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用镜头寻求民族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

2013-11-21 11:57:59 来源:Photointer 【原创】 作者:斫子 编辑:suyuezhuo
分享:


  2013年10月13日,“杨建川摄影艺术展”在北京中华世纪坛当代艺术馆开幕。开幕式上,中国艺术研究院摄影艺术研究所所长、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李树峰有感而发:“摄影家杨建川在创作中像精密技术那样在艺术上精益求精,将传统文化的精华和摄影艺术相结合,用独特的叙事方式进行个性化表达,敢于创作,作品清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作品系列和创作道路。”


  开幕式结束后,中国摄影家协会影像国际网对摄影家杨建川进行了一次全面采访。采访中,杨建川回顾了30多年来的摄影历程,如何从风光摄影作品转变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昆韵》系列,再到反映时代变迁的《京城记忆》系列。言语间,摄影家杨建川表现出对摄影的一份执着和热爱,影像中个性化的表达方式,让我们看到了他在艺术上的不断创新和执着追求。以下是采访内容:

      中国摄影家协会影像国际网(以下简称:Photointer):您是怎样接触摄影的?


  杨建川:我1952年在重庆出生。小时候父母在部队实行供给制。1955年,供给制改为工资制,这时候老二、老三相继出生,因为家里孩子太多,父母把我送回山西临汾老家,由爷爷照顾。


  1959年,父亲从部队调回地方,把我接到成都上学,因为当时个子高,人长的也光鲜,四川省歌舞团苗团团长看中我是块练舞蹈的苗子,就建议我学习舞蹈。但后来因为母亲觉得男孩子学舞蹈不合适,就让我改行学习大提琴。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我不可能进入专业音乐学院学习,三年后我作为知青上山下乡了。插队到四川眉山广济公社全兴大队第六小队,当了两年知青。

 1970年底我参军到部队,1973年我参加空军招飞,但因为母亲出身问题落选了,隔年再考还是没能考上,我一气之下就回四川铁路局当了机车调度员。

  说到与摄影结缘,应该是1976年底,当时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是很好,正好我有个朋友叫陈为民,他也是当兵回来的,他父亲是四川文化馆的,配有照相机。我看他生活很好,就问他怎么来的钱,他跟我说:“我有发财路,你跟着我干。我们每个星期骑车到20公里外的新都,那里驻有一个解放军的师部。我们自己买胶卷,给部队官兵照相,洗出来后卖给官兵,挣钱。”那时候官兵都喜欢照相,我跟他干了两年时间,乐此不疲,也挣了一些钱。

      Photointer:如果从给官兵拍照的角度去想,应该更多的是人像作品的实践,像纪念照一样。后来怎样接触到风光摄影了?


      杨建川:1980年,成都电焊机研究所要办大学,我通过正规高考进去了。1981年,托人买了一台理光单反相机,那是我真正拥有的第一台照相机。从那以后,每当寒暑假,我就到四川的名胜古迹、自然风光之地进行拍摄。例如峨眉山、九寨沟等。这是我真正意义上接触到风光摄影,但那时根本谈不上创作,也没有任何想法,只是看到漂亮的景色就拍下来。

      Photointer:您又是怎样走上摄影创作这条路的?在您的风光作品中,追求的意境和创新在哪里?


  杨建川:虽然我在摄影这条路上起步很早,但前期拍摄了许多不成熟的作品,更像明信片。到了九十年代,当时一些风光摄影名家拍摄的九寨沟、西藏作品给我触动很深,这些风光摄影师有些比我接触摄影还晚,但他们的作品已经相当有系统规划了。我感觉自己输在了起跑线上,也想开始自己的创作。


  出于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开始我想把音乐和摄影结合起来,从而找到一条独特的摄影之路。浪漫主义音乐大师弗朗茨?李斯特,他创作的作品通过与诗的结合,使得音乐获得了新生。这些音乐孕育着丰富的情感,带人无尽想象。我希望自己的照片能像音乐一样,充满戏剧冲突,表达一种浓厚的神秘感。而把视觉神秘感纳入影像,是为了给我的影像增加深度、质感和神韵。我带着这样的想法,完成了第一组系列作品《风景本色》。

