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民国时期的《摄影画报》

2016-06-03 16:44:07 来源:影像国际网 【专稿】 作者:赵俊毅 编辑:zss
分享:

32开本的《摄影画报》

    民国时期的摄影画报种类很多,直接以“摄影”为名称的画报,仅有中国摄影学会创办的《摄影画报》。作为摄影类的画报,《摄影画报》发行周期最短,发行时间最长,发行期间,虽受到“一·二八淞沪抗战”的影响,但画报无间断的发行了12周年。

    提到《摄影画报》,首先要提到中国摄影学会的创始人林泽苍(1903-1961)。1921年,林泽苍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同年9月23日,林泽苍在校园内组建了摄影研究会,并被同学们推选为摄影研究会会长。1925年夏,大学毕业的林泽苍并没有去某洋行求职,而是靠着自己对于摄影的热爱自谋职业。他向民国政府内政部提交了“创办中国摄影学会及出版摄影画报”的申请,取得了《警字第一号》的注册登记证。

    1925年8月22日,在上海梅白格路宏昌里121号,林泽苍与庞亦鹏、丁惠康以中国摄影学会的名义创办了《画报》。为了广泛征集会员,在创刊号的中缝刊登了“中国摄影学会缘起及简章”,其中第九条,“画报为本会唯一宣传机关,凡我会员均须订阅本报全年一份,庶得互通声气联络一切。”订阅一年的画报,即为中国摄影学会的会员,看起来民国时期加入中国摄影学会,要比现如今加入摄影组织简单容易的多。

    早期的《画报》以刊登仕女照片、会员照片、短篇小说、商业广告为主。画报第三期刊登了“摄影月赛”章程,第四期增设了“摄影研究栏”和“茶客谈话”栏目。画报发行到1925年年底,常年订户已经达到了300余户,为了扩展画报的业务,画报馆从梅白格路宏昌里121号的私人住宅,迁址到南京路20号。1929年7月1日,上海工部局将南京路一带的门牌号从新修订,原南京路20号改为南京路56号。1935年9月初,画报馆为进一步扩展业务,又迁址到南京路138号。

8开4版的《摄影画报》

    画报第21期刊载了读者朱宪英的来信:“本报的名字似乎是一个缺点,单单‘画报’两字,并无一定的名称,极不合适,而常常容易发生误会。一部分读者以‘画报’不易称呼的缘故,暗中代本报题了一个名字叫‘摄影画报’……”来信附有编者按,对读者提议表示谢意。从第31期开始,刊头的“画报”更名为“中国摄影学会画报”,简称“摄影画报”。 到1931年4月,刊头正式更改为“摄影画报”。

    应读者的要求,画报第35期从每周六出版改为每周二出版,但商学各界多休息于周六,摄影画报正好作为休闲时间的消遣读物,一部分读者又要求改回周六出版,编辑只好从第41期起,改回每周六出版。原画报的版面颜色为深棕色,读者却确认为深红色的版面更娇艳、醒目、美观,编辑听取了读者的意见,从第35期开始,改为深红色,当读者真正看到深红色的画报,又感觉颜色过于艳丽,编辑只好从第40期又改回深紫色。由此可见,读者的意见有时候也会有偏颇,众口难调,编辑在征求读者意见的同时,还要斟酌和反复验证。

    为了便于读者把画报装订成册,从第27期开始,8开4版的画报缩小至16开8版。从第376期开始,16开8版的画报又缩小至32开,缩小后的画报与书籍的开本一模一样,还有封面和封底,中间夹着精印的四页铜版纸,看上去更像一份画报了,而之前出版的画报则像一份报纸。

16开8版的《摄影画报》

    从表面上看,《摄影画报》是一份摄影类的画报,实际上是一份综合性的画报,所刊内容并不全是摄影。以1933年之前出版的16开8版的画报为例,第一版刊登一张闺秀照片或风光照片算是与摄影有联系,可报头上的刊名就占了版面的三分之一面积,其次是编辑者言;第二版、第三版、第六版全是社会见闻、男子的烦闷、情场、近代幽默文选、学生时代等栏目,文字中间配几张与内容无关的照片;第四版、第五版、第八版是商业广告,其中包括摄影器材的广告;只有第七版登载摄影方面的文章和摄影作品。以摄影为名头,其实是一份知识性、趣味性、时尚型、娱乐性的画报,画报目的为了吸引青年读者,尤其吸引女青年读者。在爱好摄影的读者强烈建议下,总编辑林泽苍也觉得画报办得不伦不类,作为大众娱乐性画报吧,远远比不过《良友》、《时代》等大型画报,既然刊名是摄影画报,何不发挥办报人之长,发挥摄影之长,也不辜负办报的初衷。1935年年初,画报全部刊载摄影的内容(广告除外),从此,《摄影画报》才恢复成为一份名副其实的摄影刊物。

