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国际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

【专访】庄吴斌:东南亚摄影发展

2014-03-13 12:30:19 来源:Photointer 【原创】 作者:斫子 编辑:suyuezhuo
分享:


   大家好,我是庄吴斌,新加坡人,出生于新加坡,属于第三代华人。我大概在2004年开始写有关摄影的的一些栏目。大约在2006年以后,重点书写有关东南亚的摄影。我一般的工作主要有策展,有时候也办工作坊,也做一些讲座,和一些教学的工作。

   我做的摄影有一部分跟我的策展有关。我是新闻系毕业,做过新闻摄影。但是慢慢对新闻摄影失去了兴趣,我觉得它存在一些问题,包括道德、运作、商业的利益等。所以我最终选择做纪实摄影,不从摄影这块赚钱,让它回到业余的轨道。以前我也像年轻的摄影师一样,不清楚要做什么,什么都做。新闻摄影一般都是灾难性的、重建、人权等负面问题。到了2006年底,我决定离开这种工作模式,让摄影回到一种比较单纯的、不是挣钱的一种媒介,开始重点分析有关东南亚华人的作品。第一和第二本画册都是关于东南亚唐人街的。第一本是新加坡华裔馆出品,第二本是印尼一些支持文化活动的朋友出版的小型画册。第一本是英文,第二本是印尼文,第三本也是英文版的,关于印尼华人回教徒的,在新加坡出版。现在手头正在做的有几个不同的作品,其中的一个作品暂定题目是《小城故事》,介绍有关东南亚乡镇中的华人的一些影像。就是在东南亚的一些比较小的地方拍照并做简单的记录。让摄影回归到老的简单的方式,我用胶卷拍照。这个专题的过程可能要5-10年,因为东南亚的乡下比较多。一般都会觉得东南亚华人只会在城镇里面,其实乡下也有很多华人。


出版第一本书


出版第一本书


出版第一本书


出版第一本书


出版第二本书


出版第二本书


出版第二本书


出版第二本书


出版第三本书


出版第三本书


出版第三本书


   我们在2012年新加坡举办过“柬埔寨当代摄影展”,在当代艺术中心展出了由7名摄影师拍摄的作品。但是当时没有出版画册。那个时候,我们请了7个摄影师,我把这7个摄影师分成三个时段或者说三个时代的摄影师。但是严格来讲他们都属于90年代后。所以我在讲座中提到的这三个时段,就是90年代后。为什么说90年代呢?如果你了解柬埔寨的历史就会知道,80年代的柬埔寨被越南解放,红色高棉退到了西边,所谓的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状态。到了1989年越南才开始军事撤军。90年代过后,柬埔寨的各个层面才开始开放、包括经商、媒体。到了90年代的时候,才有当地和国外的媒体和杂志社想要报道柬埔寨重建中的问题。

   我一开始在定调我的一些文章的时候,我的重点是80年代后东南亚的摄影的一些状况。但是后来我发现,其实这里也有一定的问题。如何定论东南亚当代摄影?什么是东南亚当代摄影?什么是艺术类,什么是纪实类?其实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50、60年代的影响,而且非常深远。

东南亚摄影的发展以及三代摄影师


   19世纪末的时候,菲律宾开始有了一些所谓的摄影师。但是,基本是在30年代后,我们可以非常轻易地点到一些所谓的东南亚的摄影师。很多一开始的先驱摄影师,其实也是移民。他们也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可能是从国内,或者是从印度,或者是从其他地方,甚至是从欧美过来。也有日本的,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华人。而且,是从广东广州来的,都是广东人 。


   50、60年代在马来西亚最火的是沙龙摄影,但那是的沙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因为当年的沙龙摄影师有些也是有相馆的,有些人也是搞新闻的,他们既搞新闻,又有相馆,又是沙龙摄影师,所以他们的身份非常复杂。到了70年代,因为越战后期,柬埔寨陷入红色高棉时期,当然不可能有所谓的艺术摄影,那时候所谓的摄影是为了政治新闻而做的。而70年代的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已经有了“概念摄影”,尤其是菲律宾和马来西亚。很显然的,整个东南亚虽然是一个比较小的区域,但政治和文化因素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也造成了各区域的差异性。

   2012我们在新加坡做展览时,介绍了两位资深的第一代摄影师,这次在澜沧江西双版纳国际摄影展上,我们带了其中一位摄影师的作品来。吴哥窟摄影节的总策展人Fran?oise Callier带来了另外一位摄影师作品,这两位就是我之前介绍的第一代摄影师,他们在93、94年开始做新闻摄影,到现在还是以新闻摄影作为主要谋生工具。

第一代摄影师Heng Sinith作品


第一代摄影师Heng Sinith作品


第一代摄影师Heng Sinith作品


   到了2005年,或者,更仔细的来讲,大概是2002-2003年,第二代摄影师出现了。这些摄影师比较幸运,可以去正统的工作坊上课。但这一代的人已经基本放弃了摄影,其中有些人可能做商业摄影,不愿意做纪实或艺术类摄影。所以第二代最终只留下了一位非常重要的柬埔寨摄影师,他的名字叫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他是整个柬埔寨摄影转变的一位重要的人,他是第一个对自己的摄影提出非常清楚概念的人,不是把摄影当成报道新闻的一种工作手段,而是把他放到纪实等一些方面运作,其中还把他的工作跟存在主义相连接。[]他是第一个对自己的摄影比较有想法的年轻摄影师,这次我们也把他带到了西双版纳。

第二代摄影师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作品


第二代摄影师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作品


第二代摄影师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作品


第二代摄影师万迪·拉塔纳(Vandy Rattana)作品


   到了2007-2008年过后,又有了另外一代摄影师。这些人出现的原因有很多,第一,在柬埔寨有更多学习摄影的机会,有更多的工作坊。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摄影数码化对年轻一代的柬埔寨摄影师帮助非常大。尤其是中南半岛,因为中南半岛的一些国家,像缅甸、柬埔寨或越南,在很长的时间里,他们对外的信息是受控的这一次我们带来了三位比较年轻的摄影师。我们这一次的题目叫做“疗伤的药”,我们可以看到这5组作品里面,这五位摄影师利用摄影这种媒介,把它用作一种所谓疗伤的过程。这个疗伤有一部分是个人的,对内的疗伤。有一些是一个国家的,一个社区的一种疗伤方式。就是我们的基本概念。


第三代摄影师Khvay Samnang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Khvay Samnang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Khvay Samnang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Lim Sokchanlina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Lim Sokchanlina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Lyno Vuth作品


第三代摄影师Lyno Vuth作品


2013年柬埔寨当代艺术的发展

   2013年是柬埔寨当代艺术的非常重要的一年。在2013年初,他们在柏林办了一个当代艺术大的展。我们这次带来的五位摄影师中有四位参加了当时的展览。紧接着柏林的展之后,他们在美国纽约办了一个更大的、不只是视觉艺术,包括传统艺术、包括芭蕾、所有柬埔寨的各种艺术类展览。这次我们请的其中四位摄影师(参加了当时的展览),他们在纽约呆了10星期,做了一些交流活动。所以2013年对柬埔寨当代艺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年份,而且柏林展为这些柬埔寨艺术家出了一个记录的文本。我基本上没有参与这个文本,不过我认识的朋友参与了这个文本。

   柬埔寨的摄影师还是一个比较小的群体。如果你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圈子,是如何运作的话,你大概就知道为什么,其实国外的一些双年展也好,摄影展也好,他们其实一直想要挖掘新锐摄影师,东南亚就是最后一个区块,而这个区块,其实就是缅甸和柬埔寨。


分享: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相关文章