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七七事变”78周年特辑

2016-06-03 16:44:06 来源:中国摄影出版社 【合作】 作者: 编辑:zss
分享:

    78年前的今天,卢沟桥一声枪响,七七事变标志着中国全面抗战的开始,自此,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抢掠、轰炸、屠杀……抗日战争,中国军民伤亡3500多万人!在受害者中,有这样一个群体,她们遭受过日军极其野蛮的摧残,她们是慰安妇。《历史的深处》中采访的几十位老人,是日军侵华期间所有慰安妇的一个缩影,她们的苦难也正是我们民族的苦难。

    今天,为大家讲述一位名叫杨阿布老人的故事,在《历史的深处》一书中,她被称作“最漂亮的姑娘”,而1940年春开始的一幕幕,至今都是她的噩梦。

    杨阿布,1922 年出生,海南保亭县保城人。1940 年春起遭日军多次强奸并怀孕,1941 年 10 月生下一男婴,后夭折。1942 年成为慰安妇,1945年日军投降后回家。杨阿布的身体因遭受过严重摧残,一直有病。

躺在床上的杨阿布。

1940年春,巡逻队骑着马进了村,当时我在家里和邻居家的一个妹子在织布。

巡逻队进村后,骑着马乱闯。有两个日本兵就闯进了我家,看见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姑娘,一个日本兵就抓住邻居家的小妹,把她拉出去了。另一个日本人是翻译,就把我抱住。我拼命挣脱了他,往外跑。翻译在我后面追着不放,追到村边时,他捡了一块石头朝着我砸过来,石头正好砸中我的腰。我痛得跑不动了,他就把我抓住,拖到村边的山坡上。这是我第一次被日本人强奸。

几天以后,家里没有粮食吃了,我去毛弄村姑妈家讨玉米。从姑妈家拿着几斤玉米往家里走,谁知道在田边又遇上了巡逻队那几个骑兵。强奸过我的那个翻译也在里面。翻译认出了我,就下马拦住了我的去路,不让我走,硬把我抱到田边空地上,又一次强奸了我。

第二天,我在地里挖番薯。快到中午时,突然又来了一队骑兵。有一个日本兵从背后抱住我,把我拖到村前小河边的树丛里。光天化日下,他们一起把我强奸了。一次,村里一个姑娘要出嫁,她是我的好朋友,请我去。因为我会唱歌,村里女孩子出嫁都喜欢请我去。婚礼结束后我回家,路过县维持会时,遇上了几个日本兵,他们把我拉到维持会的一间小房子里,轮奸了我。当时维持会长知道这事,但他也不敢出声。

多次被糟蹋,那时我总觉得身体不好受,浑身酸软。后来,我发觉自己怀孕了,就挺着大肚子东跑西藏,有时藏进山寮里,一住就是好多天,带的东西吃完了,就找山上能吃的东西吃,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才偷偷溜回家。有时也到远亲家藏一段时间。

1941 年 10 月,小孩出生,是个男孩。

在山里生的。生下后就死了。

后来我家搬到什东村居住。什东村甲长是族里大哥,叫杨老浪。杨老浪胆小怕事。日军见我长得漂亮,就来找我,几次下村找不到,就命令甲长杨老浪把我亲自送到扎奈。他们威胁说如果不把我送去,就要杀掉村里的人。杨老浪害怕了,只好把我找回来,带到扎奈,交给日军。

村里人也难过,但他们没办法。

在扎奈劳工队,日常劳动是插秧、耕地、锄草,还有收割。扎奈的日军不让我回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们想什么时候来检查就什么时候来检查,三五成群的,只要他们看中的姑娘都逃不过。像我一样遭罪的姑娘还有好几位,有个姑娘被拉去几次,不久就想法逃跑了。我不能跑,我怕我跑了村里人会遭殃,就只好忍下去。我被他们糟蹋的时间最长,次数也最多。

在扎奈,起初是几个常见到的日本兵找我,时间长了,脸孔常常变换。但不管脸孔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做坏事时都是一样。

每次吃“预防丸”,他们都要看我吃完了才走开。有时家人请保长甲长求情,日军才允许我回家探望一下父母,不过时间不能长,很短。被糟蹋厉害了,身子坏了。几十年吃药不少,总也不好,也不能生养。

1945 年秋,日军投降,杨阿布得以回到家中。后嫁到什曼村。现在,杨阿布和丈夫与养子一家住在一起,她的日常生活由丈夫照顾。

 

《历史的深处》作者陈庆港 采访后记(2002年):

“采访时,杨阿布会时不时地就将双手伸向她眼前的空中,不停地在那挥舞着、抓着,嘴里发出我听不明白的声音。

杨阿布的儿子平淡地说,妈妈那是在讲述她的梦境,她是在告诉你梦里有许多日本兵来抓她。她对家里的所有人都讲过这个梦。这个梦她已经做了几十年了。

杨阿布在床上放着一把刀,还有一块磨刀石,每天入睡前,她都要反复磨上很长时间的刀,然后握着刀睡去。她说每天晚上都有日本兵来追她,没有刀,她害怕。

杨阿布的儿子还告诉我,因为害怕这个梦,她一直不敢闭眼睛,不敢睡觉。后来,干脆就要求儿子给她一把刀。没有办法,儿子就只好就给了她一把刀。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杨阿布都要使劲地磨这把刀。

至今,每天晚上杨阿布都必须握着那把明晃晃的刀才敢睡觉。”

(本文摘自《历史的深处》第三章节,较原文略作删节)

 

关于《历史的深处》

这是一本血性中华儿女必读之书,入选中国图书评论学会10月“大众好书榜”。作者陈庆港,历时10多年采访和拍摄,40多位老人的口述经历,还历史以本来面目。这既是对历史本身的尊重,更是为了提醒后来者,不要忘却曾经的创伤!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