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专访】巴勃罗•巴萨罗穆:世界一直在变

2014-03-13 12:07:18 来源:Photointer 【原创】 作者:斫子 编辑:suyuezhuo
分享:


   巴勃罗•巴萨罗穆(Pablo Bartholomew),出生于新德里,通过自学成为摄影师。2013年4月获“莲花士勋章”(卓越贡献奖),印度人民最高荣誉;1975年,仅19岁的他凭借刻画对吗啡上瘾者的系列摄影作品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一等奖;1984年,凭借对“博帕尔毒气惨案”中表现标志性形象的摄影作品,再次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中“年度最佳摄影”这一大奖。

   20多年来,身为新闻摄影记者的他记录下了许多充满冲突、处于过渡之中的社会。其作品在很多期刊发表,包括:《纽约时报》、《时代》、《生活》、《国家地理》、《巴黎竞赛》、、《星期日泰晤士报杂志》、《卫报》等。

   近日,前来中国西双版纳国际摄影展策展的巴勃罗接受了中国摄影家协会影像国际(www.photoint.net)的专访,回顾了自己的从业历程,谈及印度摄影行业的现状,并对中国摄影师给予了建议。(以下是采访整理)

   我是一位摄影师。虽然身为印度人,巴勃罗•巴萨罗穆的名字却不是一个常见的印度名字。这一称呼由画家毕加索、诗人聂鲁达和音乐家卡萨尔斯而来,可见我的父母都是艺术爱好者。巴萨罗穆则是英文姓氏。

   我从事摄影行业将近40年,期间做过纪录片摄影师和摄影记者。如今经常在美术馆展出作品,这也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此外自己也会做一些编辑工作。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踏入摄影行业?大多数人是通过两次荷赛奖认识您。您可否谈谈作为荷赛评委的经历,以及对荷赛的看法?

   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摄影。父亲在家里有一个暗室,那里正是我人生第一堂摄影课开始的地方。1970年,我没能从高中毕业,但却走上了专业摄影之路。  直到1983年在巴黎的Gamma和纽约的Liaison工作,我才开始步入新闻行业。由于经常写一些报告文学和图片故事,我积累了不少素材,包括获荷赛的两张作品。第一张源自一部纪录片,第二张则是1984年发生的 “博帕尔毒气惨案”。今年是这一事件发生的第30周年。

   对于我个人而言,赢得荷赛对我一直非常重要。因为它是专业领域莫大的荣誉,所以它对所有摄影师都影响重大。近些年来,很多中国摄影师开始参加比赛,有的获了奖,这是好现象。荷赛在过去的十几年也发生了不少变化。1999年和2000年我当评委的时候,很少有数码作品出现,都是胶片或幻灯片,而现在一切都数字化了。当时的参赛作品数量大约为35000-40000份,估计现在已经翻了一倍,所以评委会的工作任务更加艰巨。以前评选分为两部分,现在出现了一些小的分支,譬如多媒体部分。我已经15年没参与过评选,很难确切地描述这些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荷赛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项目——“大师班”,专为年轻的新晋摄影师而设。中国摄影师应该多多参与。当然想加入也不容易,他们通常只招12-15个人,甚至更少。不过如果在中国遇到特别喜欢的作品,我也可以推荐。除了作品要好之外,更重要的是摄影师如何呈现自己的作品,如何通过文字来表达,如何将它们集结成册,如何叙述作品中的故事。摄影师心中必须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除了荷赛,还有各种各样的摄影比赛。例如英国伦敦的“世界摄影组织”,它们的比赛不仅包含常规的竞赛单元,还为业余爱好者设立了专门的评选奖项。机会无处不在,年轻摄影师终有一天能找到合适的拍摄项目。不过对摄影师而言,如何用语言来表达作品的意旨同样重要,尤其是用英语来表达。这一点对中国摄影师有点困难,他们可能需要在其他人的帮助下翻译、整合、展示自己的作品。我不觉得必须得由外国人来拍摄中国的故事,本土摄影师应该善于观察,用机器纪录这个国家的历史。

  您来过中国多少次?这次在西双版纳的展览举办得怎么样,您在中国其他地方办过展览吗?

   西双版纳是个有意思的地方。尽管摄影展的举办地非常偏远,那里还是有许多美术馆、画廊和展览厅。我觉得“印度东北的那加(Naga)和曼尼普尔(Manipur)部落”系列作品值得一看。照片里的人都是迁徙的少数民族,他们有着特殊的传统和习俗。西双版纳也生活着很多少数民族,在这里展示这些作品很应景,也很有趣。

 【背景资料】

   在1983年早期,将近30岁的巴勃罗•巴萨罗穆接受《时代》杂志的委托,前往印度的阿萨姆邦报导骇人听闻的种族大屠杀事件,这是本土居民与来自孟加拉国的移居者之间所产生的一次最为严重的种族冲突。自那时起,他就经常往返于这个地区。从1989年开始,他在阿鲁纳恰尔邦、那加兰邦、曼尼普尔区游历,这三个地区均与缅甸北部接壤。他之所以进入这片区域的最深处,并不是出于流浪的癖好,也不是单纯由好奇心驱动。


   他的旅行原因说起来很简单,却也很深刻:一方面源于他的探索精神,他想要了解深山和峡谷中的居民的多样性,这里的历史与印度内陆的历史截然不同,差异显著;另一方面是为了表示感激之情,尤其是感激那加山地区的当地民众。他的父亲理查德•巴萨罗穆尚处于年幼时期时,大批缅甸难民涌向印度,小理查德也不得不随同全家人一起艰苦跋涉,在那加山地区他亲身感受到了当地人的慷慨帮助。巴萨罗穆与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密切来往持续了十年之久,尽管他是位狂热的新闻摄影记者,他与这一地区的联系也没有间断。






   由于好友的缘故,我来过中国很多次了。我还去了长沙、宁波、六盘水等地方参加摄影节。中国人热爱摄影并且地方政府也很支持,这一点和印度完全不同。印度只有一两个摄影节,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但是很难从政府部门获得支持。01:15我还有幸去上海办过展览,但自己一直对小型的摄影节很感兴趣,以后有机会想去大理和平遥看一看。

   历史上,摄影最早由西方人发明,风行于英国和法国,很快就传到了印度。因为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一些像孟买和加尔各答这样的大城市都有摄影工作室。几年之后摄影渐渐在西方流行,英国人用它来做调查,记录风景和人。那段时间产生了大量的作品和历史资料。

   60年代末期印度独立以后,以报纸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业开始发展,现代摄影这时才真正开始。印刷行业规模日益扩大,更多的摄影作品涌现出来。虽然印度有很发达并且开放的纸质媒体,人们可以讨论社会和政治问题, 但是摄影从未有过一个好的平台。

   世界一直在变。现在我们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图片分享工具无处不在,纸媒开始衰落了。杂志疲于拉广告变得越来越薄。但是艺术摄影却在发展,美术馆展览系统正在不断成熟,这也是我获得收入的方式。所以在这样的时代,一切都在变化,并且永远不会停止。


【更多作品欣赏】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