《环太平洋(Pacific Rim,2013)》)虽然将时间设定在近未来,但是其中却能够看到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出现的香港元素。若非熟悉这三部电影,我们甚至很难对那些有着类似符号甚至类似影像风格的片段进行区分。换言之,它们已经被制造为一种非时性的符号,而得以移植到不同的时间设定中,并召唤出关于“那一个”香港的奇观形象。

有趣的是,刘卫所引用的电段落都是关于“寻找”的叙事:寻找着失控生化人的少佐,寻找着圣殿的反派法师,寻找着神秘组织的生物学家。它们正好同构于《苏丝黄的世界》中男主角对“南阁酒店”的寻找,从而构成了某种呈现香港奇观的叙事母题。在《步行到南阁酒店》中,以上片段被巧妙地并置,让那些同质的场景同时呈现而得以被指认,进而使对香港奇观化修辞变得有迹可循。此时,刘卫通过将新的图层叠加于底本之上而形成了一种叙事的修辞,这种修辞在双重意义上指涉了它所引述片段的结构:这些电影桥段叠加而构成并同时不断强化着对香港的奇观化叙事;同时,这种奇观化的叙事正是那个叠加在“真实”香港之上,并使得后者不再可见的图层。

4.webp.jpg

J:GALLERY展览现场, 刘卫作品

刘卫, 步行到南阁酒店, 单频道录像(静帧截屏), 03' 24", 2018
上:《苏丝黄的世界》中的肉摊和《环太平洋》中贩卖大王具足虫的商贩;
中:《苏丝黄的世界》中的房屋立面与《攻壳机动队》中类似场景;
下:《苏丝黄的世界》中的沿街招牌与《奇异博士》中的香港街道。
 
类似的手法被刘卫使用在她的静态作品中。在这些源自《苏丝黄的世界》的电影截图里,刘卫通过后期手段添加了不属于那个年代的、具有未来感的元素。有趣的是,她并非简单拼合了两种不同来源的图像,而是使得那些被添加的元素融入进了电影截图的修辞风格中去,以至于在简单一瞥之下,我们甚至无法发现作者所改变的细节。然而,随着进一步的观看,它们逐次从原本的图层中显影:维多利亚湾旁的香港楼房被魔幻的大厦所替代,李桂妮的肩上出现了未来的机甲,而在苏丝黄的面庞上则呈现出了三维的抽象图像。而当这些细节被看到时,原本透明的图像瞬间坍塌:它成为了一种简单的不可能性。这些添加的细节作为一种与原图中的元素不可通约的奇观,使得原本电影中的修辞成为可见——正如在某张截图中那张模糊脸庞上浮现出的机器人的清晰面孔。

8.webp.jpg

9.webp.jpg

刘卫的作品与《苏丝黄的世界》电影截图对比
上: No talk;   下:My name is Gwenny Lee, 2018
70 cm x 40 cm, 135 cm x 75.8 cm, 收藏级喷墨打印
可以看到刘卫以与原图类似的风格加入了具有未来感的元素,
这种添加的修辞揭示了原作中对香港的奇观化修辞的存在。
 
然而,此时对这些静态图片的分析仍然没有结束,尤其是当我们注意到,这些场景并非在《步行到南阁酒店》中出现的那些明显的符号化的奇观。必须追问的一点是:作者为何选择这些场景作为处理的对象?它们包含着什么与香港的形象建构有关的更深层次的东西?或许,答案可以在目光之中找到。刘卫引用和处理的三张截图都来自于某种目光的相遇。在第一个场景中,罗伯特与伪装成富家女“林美”的苏丝黄在渡船的舷窗旁对视,而他们的目光被纵深中的一艘中国舢板从平面上区隔开,同时,他们也在被渡船上的另一位中国旅客所注视。在第二个场景中,罗伯特在向酒吧中的另一位应召女李桂妮询问苏丝黄的身份,同时在速写对方的形象。处在他们目光之间的,是在与西方男性进餐与跳舞的中国女性。而在第三个场景中,则是表明了真实身份的苏丝黄与罗伯特的凝视。除了同样的酒吧背景,他们被一扇活动的木门隔开。考虑到罗伯特的画家身份,这些场景在原作中的意味变得更加明显,它们是关于观看与再现的段落,而这种观看则在相遇的两个目光之间来回游移:西方的目光,以及东方回望西方的目光;男性的目光,以及女性回望男性的目光。然而,也正因为罗伯特画家身份的特殊性,这种本来的互相凝视却并没有被放在对等的结构中,而更多地呈现为一种单方面的视点。

