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假杂志:Matjaz Tancic《Timekeepers》

2016-06-03 16:44:06 来源:假杂志 【转载】 作者:Matjaz Tancic/假杂志 编辑:suyuezhuo
分享:

 


   假杂志出版计划的第十一本摄影书,也是2015年的第一本,终于上架啦。它是现居北京的斯洛文尼亚摄影师 Matjaz Tancic 的作品集《Timekeepers》(时间纪录者)。


尺寸/160 x 240 x 30mm

规格/72页,裱纸精装

首版限量/400本,2015年5月出版


   2012年,坦契奇来到中国,使用3D摄影的技术拍摄了20多位安徽黟县农民的客厅摆设和他们的肖像。他在每个村民家里都要拍摄两张照片:一张是条案上的钟表,一张是厅堂中的人。他把这个拍摄项目命名为“Timekeepers”。

   徽派民居中的自鸣钟,在器物层面折射了这种心理撕扯:它曾经是现代化的符号,被置入传统居住空间的心脏,厅堂的空间布局是受儒家思想和理学礼制严格约束的,太师壁在重要节日要用来悬挂祖容,子孙要在此上香,家族绵延的使命感强大而肃穆,不管经历多少代人的繁衍,子孙和祖先总能共处于这个礼制空间,形成一个环形的生死链条,时间在此总是周而复始地运行,架空了自鸣钟所代表的现代线性时间。自鸣钟的现代性象征功能今天早已被电视机、DVD机之类电器取替,它之所以仍能成为一种持续的风俗摆设,完全是因为大家迷信“终(钟)生(声)平(瓶)静(镜)”的美好寓意。

   2014年坦契奇再次来到黟县,完善了整个项目。他一共进入了黟县不同村庄的50多个家庭。这些被长期在故乡土地上劳作催老的面孔,或在外面闯荡世界被改变了的容颜,和他们居住的空间、使用的物品一起,帮助坦契奇把抽象的时间变成可以看见的图像,可以闻到的气息,可以触摸的手感。他们是被现代化的车轮辗过的身体,虽位处偏远乡间,但并非与火热的大城市毫无关系,他们生产的粮食、输送的劳动力或有一天会被拆毁的家园,成就了这个国家的发展。他们是被忽略的主体,在坦契奇的摄影里却得到显现。

   (节选自欧宁评论文章《时间纪录者》,略有增删)


[关于摄影师]

   马蒂阿士·坦契奇(Matjaz Tancic),1982年出生,斯洛文尼亚摄影师,现居北京和卢布尔雅纳。他从《Mladina》杂志开始成为一名摄影记者,至今已举办24个个展,参加过60个群展。他在2012年入围“谷歌摄影奖”,2013年获得索尼世界摄影大赛3D组大奖,以及斯洛文尼亚新闻摄影奖。

   以下是阅读本书的正确方法: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