  谈到《风景本色》,开始我给它取名为《大地交响诗》,后来一次偶然机会,我认识了摄影家朱宪民先生,他看过照片后认为取名为《风景本色》更贴合,里面蕴含着自然的质感,风景本来的面貌。

      Photointer:从拍片子平淡无奇到追求美、简洁、神秘、创新,您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杨建川:在摄影这条路上,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怎么能和别人拍的不同,在这点上我下了很大的功夫。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去过美国,专程来到安塞尔?亚当斯博物馆,又去看了他的画廊,展出的作品中有很多是亚当斯亲手制作的原作。他追求照片具有最高清晰的画面与景深,反对传统画意,反对曝光前后对画面做过多处理。我还从美国带回来一本《区域曝光法》,学习他对十个“区域”的理解和表现,尝试用他的方法去曝光。但我并没有完全掌握区域曝光法,我觉得最大的难点就是用什么定调第一级、第二级以及整个画面的曝光区域范围。





     Photointer:风光摄影师如果想找寻自己的艺术特点非常难,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建川:是的,你说的非常正确。如果想拍的与众不同非常难。我一直在想如何走一条自己的路,如何创新。其实这是一个不断否定自我的痛苦煎熬过程。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可能在后期的创作中,我想尝试用一些当代的观念去拍摄传统风光作品,把中国画的一些符号和元素带到作品中去。吸取过去创作中的长处,例如镜头和技术的运用。作品尽量从光影中抽离出来,让作品有些早期文人画的感觉。我想理解这种意境的美,东方人是有优势的。

  说到风光拍摄资源上的枯竭,我和李树峰老师也谈过,我赞成他说的一句话:“该看的地方都看了,该有的角度都有了, 该上的手段都上了,这个时候确实感觉像一个矿被人挖完了一样,但这个事情不是绝对的。第一层,也许挖的是煤;第二层说不定挖的是铁;第三层挖的可能就是金子。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挖的目标不一样。”所以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具有中国元素,民族文化这个层面上多进行些挖掘,争取能挖出些让大家回味的影像来。

      Photointer:你一直都在寻找新的摄影道路,从《风景本色》到《昆韵》您是如何转变的?


      杨建川:2008年以后,我的摄影技术逐渐成熟,对于如何用镜头表现身边的事物、景物,逐步有了更新的领悟,于是就产生了由形向意、由实向虚,进行自我调整的冲动。当时朱宪民老师也跟我说,不要总是用大画幅拍风光,拍数码多好,你可以在民族摄影方面找寻新的创作灵感。多年摄影实践的积累,让我下意识告诉自己,创新是必然的,但还要坚持拍自己了解的事物,自己喜欢的东西,拍身边的人和事,还要和名族文化相结合。

  人们都说经历是财富,能潜意识引导你做许多事情,我觉得说的很对。因为之前对文艺的喜爱,让我决定从文艺入手。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在世界各地巡演,勾起了我对昆曲的兴趣。我多次看昆曲演出,学习、了解昆曲的表演艺术,深深的被昆曲所散发出来的极致的美和美丽所吸引。那时候,王瑶主席的《看不见的京剧》、《粉墨人生》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中国摄影界最缺乏的是学者型的摄影人才。”于是,我有了大胆的构思,想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借物咏志、借景抒怀”的手法,把梅兰竹菊和昆曲结合,用镜头表现它们的优雅之美。昆曲最美就是唱腔,怎样把这种“雅”的精髓表现在画面中,避开舞台、剧照的死板形式,又有一定的叙事性,这是非常难把握的。更重要的是又没有前人的经验参考,只能自己去探索实践,在舞台化和抽象化之间找一种平衡的效果。经过三年的拍摄,我现在已经完成了“竹园昆梦”、“梅影昆韵”、“秋菊春昆”、“兰幽昆雅”四组影像。

      Photointer:您的这组《昆韵》都用了哪些摄影技术手段?