在这三组场景共同的结构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刘卫的关注点,那就是西方目光对于香港的观看,是西方对香港进行的他者化的再现。在电影原作者那里,对这种单方面观看的表现并非反思性的(特别是考虑到电影中罗伯特对苏丝黄说出了“你不懂真正的美是什么”这样的台词)。但刘卫的挪用却构成了对这一设置的某种评述。在刘卫的三个截图中,罗伯特都以背影或者侧面出现,而相较而言,中国女性的目光则成为了更为显著的焦点。进一步地,刘卫对本来作为观看对象的女性乃至香港的形象进行了修改和添加,这种处理也让画面中的人物关系和观看逻辑得以扭转,从而让原本并不对等的视点不再那么理所当然,也使得香港女性的目光从单纯的对西方观看的映射,转变而为凝视的主体本身。这种对目光的关注与重置或许正是刘卫分析的落脚之处,它构成了对香港奇观化修辞的潜在文本,以及对这种奇观化背后的更为根本的权力结构的分析。

刘卫显然不止着眼于好莱坞电影的修辞。在此次展览的最后两张作品中,她以类似的手法处理了那些同样作为香港符号的老照片。相比于类型化电影中的奇观,这些老照片似乎呈现为某种更为客观的再现。然而通过刘卫巧妙的介入,我们能够看到,这些表面上的客观也只不过是对于客观的修辞而已。

刘卫, Victoria Harbour 00S, 2018
132 cm x 96.5 cm x 10 cm, 灯片, LED金属灯箱

刘卫, Qeens Road West 040, 2018
132 cm x 76 cm x 10 cm, 灯片, LED金属灯箱
刘卫用类似手法处理香港老照片,这些照片仍然在以明信片的形式作为商品,建构着对香港的奇观化想象。
 
在J:Gallery同场展示的是艺术家徐浩(b.1987)的装置及摄影作品。他所关注的问题则是内在于再现技术的观念图式。在徐浩看来,这种再现技术是某种人和世界间必然存在的中介,而它的内在逻辑则会反身于人,规训着人的理解和行动的可能性。
徐浩的作品从对盲人写作的辅助工具“German Slate”的处理开始。这个本应处在文字之外的工具在此被作者以丙烯颜料与结晶的感光乳剂“显影”,从而转化为某种物质化了的观看对象。而接下来的“One Thousand Words, Dust from 63 Wellesley Close”则是徐浩对散落在不同房间中灰尘的搜集与翻拍,这些灰尘在他看来承载着某种时间与身体的印记,从而能够构成某种语言。反过来,此作品的陈述则因其在油画布上的呈现而变成了某种图像。于是,语言和图像的修辞在此发生了倒错。接下来,在“Isle Wright”中,这道连绵的断崖则因艺术家的区隔拍摄以及在视觉上的重新安排而成为了山峰,从而暗示着修辞与再现之间的必然联系。最后,在“Sodoku”中,徐浩将某种类似于逻辑图式的图层叠加于建筑设计图之上,试图澄清人对空间的理解与其所基于的概念框架之间的联系。在艺术家看来,这些作品形成了某种层层递进并相互关联的表述,以此探讨了框架与再现之间的相互作用。

14.webp.jpg

徐浩,German Slate,2018

15.webp.jpg

16.webp.jpg

徐浩,One Thousand Words, Dust from 63 Wellesley Close, 61×61 cm * 5, 2014

17.webp.jpg

18.webp.jpg

徐浩,Isle Wright,2017
60 x 90cm, UV打印, 铝塑板

19.webp.jpg

徐浩,Sodoku,2018

徐浩与刘卫的作品处在同一个空间中,产生了某种被谋划的对话:正如这一展览的题目“弱假说”,他们都在探讨着那些被修辞影响着的叙事问题。如果说刘卫试图将修辞同构于她所引述文本的内在叙事,那么徐浩在做的则更像是以形容词化的修辞来建立某种命名式的联系:框架可以因材料的叠加而被“物化”和“显影”;图像可以因其构成形式而成为语言,同时语言可以因其媒介而成为图像;真实的空间可以因作者的框取和视觉上的相似性而被重组;而空间与观念间则能够通过图层的叠加而构成某种评述。

徐浩与刘卫采用了不同处理路径,分别建构了修辞与文本之间的指涉关系。在这种并置与对比中,我们或许能够更深入地理解艺术家如何通过修辞的选择与处理,来回应那些在修辞之外的问题。

撰文/程新皓

*图片承蒙艺术家与画廊惠允

20.webp.jpg

关于展览

J:GALLERY: 上海市莫干山路50号M50创意园17栋102-103

#102-103, Bd 17, No. 50, Moganshan Rd, Shanghai

艺术家:刘卫,徐浩

Artists: Lau Wai, Xu Hao

展览时间:2018年4月7日至2018年5月19日

Exhibition Time: April 7, 2018 - May 19, 2018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