    1935年出版的画报,设有摄影新闻、摄影批评、摄影问答、摄影常识、美术摄影分析等栏目,内容非常充实。画报正常运行不足两年时间,主编林泽苍受人蛊惑,从1936年11月的第545期开始,又增设了“大众科学”的内容,无形之中,摄影的内容从原来40页缩减为22页。1937年3月的第557期改成“革新号”,所谓革新就是把画报从周刊改为半月刊,页数从原来的40页增至80页,以前的画报以文字为主、图片为辅,革新号的图片大幅度的增加,原来画报夹着4页铜版纸,现在增为10页铜版纸,最主要的是去掉了“大众科学”的内容,从此,《摄影画报》才真正成为一份地地道道的摄影刊物。

画报编辑周世动

    画报有众多的栏目,唯独缺少介绍摄影家或介绍会员的栏目,画报刊行12年,为画报提供作品的摄影家很多,他们的作品及名字反复出现在画报上,可摄影家的个人传记,画报从未推介过。编辑有可能认为摄影家的传记对于读者无关紧要,但作为中国摄影史的研究者,却特别希望得到这方面的信息,因为了解摄影家的途径,大多来自摄影类的刊物。

    画报伊始,凡订阅一年的读者,即为中国摄影学会的会员,后期章程虽有改动,但会员订阅画报仍是履行的义务。十余年来,中国摄影学会注册会员有两千余名,其中有陈传霖、郭锡麒、聂光地、吴中行、卢施福、吴中行、孙仲宽、刘玄虎等一批大牌摄影家。他们积极参与画报举办的各项摄影活动,他们的作品经常刊登在画报上,这些优秀作品也成为广大会员以及读者学习的范本。

    中国摄影学会是全国性的民间摄影组织,它以《摄影画报》为阵地,举办过十届全国摄影比赛大会,三届全国摄影展览大会,参与者来及全国各地,其影响之大,参与人数之多,是其它摄影组织无可比拟的。画报初期的摄影月赛,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推广开来,摄影月赛只能借助中国摄影学会成立纪念日,或发行100期、200期、300期的机会,改为全国性的摄影比赛。1935年年初,画报馆又刊登了摄影月赛的章程,实际上,本年度仅举办了三次摄影比赛,第四次摄影比赛还拖延到转过年的1月份。1936年年初,每季度一次的摄影比赛才正式固定下来。

摄影画报创办人兼总经理林泽苍

    在中国摄影学会成立五周年暨《摄影画报》创刊五周年之际,画报馆租借了35辆汽车,加上会员自驾车的十余辆汽车,上海本地会员以及周边的会员乘坐着50余辆汽车,从南京路56号画报馆出发,一路招摇过市,浩浩荡荡的驶向丽娃栗妲度假村,集体参加在丽娃栗妲举办的庆典活动,此举成为上海滩一景,曾轰动全国摄影界。

    画报创始人林泽苍在创办《摄影画报》时,年仅22岁,办报之初,虽走过一段弯路,但经过几年的实践与摸索,最终走上了一条专业摄影刊物之路。值得一提的是,“九·一八事变”震动全中国,为了配合抗日救亡运动,林泽苍专门出版一期《抗日救国专号》,用新闻照片的形式,彻底揭露日寇侵占我国东北的滔天罪行。“一· 二八事变”爆发,爱国摄影家林泽苍不顾个人安危,以战地记者的身份深入闸北战区,拍摄中国军队抗击日寇的画面,并把拍摄到照片配上文字说明刊登在画报上。为此,画报馆还特意出版了《上海战事专刊》,从第324期至第344期,一共出版了20期。

摄影画报社的采访车

    1925年8月22日至1937年3月6日,《摄影画报》每周出版一期,1937年3月25日至1937年8月25日,改为半个月出版一期,从1925年8月至1937年8月,总共出版了575期。《摄影画报》刊行时间之长、出版期数之多,在民国时期独树一帜。中国摄影学会的会员遍布全中国,这些会员均为《摄影画报》的忠实读者,可以说,《摄影画报》为我国摄影事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