      杨建川:慢门曝光、二次曝光、多次曝光,胶片、数码,推、拉、移、摇等等。

      Photointer:谈到您在《京城记忆》中的创作,隐约觉得和《昆韵》有联系,都是记录民族文化的作品。

      杨建川:我喜欢北京,这些年也亲身经历了北京的变化。就像彭丽媛唱的一首歌《曙光》,人间沧桑,时间变化的感觉。我拍了许多北京照片,有雪天的、有在朝霞中的北京,都落入了大众化的圈子里,明信片感觉非常重。在此期间我翻看了许多别人拍北京的片子,最让我震惊的是袁毅平老师那张《东方红》。受他的启发,我想用新的视角表现中华民族从一个封闭的、落后的封建社会逐步发展成为今天开放的、进步的社会。至此,这组《京城记忆》孕育而生。




  谈到《昆韵》与《京城记忆》之间的联系,李树峰老师说的好:“这三组作品跨度很大,你站在一个中国摄影家的角度,用照片对社会历史进行了一种反思。对代表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故宫、长城、圆明园、北海等门庭楼阁宫殿围墙进行了一种符号化的抽象和提炼。”

  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坚持走民族文化路线,利用自己的力量,把民族文化传播出去。但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怎样用影像表达出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这对于每位摄影人来说都是非常难的。我觉得只有不断地总结与反思,将传统文化的精华和摄影艺术相结合,用独特的叙事方式进行个性化表达,才能在摄影艺术内容专题化、形式个性化的道路上探索出一条自己的路子来。



_newsnow_page_break_tag_




      Photointer:《京城记忆》以后,您还准备策划什么主题?


      杨建川:我还想把《昆韵》系列完善。因为昆曲中有许多人物和故事打动着我的心,我想把对昆曲的感情,用更系统化的影像更完美的表达出来,多展现一些昆曲的面貌和行当。在创作手法上,我也希望有更新的尝试,技法尽量多样化。其实摄影是一门特殊的视觉艺术,好的摄影作品能够真实深刻地反映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有巨大的审美和教育、引导功能。我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位具有社会责任感的摄影师,这话可能说得太大,但昆曲是深深打动我的国粹,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大家了解昆曲,爱上昆曲。

  除了完善之前的《昆韵》系列,我还想在工业题材的作品上进行探讨。运用自己对工业建设的理解进行拍摄。现在,人们对于城市的工业建设怀有很强的偏见,认为是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其实反过来想,工业建设在某种程度上也绿化了我们的家园。我想从这个出发点拍摄我所理解的工业建设,为它正名。总之,我希望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不断积累和丰富个人的艺术修养,通过镜头将民族文化和时代变迁表现出来,唤起人们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和对过去与现在历史的珍视。


      简历



  1952年生于重庆,祖籍山西临汾

  1978-1980年在成都工程机械厂研究所从事新产品测试、摄影
  1998-2009年在国内外拍摄大量风光照片,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刊登
  2003年被评为中国优秀摄影家
  2005-2010年从事《风景本色》大画幅风光摄影创作,开始研究黑白影调的处理与再现
  2008年在连州国际摄影节举办风光摄影大展
  2011年摄影作品《雪后长白》被平遥艺术馆收藏
  2012年摄影作品《东女国的传说》获第24届国展优秀奖
  2012年平遥《风景本色》系列展览获最佳风光奖,并被评为优秀摄影师
  2013年《竹园昆梦》获第24届国展艺术类金奖,《风景本色》获第24届国展铜奖
  2013年7月杨建川个人摄影画册《风景本色》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
  2013年10月在中华世纪坛举办杨建川个人摄影展
  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艺术协会理事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