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当知名通讯社接连遇上诚信和道德危机-1

2014-07-28 12:49:26 来源:南都网 【转载】 作者: 编辑:sudan
分享:

       近日,继美联社签约自由摄影记者的PS事件后,路透社又处于另一个争议漩涡的中心。去年年底,路透一名18岁的叙利亚自由摄影师死亡引发了雇佣当地叙利亚反对派活动分子和未成年人的争议,3月中旬《纽约时报》的报道有称,路透在叙利亚雇佣的一些自由摄影师的照片有摆拍的情况,但《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并没有提供具体的摆拍案例。

Molhem Barakat(右), 18岁,为路透社供稿的自由摄影记者,2013年12月20日死于叙利亚阿勒波的一场战斗。图片为9月他正在编辑他的照片。

“路透的摄影师、员工和自由摄影师不能摆布或重现新闻现场,”路透社的新闻手册里这样写到,“在新闻拍摄的任务中,他们不能导演影像中的对象,不许增加、移除或者移动物体。我们的新闻摄影师必须描述真实。任何改变真实的尝试所构成的伪造会导致纪律处分,包括被解雇。”
      新闻采集过程的独立、诚实和专业是像路透社、法新社和美联社这些新闻机构所安身立命的。今年一月,当获知摄影师Narciso Contreras用Photoshop移除了一张照片中的物体时,美联社迅速公布了其被解雇,摄影师声誉尽失的同时,以往的照片也被从资料库中全部被移除。
      2006年,服务路透社超过10年的黎巴嫩的自由摄影师Adnan Hajj,被发现在报道以色列-黎巴嫩冲突时数码修改了其中的照片后被解雇,同时移除了他在资料库中的920张照片,同时,一个内部调查的最后结果还导致一名相关的图片编辑被解雇。这次事件也被称为“路透门”。
      近日,路透社又处于另一个争议漩涡的中心。去年年底,路透一名18岁的叙利亚自由摄影师死亡引发了雇佣当地叙利亚反对派活动分子和未成年人的争议,3月中旬《纽约时报》的报道有称,路透在叙利亚雇佣的一些自由摄影师的照片有摆拍的情况,但《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并没有提供具体的摆拍案例。
      去年12月,叙利亚阿勒波,一名曾经是裁缝的叙利亚反对派指挥官亲手埋葬了他的两名孩子,他们都在之前与叙利亚政府军的战斗中中丧生,年纪大的儿子为反对派战斗,年纪小的,Molhem Barakat,为路透社拍摄这场冲突。纽约时报的文章这样写道。
      Molhem死于12月在阿勒波医院拍摄的一场战斗。他自去年5月以来一直在为路透社拍照。来自新闻媒体的报道说他的年龄在17岁到18岁之间,尽管路透社在报道他的死时并没有包括他的年龄。
       当叙利亚的战火在2011年刚刚点燃的时候, Molhem Barakat是一名沉迷电脑的少年,他的哥哥是一名大学生。当他们的父亲加入了反对派武装后,Molhem 成为了阿勒波媒体中心的电脑技术员,帮助记者上网。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路透社后来向Molhem Barakat提供了摄影器材,一件防弹衣和一个头盔,同时支付他每天150美金的报酬。

2013年11月14日,叙利亚阿勒波,一名反对派战士在发射反坦克导弹。Molhem Barakat 摄

 

2013年11月8日,叙利亚阿勒波国际机场附近,反对派的战士抬着一名在与政府军战斗中受伤的士兵。Molhem Barakat 摄

 

2013年12月4日,叙利亚阿勒波,占领了一个街区的反对派战士在瞄准。Molhem Barakat 摄

 

2013年12月8日,叙利亚阿勒波,反对派战士用迫击炮向政府军攻击。Molhem Barakat 摄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即使老练的战地摄影师也不能永远逃离战争带来的危险。Molhem去世后,一些新闻媒体质疑路透社在战争中雇佣一个十几岁的摄影师。围绕Molhem之死这一事件的拷问同时也质疑路透社在叙利亚的当地摄影师网络和他们的新闻操作。
      记者Corey Pein这样写道,“问题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少年到底怎么能在战区里为一个主要的新闻机构工作?”
      另一名记者Hannah Lucinda Smith认识Molhem Barakat,她回忆起对他刚开始成为一名摄影师时的担心,写道:“他经常问我他能否与我一起工作,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对一名十七岁的任没有战场训练和经验不足的少年的责任落在我的肩膀上。不久我发现他为路透社提供照片,我当时就希望他们能为他承担我当时所不能承担的责任。而且我希望,如果他的死是因为当时正在拍摄希望卖给路透社的照片,路透现在也能为他承担责任。”
       但路透强调,Molhem Barakat是一个自由摄影师和供稿人,因此没有直接受雇于该机构。       据《纽约时报》报道,路透社在叙利亚有26人的自由摄影师网络,其中一名自由摄影师Abdul-Rahman Ismael就是反对派的一名新闻发言人,他的照片署名为Abdalrhman Ismail。

2014年1月8日,男人们抬着一具尸体,这张照片的拍摄者,署名为 Abdalrhman Ismail, 实际上是叙利亚反对派的一名新闻发言人.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纽约时报》的 James Estrin 和 Karam Shoumali 这样写道,“采访了许多叙利亚的摄影师,大多数要求匿名,因为他们也作为自由摄影师为路透社供稿,许多自由摄影师是叙利亚反对派,其中一名更是反对派的新闻发言人。”“其中3人还表示,当没能拍到所希望拍到的,自由摄影师曾提供摆拍的照片,一名摄影师更是直接承认了自己摆拍。”
       路透社的全球总编辑Jim Gaines称,路透社不会使用反对派的战士,但是的确依赖反对派的活动分子来获取图片。“我们在叙利亚使用活动分子,部分是应为他们能深入其中,同时部分也是因为你不得不在朋友中间才能安全。”他说,虽然“我们仔细检查照片和图说”来保证报道的客观中立,但路透没有“像一般的操作”那样告知客户是活动分子拍摄了这些照片。
       对于《纽约时报》的报道里关于自由摄影师摆拍,在一份对内部员工的备忘录里,路透的全球总编辑Jim Gaines和全球图片总编辑Reinhard Krause表达了他们对《纽约时报》报道的怀疑。“我们知道你们已经看到了,并且很自然地被昨天纽约时报Lens博客这篇关于路透在叙利亚使用自由摄影师引发的问题文章激怒了,坦白说,我们不知道这篇文章得以发表的经过。说实在的,这篇文章看起来就像是在一个指控中,检方没有掌握实质的证据。”
       几天之后,美国国家摄影记者协会( the 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 )的网站和Bag News博客上的两篇文章,又使这件事情进一步发酵。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